精彩小说尽在以太小说!

首页资讯›不做皇妃,要当夫人(姜明月穆南竹)全集阅读_不做皇妃,要当夫人最新章节阅读

不做皇妃,要当夫人(姜明月穆南竹)全集阅读_不做皇妃,要当夫人最新章节阅读

《不做皇妃,要当夫人》

茶籽小鱼

不做皇妃,要当夫人 古代言情 姜明月 穆南竹

火爆新书《不做皇妃,要当夫人》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茶籽小鱼”,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许是知道是媳妇在关心夫婿裴清落眉眼由疑惑转为了温和,“自然是去春耕了。”“那我不是要去给他送午饭?”路珂然有些兴奋,她是想出去逛逛的。在路珂然那模糊的记忆里是春光无限好,她和外婆提着水、提着饭菜欢快的走在田野间,路过的田埂,那里会结满红色的蛇莓果,一路上她都看得口水直流。将饭菜和水送给外公,外公就...

来源:fqxs   主角: 姜明月穆南竹   时间:2023-01-25 19:51

《不做皇妃,要当夫人》小说介绍

古代言情小说《不做皇妃,要当夫人》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茶籽小鱼”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姜明月穆南竹,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帅哥吹着枕边风,路珂然忽然就想到了拜堂时候的窃窃私语,心想看在这便宜老公长得帅的份儿上就给他个面子配合配合他这个时候屋外确实站了一圈人,一开始只是几个孩童想要看新娘子,后来…

第10章 外公外婆和蛇莓果

看着美人阿姨吃得很是可口,路珂然心想还是被她拿捏了。

路珂然忽然就想起了那个一大早就走了便宜老公,他好像还没吃东西呢。

“母亲啊,就是那个……相公他去哪里了?路珂然说这句话说得有些别扭,什么母亲啊相公的喊起来很别扭,认识没多久就喊妈,恋爱都没谈就喊老公,这对于路珂然来说多少是有点奇怪。

美人阿姨抬头看路珂然有些疑惑,路珂然再次开口“额……我的意思是,他……就是相公他早饭还没吃呢。

许是知道是媳妇在关心夫婿裴清落眉眼由疑惑转为了温和,“自然是去春耕了。

“那我不是要去给他送午饭?路珂然有些兴奋,她是想出去逛逛的。

在路珂然那模糊的记忆里是春光无限好,她和外婆提着水、提着饭菜欢快的走在田野间,路过的田埂,那里会结满红色的蛇莓果,一路上她都看得口水直流。

将饭菜和水送给外公,外公就坐在田埂边上吃着,外婆会给外公倒上一杯水嘱咐着让外公喝点茶水。

而小小的路珂然则趁着外公外婆没注意偷偷溜到远处的田埂边上摘下那和草莓一样红彤彤的蛇莓果,小路珂然可想把那果子吃下去,可外婆的话在脑海里响起,外婆说啊“这是老麻蛇爬过,吐过口水的,吃了会中毒的。这个时候小路珂然就会害怕了,可她终究是个小孩,她终究没能抵挡得住诱惑,想着吃一颗没事就将那红彤彤的果子扔到了嘴里,咀嚼了两下,小路珂然发现是淡淡的甜味,这蛇莓果其实没有那么好吃,但是在物资匮乏的农村,这已是不可多得的美味。接下来一颗又一颗果子被小路珂然扔到嘴里,没多久小路珂然就被发现了,外婆拿着一根荆棘条就过来了,这个时候小路珂然害怕极了,外婆当然没舍得打自己的外孙,但是她吓唬小路珂然说她中毒了,小路珂然以为自己要死了在田野间嚎啕大哭,哭得对面的村子都能听到,外公听到哭声赶来就会将小路珂然抱在怀里哄哄,给小路珂然讲故事,用田间杂草给外孙编制一些个小物件,红得外孙开心极了。

小时候的回忆总是充满了无限的温情和欢乐,那是路珂然最是怀念和最是喜欢的时光,即使现在回忆起来仍旧觉得心里暖暖的。只是三年前外公去世了,每每路珂然再次想起那些美好回忆的时候总会觉得心里一角在隐隐酸涩。

“当然了,你是他娘子。

楚懿母亲的话让路珂然从回忆里走了出来,路珂然先是一愣而后对着楚懿母亲笑了笑。

饭吃好了,楚懿母亲带着路珂然在家里转了一圈,然后又带着路珂然去了菜园摘菜准备中午的饭,路珂然得到了一个在水井边上洗菜的活。

一边洗菜,路珂然一边想到外公外婆家那村子里也有一个冒着山泉水的水井,那水真是冬暖夏凉,夏天出去玩耍回来喝上一口,那沁人心脾的清凉可真是缓解了一上午的疲惫。

路珂然看着水面中的自己,忍不住红了眼圈,她不在了,就没人再会陪着外婆看《西游记》了,外婆年纪大了,时长记不清事情,她已经连电视机怎么打开都不记得了,她只记得《西游记》里有唐僧、有孙大圣、有猪八戒和沙和尚,路珂然还记得外婆在看的时候常常和她说“这和尚太气人了,妖怪都看不出来,还念紧箍咒,大圣这是在救他。

外婆在村里待了一辈子,路珂然那么努力的挣钱,就想带着外婆出去看一眼,去看看子鸭村外面的世界,可她还没来得及实现,她就不在那个世界了。

想到外婆,路珂然忍不住哭出声来,泪水不停得流了出来,最后滴落在清澈的水井里,路珂然最放心不下外婆了,那是陪伴了她整个童年的外婆,她要是走了,外婆肯定很难过,外婆已经没有外公了,怎么再白发人送黑发人,她是小辈里唯一的女孩,外婆最疼爱的外孙,她不能丢下外婆,她不能!

