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以太小说!

首页资讯›顾时延秦连音《离婚后,顾总夫人她有好多马甲!》_《离婚后,顾总夫人她有好多马甲!》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顾时延秦连音《离婚后,顾总夫人她有好多马甲!》_《离婚后,顾总夫人她有好多马甲!》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离婚后,顾总夫人她有好多马甲!》

叽叽又唧唧

现代言情 离婚后,顾总夫人她有好多马甲! 秦连音 顾时延

现代言情小说《离婚后,顾总夫人她有好多马甲!》,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时延秦连音,作者“叽叽又唧唧”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她当仁不让的语气让顾时延感觉惊讶不已但是他并未表露。沉思了好一会他才说:“那希望明天你能给我一个充分合理的解释。”“嘟嘟—”得到想要回答的秦连音率先挂断了电话,以免张齐疑心她很快又连上了总指挥频道。刚连上便听到张齐古板严肃声音传来:“秦小姐是发什么何事刚才为何信号断了?”她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没...

来源:fqxs   主角: 顾时延秦连音   时间:2023-01-23 19:36

《离婚后,顾总夫人她有好多马甲!》小说介绍

小说叫做《离婚后,顾总夫人她有好多马甲!》,是作者“叽叽又唧唧”写的小说,主角是顾时延秦连音。本书精彩片段:“雪梨小姐罗恩先生你们好,我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你们可以叫我张队长,直升机还有半小时降落我简单为你们说下任务统筹细节”通讯耳机里传来一个雄厚男声,与罗恩事先核对的信息相同这次的总指挥是张齐大队长…

第8章 掉马现场,前妻心狠手辣

入夜大雨如约倾盆而至,地面冲刷得如同铺了蜡油,密集的雨滴打在头盔上也让秦连音的视线十分受阻,车速不得以放缓些许,她短暂的中断了蓝牙讯号拨通了手机通讯录里唯一的号码。

“嘟嘟——电话下一秒就就被接通了对方却没有开口说话。

吵杂的雨声中传进顺着听筒传进他的耳里“是我,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明天季氏集团的商城开业剪彩你会去吗?原以为她是为那个没接通的电话做解释,没曾想对方一改往日,语气冰冷让他眉头紧蹙反问

“你想我去吗?简短一句话如同隔着电话利刀逼问。

“我需要你去,带上你的保镖保护季清清,但是不可以张扬暴露。她当仁不让的语气让顾时延感觉惊讶不已但是他并未表露。

沉思了好一会他才说“那希望明天你能给我一个充分合理的解释。

“嘟嘟—得到想要回答的秦连音率先挂断了电话,以免张齐疑心她很快又连上了总指挥频道。

刚连上便听到张齐古板严肃声音传来“秦小姐是发什么何事刚才为何信号断了?

她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没事雨太大了信号不好,现在情况如何?

“一路很平静预计40分钟左右可以到达,我刚刚询问了气象局大雨还会持续很久秦小姐你的车速需要放缓到一个安全时速,等雨停我会派直升机去接应你。

“不必了,能出动直升机时直接去现场汇合吧。

罗恩抢过话“小心些,我这边任务完成来找你汇合。他信任秦连音的能力但是对方是一群S级雇佣兵在没有枪支弹药情况下,担心她未必能全身而退。

她鼻音轻哼“嗯说完没有理会他们的劝阻以最快的时速行驶向青藤市。

暴雨下了一夜虽是夏季气温的骤降也让人感到冰寒无比,张齐紧急联系了青藤市的防御部署但因为没有证据支持大家都不敢贸然行动只能加重警觉。

季清清起了个大早,寒风的早晨她只身单薄穿了一条白色泡泡连衣裙,将娇小的身形甚至衬托得更可爱活泼。顾时延昨晚半夜给她打电话说愿意出席剪彩把她高兴得天还没亮就起来梳妆打扮,以最美的恣仪去见他的时延哥哥。

保镖为她撑着白色雨伞,雨滴落下溅起的泥点飞落在她的小腿上,面色不悦瞪了一眼她的随行助理,对方立马蹲下为她擦拭。

她拨通了顾时延的电话,用娇滴滴的语气说“时延我已经到了会场了,你呢?

