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以太小说!

首页资讯›(常子昂陈毅浩)集中计划完结版在线阅读_集中计划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常子昂陈毅浩)集中计划完结版在线阅读_集中计划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集中计划》

可爱的名义

常子昂 都市小说 陈毅浩 集中计划

小说《集中计划》是作者“可爱的名义”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常子昂陈毅浩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不过想来,常子昂也不会太在意任务。毕竟有更强的人在身边,只要不是敌人,谁都想被带飞,都想躺平。“李明逸计划将要用了3个小时到达了机场,同这里的其余13个人,坐着客机的经济舱,不引人注意地离开,后前往日本,再坐船,去往目的地。我们会在日本见到导师...

来源:fqxs   主角: 常子昂陈毅浩   时间:2023-01-25 18:34

《集中计划》小说介绍

《集中计划》,是作者大大“可爱的名义”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常子昂陈毅浩。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注:本章正经常子昂正舒舒服服地赏景,望着窗外发呆气温是23摄氏度,很舒适注:人的适宜气温一般为22摄氏度到26摄氏度四人的座位是安排在一起的,由于坐的是常见的客机——音波777—…

第8章 行中之见

常子昂他们坐上车,陈毅浩递给了常子昂最后在店里接的一杯用咖啡杯密封的牛奶含量百分之二十的咖啡。

“现在还没时间悲伤,一个月后,我们还要去弑神。悲伤会使我们不够冷静,会增大死的几率。陈毅浩拍拍常子昂的后背。不过想来,常子昂也不会太在意任务。毕竟有更强的人在身边,只要不是敌人,谁都想被带飞,都想躺平。

“李明逸计划将要用了3个小时到达了机场,同这里的其余13个人,坐着客机的经济舱,不引人注意地离开,后前往日本,再坐船,去往目的地。我们会在日本见到导师。陈毅浩收回了手,从左裤兜里拿出手机,开启流量,人脸识别解锁,打开某德地图,看了一下,又说。

还在平路上,车并不会不时的振动,常子昂打开盖子,把咖啡喝完,深呼了一口气,又把盖子盖上,说“我会调整过来。不用担心,让我待一会儿。我的,反射弧,可能有点太长了。周围的三个人都默许了,他们都经常用这个方式。

于是,车上宁静下来了。

李明逸在音响上调出了小声的音乐 Dain weg 蒙头睡着了,暂时神游去了。

注《Dein Weg》是Oomph!演唱的歌曲,由Crap、Goi Dero、Flux Robert作词,收录于《Wahrheit oder Pflicht》专辑中。抖音很有名的。

张洪限静静的开着车。

陈毅浩无聊的敲着手表,看上面的指针一分一秒的动。

一秒过去了。

一分钟过去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

常子昂眼中又焕发出了光彩。

又一秒过去了。

又一分钟过去了。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

陈毅浩实在太无聊了。坐正,“我闲不住了,先停一下。陈毅浩把眼神给张洪限,张洪限接过陈毅浩手中的信号屏蔽器,打开。音响播放的音乐成了嗞的声音。陈毅浩也把自己的手机流量又关上了。

李明逸立刻告别周公,醒来,把车座拉起,坐好,“什么事?

“我见过我们的导师了。陈毅浩说。

“什么时候?常子昂问。

“我们放蜘蛛的时候。当时是他指挥我制作的。陈毅浩不假思索的说。

“讲详细,分析内容。张洪限难得开口。

“他?陈毅浩问。“确定要讲?

“看来,我们的导师给你留下来了,有些不修边幅,或是让人大跌眼镜之类的不好印象。李明逸饶有兴趣地说。

“这个导师……陈毅浩正说着,被常子昂打断了一下,“只有一个?

“嗯。陈毅浩表示常子昂说得对。

陈毅浩接着说“他说,加入组织之后的一切行动都死亡率极高,永远不能独自行动。但是我后来问了,这次任务的的确确只有他一个人。

“导师们死完了?常子昂半猜测的说,反正一直到现在,这个组织就没有给他好印象,死人很正常的事。

他们也都不怕死亡。因为死亡使一个伟大的声音沉寂之后,他生前平淡无奇的话,都成了至理名言。——白朗宁 。甚至在这和平年代,有人向往死亡,它可能也是川端康成的艺术追求。

“很有可能,也可能有没有活的精神寄托了。李明逸跟了句,的确,这种可能很高。

常子昂忽然反应,“等等,如果真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没人教了?

