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以太小说!

首页资讯›林瀚朽木浮香(开局气走系统,结果我无敌了)全集阅读_《开局气走系统,结果我无敌了》全文免费阅读

林瀚朽木浮香(开局气走系统,结果我无敌了)全集阅读_《开局气走系统,结果我无敌了》全文免费阅读

《开局气走系统,结果我无敌了》

朽木浮香

小说推荐 开局气走系统,结果我无敌了 朽木浮香 林瀚

“朽木浮香”的《开局气走系统,结果我无敌了》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林瀚目光扫过,尽管她穿上的一身白大褂,可飒爽冷艳的妆容搭配那勾人魅惑的脸蛋,彰显其独特的成熟气质。“我为什么不敢进,都是我的病人。我有责任将你负责到底!”陈茵虽然有些胆怯,但还是咬牙将这话说了出来。“哦?负责到底...

来源:fqxs   主角: 林瀚朽木浮香   时间:2023-01-23 20:49

《开局气走系统,结果我无敌了》小说介绍

小说推荐小说《开局气走系统,结果我无敌了》,由网络作家“朽木浮香”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瀚朽木浮香,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再次睁开眼,居然已是早上,林瀚迷迷糊糊张开眼,走向洗漱台,迅速的刷牙洗脸,打开了很久都没使用的32寸电视,为的就是对灵气降临的新时代有更多的了解,…

第4章 陈茵

“嘎吱!

一声沉重的推门声响起,走进来一位白大褂的女人。林瀚冲到面前,连他自己都有些诧异现在的速度,几乎就是眨眼,从五米开外的工作台来到那门前,那女人似乎也感到不可思议。

“你就是陈茵?也是胆大,一个人便进入这手术室。咦,居然还是个少妇?

随着林瀚声音的响起,女人脸色爬上一丝嫣红。林瀚目光扫过,尽管她穿上的一身白大褂,可飒爽冷艳的妆容搭配那勾人魅惑的脸蛋,彰显其独特的成熟气质。

“我为什么不敢进,都是我的病人。我有责任将你负责到底!

陈茵虽然有些胆怯,但还是咬牙将这话说了出来。

“哦?负责到底。那陈茵医生有男朋友吗?我看看你怎么负责?

林瀚凑近了陈茵,在她脖子那狠狠嗅了一口,一种玫瑰般的熏香扑鼻而来。

“林瀚,劝你别乱来。即使你是修行者,但你做事也要负法律责任的!

还不待陈茵说话,那广播里面居然传来一个愤怒又有些胆怯的男声。林瀚付之一笑,道

“看来还是有男朋友的,还是老公?可你这家伙也是可以,让你女人一人独自前来,还是不是男人?

“你别嚣张,哪怕你体质SSS级。我们若不上报,你照样成不了修行者。我是还有其他事走不开,不然也不会让陈茵一人下去的!

广播再次响起,传来并不硬气的话。林瀚也不想再理那嘴炮王者,重新看向虽然害怕却依旧一人进入这房间的陈茵,

“这是你老公还是男朋友?也太怂包了,还不如你这大美女以后跟我好了。

“林瀚,你别胡言乱语。他只是我男朋友。我也不可能跟你的,现在我们只需要对你进行几项测试,你便能出去了!

“哦?什么测试,你那男朋友说的3S体质又是什么意思?

林瀚也没继续调戏这位少妇医生,毕竟现在情况还不太了解。若是真给官方当成小白鼠,他也不介意拉这陈茵下水,可局势未明朗,还是不要乱来。

那陈茵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睛,将抱在胸前的那叠资料翻开来,给林瀚介绍道

“灵气复苏以后,官方现在暂定了体质分级,其中3S为最高级,最低为E。其中包含了3S、SS、S、A、B、C、D、E这几个层级,根据最新报道,目前9层以上的修行者都在A到E之间。加上你,S级以上的修行者,华国暂时没超过10名。而3S的暂时估计就你一位,SS的有3位。可那三位都是灵气复苏以前便是修习了一些武术、内功的武者。可你的资料显示,你从未练习过这类项目。

“哦?所以我成了小白鼠。你们院方想人造3S修行者。把我做研究了。

林瀚眼眸微微眯起,一丝杀意弥漫。可他自己没发现,如今尽管没修的功法、道术。但是威压是实实在在的。陈茵脸色赤红,呼吸急促起来。

“陈茵!

