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以太小说!

首页资讯›《无边星夜落九川》沈星眠洛九川火爆新书_无边星夜落九川(沈星眠洛九川)最新热门小说

《无边星夜落九川》沈星眠洛九川火爆新书_无边星夜落九川(沈星眠洛九川)最新热门小说

《无边星夜落九川》

余浮生

古代言情 无边星夜落九川 沈星眠 洛九川

小说《无边星夜落九川》,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沈星眠洛九川,文章原创作者为“余浮生”,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鹿子栖来了,一手摸索着一把小巧的利刃,另一只手在沈星眠的脸上渐渐往下滑。“乖,睡着了,就不疼了。”鹿子栖收回盘旋在她脖子处的手,双手握刀,眼神却依然幽幽的看着她,仿佛在看一具死物。忽而瞪大双眸,咧嘴大笑,手起刀落!······“不,不要!”梦中惊醒,少女额头布满细汗,轻微颤抖...

来源:fqxs   主角: 沈星眠洛九川   时间:2023-01-23 20:28

《无边星夜落九川》小说介绍

古代言情小说《无边星夜落九川》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余浮生”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沈星眠洛九川,小说中具体讲述了:“神仙哥哥,你回答我啊!”洛九川突地停下步子,隐入一棵树后,悄悄观察着远处路上依依前行的马车“嘘,别说话”薄唇轻启,洛九川将手指轻轻放在唇边示意身旁的小孩儿沈醉愣神,而后点点头,…

第9章 当我姐夫吧

“睡,睡吧。

鹿子栖勾唇,谪仙蓦地成了疯魔,渐渐靠近沈星眠。

她想喊、想挣脱,却发现手脚都被镣铐锁着,动弹不得。

一旁的铁架上是形形色色的刀具,还有大大小小的瓶罐。

鹿子栖来了,一手摸索着一把小巧的利刃,另一只手在沈星眠的脸上渐渐往下滑。

“乖,睡着了,就不疼了。

鹿子栖收回盘旋在她脖子处的手,双手握刀,眼神却依然幽幽的看着她,仿佛在看一具死物。

忽而瞪大双眸,咧嘴大笑,手起刀落!

······

“不,不要!

梦中惊醒,少女额头布满细汗,轻微颤抖。

环顾四周,空间狭小闭塞,连窗户都封的严实,唯一透气的是前方一处开着的缝隙,车轮声作响,显然是在一方马车里。

沈星眠右手捂着胸口,呼了口气。

原来是梦。

她没有死。

呼吸一滞,迅速伸手摸上腰间——

还在,腰子还在。

低头看看,到处都是完好无损。

“呼…这就好、这就好。

······

她没想到他哥说的人贩子竟然真的存在!

小时候他老是给她讲人贩子拐卖小孩儿,取腰子的故事,每次都吓得她心惊肉跳,起满身鸡皮疙瘩。

不过沈星眠长大后,就不信那玩意儿了——那肯定只是他哥为了不让她偷跑编的!

就算那杀千刀的真的存在,她也不怕!

她要武功有武功,要智慧有武功,她怕什么!

一旦给她遇上了,她一定要把可怜的孩子们都救出来,还要把那丧良心的人,生吞活剥、扒

皮抽筋、五马分尸,方可解恨!

······

只是..

只是他哥没说,人贩子竟是个看似正经的仙人,光明正大就把她掳走了!

他哥也没说,人贩子竟然还会催眠!

时代在进步,这伙人竟然也进步了!

简直令人作呕!

怪不得她一直觉得不对劲,原来那鹿子栖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为今之计,是要赶紧想法子逃走!

然后再想办法把他们一网打尽!

······

马车内部黯淡无光,陈设却极好,身下的榻上是鹅绒般的柔软。

依稀能望见地上玉台的虚影,还有些甜香的气味萦绕在鼻尖。

沈星眠在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慢慢移动着向前探过去,小心地不发出点滴声响。

直到摸到什么软糯的东西,壮着胆子捏上一捏,果然软软绵绵,回手嗅一嗅,正是香甜的味道。

难道,是吃的?