路珂然扔下手中的菜,开始往后跑去,她来的时候看到了,这个村子不远处有一个水库,既然是落水才过来的,那试一试万一可以回去呢?

路珂然拼命的奔跑着,从未如此迫切可以到达终点。

几个来洗菜的农妇看到了路珂然便知道这楚懿的媳妇又发疯了,而且跑去的方向就是大湖的方向,看那又哭又跑的模样几个农妇也是担心了起来,她们各自分工,一个跑去了楚家,一个跑去找自家男人,一个跑去地里通知楚懿,另一个则是追上了路珂然,她们虽然不喜欢这么个与众不同的贵族小姐,但是也不想闹出什么事,特别是人命。

还在地里锄地的楚懿看到远处跑来了邻居,心里顿时生出不好的预感。

农妇跑到楚懿面前气喘吁吁“阿懿啊,你媳妇儿往月亮湖那边跑去了,看起来好像又疯了,你快去看看吧。

楚懿一听,连忙放下手里的活飞奔而去,楚懿这时已经来不及想早上还好的人为什么忽然就发了疯,来不想是和母亲发生了矛盾还是想起了旧情人,他来不及想,他现在只希望他的妻子不要出事,他一头扎进灌木丛生的小路,只为能快点追上妻子。

农妇在后面追,她怎么也想不到这贵族家的小姐能跑得这样的快,也不瞧见比她累,然而她当然也不知道路珂然是用上了当年中考体考老师传授的呼吸办法,累是累的,甚至还停下来走了走,更何况她知道身后有人追就更不敢停歇了。

也不知跑了多久,路珂然终于看到了湖面,路珂然想也没想忽然加速助跑只为能一头扎进水里,她担心慢慢走过去她就害怕不敢跳了。

“不要!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路珂然有那么一瞬的愣神,但是箭在弦上早已不得不发。

楚懿隔着一段距离就大喊阻止,但是他的妻子却没有停留半分。

那蓝衣身影就那么在他的眼前像断了线的纸鸢一下掉入了湖里。

不管是跟着跑来的村妇,还是随后赶来的村民,他们都比楚懿更要接近那个湖泊,但是却没有人敢上前,这个湖是多深他们是知道的,每年夏天这里都要死上几个人,没人敢去救人,毕竟谁都怕死。

只有楚懿,他不管不顾一头跳入了湖里。

走得慢的裴清落看着儿子跳了进去,当即吓得心里一紧,“煜儿!

而后,裴清落便晕了过去。

一开始跳入湖内,路珂然憋着气,除了一直在往下坠什么奇怪的感觉也没有,路珂然开始觉得她要缺氧了 ,她开始往上游去,可是看着很近的湖面实际上却好远好远,路珂然已经快要憋不住了,她没忍住吸了一下,这是水下最忌讳的,顿时湖水灌入体内,路珂然觉得她的咽喉辣乎乎的,虽然她及时阻止,可仍旧被难受夺取了所有意识,呛水的感觉真的很难受,没有动作路珂然便再次往下下坠,路珂然睁着眼看着越来越远的湖面一时变得绝望,她好像感受到死亡了。

忽然一个人影出现在了路珂然的视线内,那人朝着她游了过来,背后是射入水面的阳光,那个人此时在路珂然眼里就好像一道光,救赎的光,希望的光。

路珂然吐出了最后的一口气,因为缺氧她的肺部极其难受,大脑开始发胀意识好像开始迷糊了。

路珂然伸出了一只手,那是她在做最后的求救,无论是谁,无论那个人是谁,救救她吧,她只是想回家而已,她不是想死。

那人靠近她了,路珂然只剩一丝缝隙的眼睛看清了那人的面容。

是她那便宜老公……

忽然有气体进入了自己的口腔里,生存的意识让路珂然立马就将这团气体也咽了下去,顿时紧闭的肺泡得到了一丝舒缓,路珂然的意识恢复了几分,求生的意识让路珂然一下抱住了眼前的人,堵住了那人的嘴然后狂吸,那人也是有意赠予她空气,她连吸了些,生理的不适得到了缓解。

路珂然的意识恢复了,她睁开眼就看到了那便宜老公缺氧的样子,意识到是自己害的,路珂然顿觉愧疚。

但她来不及想太多,现在最主要的还是赶紧游上去,不然要死在这里。

她还没还来得及张开双臂就感觉到自己的腰被人给抱住了,然后那人费力的拖着她往上游去,那只抱着她的手是那样的有力,是那样的给足了路珂然安全感。

这一刻,路珂然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