广播一声大喊,似乎唤醒林瀚,他看向陈茵,杀意顿消。陈茵站立不稳,踉跄向前跌去。林瀚倒也是心生愧疚,伸手去扶。

“嘶!

软玉温香,林瀚手间传来那绵柔的触感,似乎自己碰到了一些禁区。等陈茵再次站定,林瀚赶紧松开手,只见陈茵一脸绯红,深深呼吸了几口,才稳定下心神,刚想解释。

“嘎吱!

钢板门又一次被推开,进来了一群持械的全副武装的人员,后面跟着一位同样白大褂、金丝眼睛,透着有些猥琐的男医生,那些持械人员将枪口对准了林瀚,

“哼!交流不成便武力镇压么?果然是政府的老三样。陈茵,这就是你那男朋友?长得的确人模人样,可就是这胆子是真没有。

林瀚森然一笑,心中微微权衡了一番,自己都是渡劫后期的身体,应该不会怕这些热武器吧。要不试试强度,想来这些人也不敢真正杀了自己,毕竟自己也是华国唯一一位SSS级修行者。

“段礁,我不是说过,没我命令不准进来吗?

陈茵挡在林瀚面前,冷冷喝道。

“他会杀你的!我是在保护你。

“那我现在死了吗?到底谁是负责人。赶紧给我出去!

“不必了。正好我想试试现在身体强度!

就在陈茵两人争执同时,林瀚动了,就在话音刚落的那刻,

“砰!砰!砰!……

接连的好几声硬物碰撞声响起,而林瀚却已经站在那叫段礁的男医生面前,再看那些持械人员,面罩、身体都呈现出不同程度的凹陷,全是拳印。他们瘫倒在地,生死不知。

“似乎你从最开始就看我不顺眼,这点我们的确很有共识,我也看你特别不顺眼,你说我若是杀了你,政府会因为你,将我枪决吗?

林瀚轻描淡写的说着,那骨节分明的右手却掐住了段礁的脖子,向上提起。段礁此刻已经脸色给憋的涨红,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住手!林瀚,你不是弑杀的人。尽管你现在杀他,政府不会动你。但是同样的,你也不会被资源倾斜。而且…而且你杀了他,我会恨你一辈子!

陈茵试图阻止林瀚,但是的确没一个很好的理由。最后实在没办法,说出那句话来,她也在赌,如果没作用,往难听的说,就是林瀚将这整个实验室的人都杀了,政府也不会大动干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口头警告下。毕竟唯一的一位SSS级修行者。若没些特权,这种人万一投靠他国,就是巨大损失。

“咳咳…

林瀚还是松了手,包括那些武装人员也只是受伤,他也是在试探一些态度。现在看来,似乎自己还真有点特权的。于是,摆了摆手,懒得再理死鱼般的段礁,转过身,对陈茵粲然一笑,

“那我没杀他,你不恨我一辈子。可是我想你记住我一辈子怎么办呢?

“我…我…

饶是经历过手术台‘腥风血雨’的陈茵,面对这SSS级修行者,以及刚刚几次生死之间的大起大落,她也没了方寸。

“算了。跟你们开个玩笑,现在我也醒了,继续待着这也不是个事。还有什么流程,快些走完,待在这消毒水的室内,太不舒服。

陈茵直到此刻,方才彻底放下心来。哪怕刚刚这林瀚对她做些什么,她除了默默忍受,别无他法。甚至自己以后也投诉无门,如果政府要为这林瀚塑造些什么形象,自己说不准都可能悄无声息消失于这世间。

“不…不用了,本来想试验你身体强度,可你刚对这些武装人员的手段便可以判断了。

“别紧张,他们都没死。只是断没断肋骨,受伤这些的,我可把握不好。既然没事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可…可以。出门以后右转有电梯,上去便是永梁港郊外。

陈茵虽放下心来,牙齿却依旧打颤回道。林瀚也不在废话,走向段礁,那钢板门此时是关闭的,

“开门!