“肯定会有的。不过多少就不确定了。张洪限想了想,说,“毕竟炮灰,也不能什么也不会。那就炮灰也当不了了。

常子昂想,有你们这么说自己的吗?还如此有理有据。

“我赞同。李明逸点了点头。

“你们不应该先为他默哀一下吗?陈毅浩有些好奇地问。

“不需要了,川端康成有一句话 人就像是上帝的孩子,先遗弃再来拯救。 不需要了。每个人都要经历这段时间嘛!世上有太多这样的人了,但他们中不论谁,他的生平经历从来都只是别人茶前饭后的顺口之谈。看淡吧,都只是这样而已了,年轻的人们从来都只看重现在的辉煌和将来的一切,老年人从来都只是回顾自己的一生。都一样的。李明逸眼里的光暗淡了,似乎很不甘心,但是,是人之常情。“我们的思想总是在过去和未来,但我们的身体和呼吸,却永远是当下的。 ——《张德芬的女性修心课》。

张洪限也点点头,“可悲的人啊,万恶的心啊。他在心里想。多愁善感了。

少许,

“要到了。张洪限说,给李明逸一个眼神。

李明逸立刻把信号屏蔽器摘了下来,然后自己手机关了wlan 来掩饰一下,再打开,虽然他并不认为会有人故意监视他们,毕竟他们还只是一群没有什么战斗能力的少年。

张洪限停下车,全部都下来了。机场前这一片每天都很热闹,鸣笛声,说话声,吵吵闹闹。

“谁开走啊?不能就在这里吧?常子昂问,

“自然不会,看看是谁来了?李明逸关上副驾驶的车门,说。他向远方摆摆手。

人群中钻出一个少年。

少年停下脚步,说Hello.Long time no see.How is anything going?

“浩林???!!!常子昂和陈毅浩喊到。

“不要吃惊(jīn),我就是一个可(kuǒ)怜的打工人。周浩林用抑扬顿挫的语气,携着俄罗斯的口音,说。没听到他们的回声,问“怎么了?这次就正常了,普通话。

“你的声音有点太美妙了。常子昂表示这声音有些莫名的上头。

“我们五点登机,你把车开走吧。李明逸率先说出请他来的原因。绝对不是让浩林来恶心他们的。

“OK.OK.周浩林摆出明白的手势,接过张洪限手中的钥匙。

“驾照考了吗?张洪限忽然想起,问道。

“没,周浩林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张洪限脸有点发黑,

“怎么可能?周浩林拿出自己的驾照,挥了两下,收了起来,关上车门,半开右手边车窗,对张洪限说,“诶~这位兄台,我看你印堂发黑,目光无神,唇裂舌焦,元神涣散,近日必定访友不遇,万事不顺不如听贫道一言,由此宏运大发,体健神清、消灾避祸,都包在我的身上。

注只在一部分的外国的街道左右相反,靠左行,像英国,小日子。其余的,包括我国,自由国,和欧洲几乎全部国家都靠右行。

张洪限并未理会,对另三人说,“走吧,先去候机区等着。

周浩林又要说什么,李明逸制止了他,浩林只好离开了。

“我跟那些自由佬交谈。李明逸说。“我提前了解了华盛顿的口音,有什么事可以方便问路人。

张洪限点点头,另外两人也没有意见。

还没有走个几百米,常子昂就感叹道,自己的身边,时不时出现叫骂声,那铁定是行李碰到其他人了。反观他们四个,衣着棉衣,只携带小型行李箱。

“幸是去热带,带不了什么东西,不然,这么多人,外国佬的那脾气,一路上要打起来啊!常子昂感叹。

“小心点,这里治安不比国内。进入检票区前要小心。李明逸提醒说。

还是安全进了机场。虽然过程有点艰难。

“我好怀念家乡啊。常子昂说。起码没有这么多没素质的,当街破口大骂。

听着身边素质人的“What the fuck are you!常子昂无奈的带上了耳机。放上 wonderful world

幸好,生活不咋地,现实没新意,但是歌曲,还很有趣。

自己的世界,还很美丽。

登机了,常子昂停下脚步,静静的看着窗外,李明逸也停下来,陈毅浩对着夕阳,张洪限说,“很美。

一边的人无视了他们,从旁边走过。

“这一刻,这个世界就是我们的了。常子昂感叹说。

“还记得吗?杨老师和张老师讲的。陈毅浩问。

“自然李明逸微微一笑。

“临皋亭下八十数步,便是大江,其半是峨眉雪水,吾饮食沐浴皆取焉,何必归乡哉!江山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闻范子丰新第园池,与此孰胜?所不如者,上无两税及助役钱耳。————————苏轼四人轻声念道。

李明逸率先走了,“走了!一会儿,安保的来了!朗声道。

“知道了,真啰嗦!常子昂故意皱起眉头,但是绷不住的嘴角微微上扬。陈毅浩也跟着走了,他的耳机里放的却是 飘落的花瓣 钢琴版 。

张洪限也走向李明逸。

一边,一群白人中间的黑皮肤老哥,听到了这声音,就在所有人的无视中与不理会中,他摘下左耳上的耳机,好奇地向他们这边看了过来,目送他们,自言自语地说“Lonely like me.那是同类的背影。

李明逸感到了目光的注视,撇了一眼镜子,“错了啊。我们还不完全是孤独的人,而是马上孤独的人。尽情享受 鲸 这首纯音乐的空灵。

孤独的人,会相互吸引。

一边的白人小女孩问自己的母亲,Mom, why does he keep his eyes on them?

l do not know,my dear.

李明逸回过头,上了飞机。

是 种族歧视 和 死亡 的相互吸引啊。

坐在靠窗的位子上,窗户映着张洪限的像。

张洪限默默的祷告“神啊,给予他救赎吧。

尽管,可能他等不到了。

这残酷的世界啊!

深埋的人心。

不可预料。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