便拿起一个,放置鼻尖——

这味道她不会认错,就是杏花糕。

是她爱吃的小零嘴儿之一。

另一只手又探探玉台的对侧,又是一种硬硬的触感。

这次她毫不迟疑携起一块,又闻上一闻,是榛子巧!还是她爱吃的。

不会吧,待遇这么好?被拐还能有吃的。

她是贪吃,但是她也不是傻子,这厮给的东西,怎么可能能吃?

沈星眠又分别放回了原处,准备寻找其他的思路。

······

“芸娘。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道男声兀地响起,沈星眠一瞬间捕捉在耳。

嗯?有人来了。

兴许是个逃脱魔爪的机会。

不过…芸娘是谁?

“啊,原来是慕公子啊,是这样的,阁主命奴家去办点事,因此才连夜出川。

阁主…“妙灵阁…

哦!她是今晚露面那舞女。

什么?出川!

不行!为什么要出川!她到底想干什么!?

“什么事儿啊,这么着急?

沈星眠眼底一亮。

慕凉!

这声音一定是慕凉!

她听得十分真切,断不会认错。

“呵,也没什么事。不过就是押送一些胭脂香粉、绫罗绸缎给各坊的姑娘罢了。

沈星眠不待一时,大声喊叫起来,

“不是,不是这样的!

她在骗你!慕凉!她要把我拐走!

喂!慕凉!你听得见吗!

是我啊!我是沈自由!慕凉,慕凉快救我!

——

“公子,这…泉杨犹豫道。

慕凉叹了一口气,旋即摆摆手,

“无事,放行吧。

泉杨和慕凉各自驾着马离开城门中间,行至一旁。

“喂!不是吧!慕凉!!!沈星眠大叫一通。

她明明已经叫的很大声了,怎么没有用啊!?

难道他,他听不见我说话!!?

怎么会如此。

自己分明听得真切,他们怎么会听不见自己的呼救?!!

沈星眠惊恐的攥紧了拳头,心瞬间凉了半截。

芸娘俯首致谢,旋即驾着马车,慢悠悠行出城门。

——

车子走了不过百步。

芸娘猛地敲敲隔板,口气不善地说道,

“姑娘可要坐好了,莫再大喊大叫。否则…可别怪奴家。

沈星眠咬唇,不发一言,心底暗道不服。

臭人贩子!不知使了什么诡计!

杀千刀的!看本女侠出去不端了你的老巢!

——

不知过了多久,沈星眠百无聊赖地趴在榻上,思考着人生。

这一路平坦,一个人也没遇到。

老女人也不开口,她干脆装死,看谁犟得过谁!

直到她听见厚重的马蹄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最后干脆没在了车架前。“驭——

车架颤颤悠悠停了下来。

“大娘好,敢问大娘可是从凉川来的?

沈星眠思忖着,突然听到一人声。

终于又有人来了!!

······

大娘?

芸娘柳眉忙不迭抖了抖。

凌厉地目光打在红衣少郎身上,直想一刀劈了他。

算了,长得还挺好看,姐姐就不跟你计较了。

芸娘胸膛起伏着吁出一口长气,抬了抬眼回道,

“正是。

沈星辰一听,露出整齐的白牙顾自笑了笑,点了点头,而后又赶忙问道,

“敢问大娘,这儿还有多久能到凉川?

仔细一听,这不正是傻大哥的声音吗!?

大哥,是大哥,大哥来救她了!

沈星眠好像又抓到救命稻草一般!

平常她总想甩掉大哥,让他别再一直看着自己,走到哪里跟到哪里,寸步不离,扰得她烦得很。

被人拐了,听到大哥的声音,确是久违的想念!

沈星眠刚想发声,却突然想到外面人听不见!

老女人却听得见,这不是一个好办法。。

怎么办呢。

······

芸娘面露不悦,又叫她大娘!她有那么老么?!!