林瀚冷冷扫了这男人一眼,居然一会功夫,都尿裤子了。想想这么水灵的少妇找了个这般男朋友也是悲催的很。

“嘎吱!

钢板门打开,林瀚也懒得再看这些人。大步迈了出去。还好自己并未被解剖,而且还是华国唯一的SSS级修行者,估计得益于渡劫后期的修为吧。就算没练功法跟道术,但身体强度总该毋庸置疑的。

林瀚离开,陈茵立马跑向武装人员,查看了他们并无生命危险才放下心来。接着,跑到段礁身边,一股尿骚味扑鼻而来,可她还是忍住没说,问

“怎么样?你有没有事。看你不听我的,结果差点小命不保。

“啪!

一个重重地耳光甩在陈茵白皙的脸蛋上,只见段礁狠狠啐了一口

“骚娘们,你是想跟这男人睡觉吧?还恨他一辈子,你知不知道你男朋友就在身边?甚至差点给他杀了!

陈茵彻底懵了,这男人最开始追自己时候,儒雅大方、彬彬有礼的形象顷刻间破灭。自己还未嫌弃他吓得尿裤子,反而指责自己起来。

“说话啊!是不是看着他那赤身裸体就已经春心萌动了?并且还是华国唯一的SSS级修行者,跟着他,野鸡变凤凰!对不对?

段礁犹如一头暴怒的狮子冲着陈茵怒吼,这些话如刀子般扎进陈茵的心脏,泪花已经在眼眶转了好几圈。

“嘎吱!

钢板门再次响起,同时也响起林瀚的森然冷笑,

“原来你这种男人也就在女人面前犬吠几下,如果不是我没车回市里,还真让你这种男人狐假虎威了。陈医生,送我回下市区吧。

几乎便是林瀚话落同时,一声重重地闷响从工具台发出。这段礁被他甩出去,生死不知。

……

走出实验室,陈茵都是处于失魂落魄的状态,甚至是被林瀚拉着出来的实验室。

“我说女人,就一个这样的男人至于你这样神不守舍吗?早点看清早点解脱。

陈茵却甩开了林瀚的手,似在自语,又似跟他说一般,

“我的车在前面停车场,我这就给你去拿钥匙。我不能跟着你,否则便真成了他嘴里的那样。

话刚说完,陈茵再次跑回实验室。不一会的时间,又迅速跑了过来,往林瀚手中塞了一把钥匙,立刻又小跑往实验室走去。

“那我怎么把车还给你啊?

却没得到任何答复。林瀚也有些无奈,实在不行,后面自己开回来好了。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尽管林瀚同情陈茵,但本就没什么关系,自己能出于什么目的呢?说不定最后,越帮越忙,还真落得口舌。

想到此处,他也懒得纠结。走向停车场,按了两下解锁,从车钥匙,他便知道陈茵开的是宝马,结果居然没想到是宝马4系。看样子,这也是个小富婆,可惜遇人不淑啊。

“嗡嗡嗡…

随着引擎声的响起,林瀚也驶离了这实验室。

路上,林瀚总算比起前几日,自信徒升。修为已经是渡劫后期,可缺失功法跟道术,是该去政府部门看看。不行,直接去感觉还是不太保险,似乎那老乞丐是道家传人吧。要不先去找他。是的,只能先找他,咦。自己那本无字天书呢?林瀚在裤子翻找了下,结果并未寻到。

“吱…

急促的刹车声响起,林瀚在国道上直接甩尾,又返回实验室去。询问了惊魂未定的陈茵,似乎她并未看到过那本发黄秘籍。这般说来,只能在第一人民医院了。

此刻,他也没管陈茵,当务之急是赶紧拿回无字天书。否则给他人用去最后一愿,怕是自己都没地哭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