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以太小说!

首页资讯›容疏卫宴(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_《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容疏卫宴(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_《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

采薇采薇

卫宴 古代言情 容疏 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

《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内容精彩,“采薇采薇”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容疏卫宴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内容概括:”容琅眼中露出不敢置信。容疏:怎么样,姐姐是不是今非昔比了?我变了啊!我觉醒了。“姐姐真的,这么想的?”少年依然不敢相信,“你是不是骗我,想稳住我,然后……”“没有,不会,我今天就去和月儿一起找活干!”三个半大孩子的家,不该就让两个人撑起来,拖着自己这个扶不起来的阿斗。容琅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来源:fqxs   主角: 容疏卫宴   时间:2023-01-24 20:57

《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小说介绍

容疏卫宴是古代言情《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深秋,月朗星稀,夜风凛冽“杨成,你敢拐走我姐,我打死你!”小个子男人骑在大个子男人身上,一拳一拳狠狠砸在他脸上“胡说八道,你姐是自愿跟我走的”大个子男人哀嚎着,“容疏,你还不把你这疯狗弟弟拉开!”码头上两个男人扭打在一起,颇有你…

第3章 隔壁香气

“你走不走了?容琅眼中有泪,眼角通红,眼神倔强。

容疏一点儿不怀疑,她要是不松口,这孩子能把自己打成猪头。

“不走了,我跟你保证,绝对不走了。容疏就差对天发誓了,“杨成就是个闲汉,也不是真心想娶我;他只是想哄骗我跟他私奔,说不定离开这里就会把我卖了。

容琅眼中露出不敢置信。

容疏怎么样,姐姐是不是今非昔比了?

我变了啊!

我觉醒了。

“姐姐真的,这么想的?少年依然不敢相信,“你是不是骗我,想稳住我,然后……

“没有,不会,我今天就去和月儿一起找活干!

三个半大孩子的家,不该就让两个人撑起来,拖着自己这个扶不起来的阿斗。

容琅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他分明不信。

但是眼前容疏的态度,让他无话可说。

半晌后,在容疏极力表现出来的真诚目光中,容琅冷冷地道“不用你出去干活。你在家好好待着就行,我养得起你。也……

“也什么?

容疏表示,她这个弟弟,生得模样真好。

容貌清俊,唇红齿白,剑眉星目,鼻梁英挺,绝对的颜值担当。

“也会给你攒出嫁妆钱,让你好好出嫁的!

容疏“……

亲爱的弟弟,你老姐真的没有恨嫁!

说完,容琅摔门离开。

容疏叹气。

小朋友,脾气太大,容易影响生长发育。

她出去,月儿刚把热好的红薯拿出来。

豁哦,还是昨天晚上吃剩那两个。

月儿嗫嚅着道“姑娘,还没有发工钱,再坚持十天就好了……

她每个月月底发工钱,今天是八月二十。

两个红薯坚持十天?

“容琅呢?容疏苦笑着开口。

“公子出去干活了。

“没吃饭?

“没……月儿眼圈也通红,手揉搓着衣角,局促不安地道。

“你知道容琅最近在做什么吗?容疏一边洗手一边问道。

她回想了一下,弟弟最近的状态好像不太对。

之前他去扛麻袋,每天回来累得几乎爬不起来。

这几天,他似乎回家状态好了一些。

“奴婢不知道。月儿道,“公子在外面的事情,从来不和奴婢说。

就是,公子原来每天能拿回来十几二十个钱,这几天没有了。

家里管钱的,是月儿。

“那好吧,你今天要去干活吗?容疏又问。

“不,不去。月儿摇头。

公子吩咐她了,这几天不要干活,在家里看好姑娘,别让她跟人跑了。

可是不干活,发工钱就会少,下个月的房租够了吗?吃饭够了吗?

月儿想这些,愁得几乎没睡着觉。

容疏何等聪明,基本也猜出来了两人的想法,又一次叹气。

——自己非但不能帮忙分担,还得浪费一个劳动力看着,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两辈子都没有叹过这两天这么多气。

穿越好可怕,我要回现代!

“姑娘,吃饭吧,要不饭凉了。

容疏把红薯分给她一个。

月儿连声说不饿。

“吃吧,不让你白吃饭。容疏道,“吃过饭,你跟我出门。

月儿惊恐万分地看着她“姑娘,您……

“放心,不去找杨成,我带你去赚钱。容疏自己把红薯剥皮,大口咬着。

在饿死和烧心之间,还是后者吧。

“赚钱?月儿更吃惊了。

姑娘竟然会提钱这种俗物?

从前姑娘都是从来不肯提的。

“对,赚钱,赚钱吃肉!容疏狠狠地道。

她的样子,把月儿吓到。

“姑娘,等奴婢发工钱了,给你,给你买肉……

买二两,回来单独给姑娘开个小灶。

容疏逼她吃完红薯,提着篮子带着她出了门。

月儿局促不安“姑娘,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她把两个篮子都抢到自己手里。

“去山上,你带路。容疏道。

她不可能一来就靠医术赚钱,就算不考虑被人怀疑的问题,谁信她?

但是现在是秋天,山上肯定有各种各样的药材。

因为古代受教育门槛高的缘故,寻常人识字都难,更别说认识药材了。

采药人,是世代传承,不会带别人的。

靠这个很难发家致富,但是填饱肚子,应该没什么问题。

“月儿,要出门呢!

迎面走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穿得很干净,左手一只鸡,右手两条鱼,笑眯眯地跟月儿打招呼。

“小云哥。月儿拘谨地回应。

容疏没说话,只对来人笑笑。

结果来人白了她一眼,径直走向隔壁。

容疏???

骚年,我得罪过你?

月儿在上山的路上跟容疏解释,说小云哥是隔壁李家婶子的侄子,时常带着东西过来看望她。

容疏经过确认,隔壁就是那个半夜馋人的隔壁。

完了,感觉今晚又是闻着隔壁香气睡不着的一天。

月儿很快带着容疏出了城,来到山上。

今年风调雨顺,庄稼丰收,药材也长得很好。

容疏很快就找到了黄岑,决明子,紫草等几样常见的草药,让月儿先采摘。

她要继续摸清楚周围的状况。

月儿虽然对自家姑娘的判断有点怀疑——怎么这些草就能卖钱了?

但是她听话,乖乖在原地干活。

“这是什么?容疏忽然发现了新大陆,激动万分地道,“月儿,你快来,你快来!

月儿忙提过来,然后茫然地看着容疏指着的东西。

一串串灰不溜秋的小豆豆而已……

“姑娘,这是什么?

“山药豆啊!容疏道。

这下不用饿肚子了。

山药豆下面还有山药,不过会很深,有点难挖。

这东西,既能当药又能当饭,不如红薯甜,但是也可以做主食,而且吃了之后不会烧心。

“来来来,你摘山药豆,我来挖下面。

容疏激动地拿过小锄头,挖啊挖啊……

这身体,平时极少锻炼,很快就气喘吁吁起来。

月儿让她歇着,接过去继续挖。

“姑娘,奴婢的手,有点痒……

卧槽,坏了,忘了山药汁水沾到手上会让人发痒。

月儿不说容疏还激动得没感觉到,这一说,觉得自己的手也开始发痒。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