即使已经而立之年,但她面容姣好、身材婀娜,自是妙龄女子见了也不得不惊呼一声仙女姐姐。

怎得着憨货竟如此不知好歹,连话都不会说!

芸娘翻个白眼,低下头暗骂。

“嘿!大娘!理理我,大娘!

沈星辰下马猛地出手在芸娘眼前摆了摆,芸娘被吓了一跳,嗔怨瞪了他眼。

他真是奇了怪了,这老女人都是这么爱发呆嘛?

一点都不像他们年轻人,浑身精力满满!果然是老了啊。

······

芸娘心想,果然是憨货!竟敢上前吓她!

芸娘不想再跟这人周旋,伸手捋了一捋秀发,垂到耳后,高傲地回了一句道,

“不远了,驾着马,不过半把时辰就到了。

旋即想了想,又补了一句道,

“还有,叫姐姐!

沈星辰一听,顺着前方眺望,心下高兴,又欣慰的笑了笑。

这下好了,终于能见到妹妹了。

一定要把她安全的带回去!

他翻身上马,对着女子抱拳致谢,“好,谢谢姐姐大娘,谢谢!

芸娘快气炸了!!

她说的是让他叫姐姐,不是她叫姐姐!憨货!

······

沈星眠一掌一掌拍在这乌漆嘛黑里,却招招被化掉,轻轻反弹回来。

怎么办,没时间了。

沈星眠只好重新积蓄气力,向后壁重重一击!

“咚——

有效果,旋即继续发力,重重击打。

“咚——咚——

听见有怪声,沈星辰疑惑压住马,悠悠上前几步一瞧

只见这马车后怎么一震一震的,好生奇怪。

“姐姐大娘,你这马车怎么还会自己跳呢!沈星辰愣怔在原地,也不动弹。

芸娘眉头微皱,一双精明的眼闪动着,一步跳下车来挡在那人前,

“公子说笑了。不过是载了头豕罢了。现下大概是在里面乱撞呢。

“害~我说呢!不过…

眼见沈星辰目光探究似的盯着那处不动,芸娘顿时神情紧绷,袖中的利刃微微露头。

“姐姐大娘你可真有意思,用马车载豕,我倒是第一次见!

沈星辰八颗白牙笑得酣畅淋漓。

芸娘巧妙收回利刃,苦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应答。

······

杀千刀的!!!

竟然说我是猪!

你是猪!你才是猪!你全家都是猪!!

沈星眠内心的咆哮声一刻也停不下来!!

嘟囔着骂了几句。

“姐姐大娘!我还要赶路,就此别过了!

“驾!

沈星辰大手一抬,一扯缰绳,马便听话的疾驰而去。

喂!不是吧!老哥!!!

你别走啊!!喂!!我还在呢!!

沈星眠依然不罢休的冲击着后壁,却没有丝毫的作用。

只能认命的听着马蹄声,愈来愈远、愈来愈远…

终于疲惫的重新一屁股坐在了榻上。

她就知道,不能对她哥寄予厚望!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原来他不是拯救她的稻草,而是压死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唉!

······

前方缝隙大开,门突地被打开了,束束并不鲜亮的微光穿透进来,一张女子的容颜渐渐浮现眼前。

沈星眠双手挡住前胸,默默的看着她,“你,你,你要干什么!

芸娘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目露凶光。

骗人的吧,芸娘的力气好大,闭塞的空间里,沈星眠来不及出招,女人便转眼间钳住她的一双手,三两下用纤绳捆上,又不知从哪儿掏出一卷绒布,一手钳住她的脸,塞满她的口。

一时间沈星眠也看不出她跟师父谁更快。

“本来想让你舒舒服服的走。没想到你偏一直给我找事儿。

行,行,看你这样还怎么给我惹事儿。哼。

芸娘横眉一挑,慢慢退了出去。

旋即猛一关门,缝隙又成为一条线。

一瞬间,光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更深的黑暗。

······

沈星眠从没有这样怕过。

也许是从小到大她没有遇到过任何困难。

也许是她没有经历过任何险阻。

从小到大,她的世界里都是关怀和爱护。

她有爱她的父亲、哥哥、弟弟,她有呼之即来的富贵。

所有人都宠她、敬她,从不让她受一点委屈,掉一滴眼泪。

她的世界一片光明。

甚至连她的房间一年四季都是星光漫溢,从来没有过如此黑暗的时刻。

如果她没有见过光明,也许就不会如此畏惧黑暗。

可是现在她畏惧了。

世界上远有比她更厉害的人,世界上到处是她意想不到的事。

她好向往光明,可她的光明消失了,消失不见了。

那些保护她的、爱她的一个个都不见了。

笼罩她的只剩黑夜。

无边、无际。

······

一滴泪无意间滑落、嘀嗒、不知掉到了何方。

沈星眠觉得自己现在像一个小丑,什么也做不了,只会哭泣。

不能开口,只有泪流。

不能动作,只有失神。

委屈、痛苦、压抑,无数的情绪喷薄而来。

沈星眠浑身微微颤抖,只有眼泪不断地流。

——

凉洛交界。

百兽林。

“小孩儿,你怎么一直跟着我。

“你长得好看啊。

洛九川抬眸细细打量着他,黑曜石般的双眸若一汪幽潭,深不见底。

不知何处,清风吹过。

洛九川慢慢收回目光,额前的发丝飘起缕缕,在空中划出一抹优美的弧线。

少年身姿挺拔如松,一手悬在腰后,步履轻松。

五官近乎于完美的少年,薄薄的唇线轻柔,长剑似的眉毛下是一双含情的瑞凤眼,依稀能间鼻峰的一点淡痣。

······

昨晚他只身前往凉川,途径杷子林。

月下独酌,遥想古今,作一派风雅。

突然被一怪声扰乱美好的气氛,

“哇!神仙!

洛九川稍一偏头,只见是一个满嘴草的小孩儿,淡淡的笑笑,什么也没说。

沈醉“呸一声吐掉嘴里的草,抬手用力拍了拍脸。

哇,痛的嘞~!

所以,眼前仙人肯定是真的!

皎洁月华下,白衣少年一身微光,熠熠生辉,束发潇洒,意气风发。

山间迷雾遇见他都一哄而散,林间松香淡淡,少年眉眼如霁,就那样闯入沈醉的眼中。

一见仙子,不敢忘怀。

星光微弱,是时候该出发去凉川了。

洛九川微微转身,扬手饮下最后一口星夜漫。

“好酒!

他腾跃而起飞出一段距离。

沈醉看得痴了,却忽而望不见了身影,这可了得!

“诶!神仙哥哥!等等我。

······

洛九川自是没想到,一夜间被一个小孩儿碰瓷了。

“神仙哥哥,你长得真好看。

洛九川淡淡一瞥,

“那是你没见过更好看的。

沈醉目光微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慢慢跟在前人身后,不甚在意的展露笑颜,

“我见过的!我姐也好看。

“哦,是吗。洛九川脚步不歇,淡淡的回着。

“嗯嗯。沈醉转头一想,又努了努嘴,

“但是…她配不上你,她可凶了!就像个母老虎!不然…

洛九川斜斜看他一眼,小孩儿神情满是幽怨,看来是没少挨打。

“不然还真想你当我姐夫呢!

洛九川笑了笑,只当他是玩笑。

“不成不成,我姐那么凶,这辈子肯定嫁不出去了!

洛九川斜睨了他一眼,不发一语。

“要不…

沈醉兴奋地跳到他跟前,而洛九川顿觉不妙,

果然,下一秒——

“神仙哥哥你就委屈一下,当我姐夫吧!行不行?

洛九川行你个大头鬼。

不过他还是心平气和地笑了笑,从他身边绕了过去,快步飞了出去。

“诶,你怎么又一言不合就飞啊!

你还没回答我呢,行不行啊!?

沈醉也飞身追上去,紧跟不舍。

······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