“站那儿别乱跑。顾时延无情挂断了电话。气得季清清无处发泄踢了一脚助理让她摔在雨泥里。

顾时延早已到达,车辆停在一旁目睹了一切,但是他并不打算过早出现,他还在等一个人的主动联系。

秦连音早已到达青藤市,第一时间去了警署联系当地高层。

“张齐队长已经跟我们联系过了,青藤市的警方会议决定认为可以暂停活动,以保人民财产安全。全身上下都湿透风尘仆仆赶来只等来他这一句会议决定,秦连音额间有怒气青筋突起。

她怒不可言“我赶来与你交谈不是来听你这一句的,您认为现在喊停活动匪徒就会坐飞机老实回国吗?

罗恩张齐通过蓝牙将他们的话听得真切,两人沉默不语没有打断他们的谈话,显然也是认同了秦连音的说法。

督察坐到他得真皮办公椅上,表情严肃没有半步退让“秦小姐你知道现在的出警会打草惊蛇,如果没有匪徒人民百姓也会被闹得人心惶惶,这么做是最好的选择。

见他食古不化模样懒得与他争吵,她单手扶起耳机捞起她的摩托车头盔就向外走去“张队谈话内容你也听到了,你们自行谈拢,我一个人也能解决这群雇佣兵,活动不能取消放过这条大蛇。

“秦小姐我个人非常认同你的做法也欣赏你的能力胆识,但是青藤市不在我的管辖范围,这个要求恐怕我也无能为力。这是自见面以来张齐的唯一次妥协服软。

眼下无奈她只有打出最后的底牌“张齐队长,如果集团坚决不同意活动取消你们将会如何解决?张齐一愣虽有不明所以还是实话实话说

“这么唐突的取消活动,如果对方坚持加上警方目前还不能拿出有力证据支持的话,我想应该不能终止活动继续,不过这也是需要季氏集团的坚持才行,这么大风险的事情我想他们未必……

秦连音打断了他。“好的我明白了。骑上她的摩托车往活动现场开去,中途还打了两个电话,其中一个打给了等待她许久的顾时延。

她开口就是直入主题“是我,一会儿可能会有警方联系季氏取消活动,我希望你能帮我劝服他们活动继续。

在车上等了许久没等来她的解释反而是更加不可理喻的要求,他强忍着怒火问“你的解释呢?听不到一句合理解释,我想你的要求我不会达成。

两人相处三年对方性格也十分熟悉担心他一秒就会挂断电话,秦连音柔声些许“我现在没时间解释,事情过后我在一一跟你解释清楚好吗?

“我在活动现场附近,现在下车走向会场,我给你一个小时时间出现在我面前跟我解释清楚,你还有时间。说完他果决挂断电话。

知道事情已经完成大半秦连音加快速度赶向现场。

雨也越下越大但是会场人依旧不少名流人物聚集,季氏作为上市大集团想巴结他们换取合作的人不胜数,况且今日顾氏总裁顾时延也出席了,两个季氏集团也比不上他一个顾氏,今日到来众人目光都放在他的身份。

顾时延和季清清站在一起,季清清心里美开花她赌赢了今日顾时延依旧黑色西装出席与他一黑一白站在一块,许多叔父路过都会巴结他们两句夸赞两人登对。

“顾先生,季小姐,剪彩仪式还有半小时开始两位可以稍作准备下。活动策划走到两人身旁贴心提醒。

季清清挽着顾时延的手娇嗔笑道“好,我和时延现在去做准备,麻烦你们了。温婉可人样与早些踢人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她私下还安排了剪彩仪式只有她与顾时延两人,到时候多拍些照片再叫狗仔大肆宣扬出去,想到这里她心里更美滋滋整个人都往顾时延身上贴紧。

平日里对季清清十分心嫌,今日顾时延倒是反常任由她的频繁触线,还十分配合狗仔们的拍照。

顾时延低头看了两次表,用眼神示意边上的保镖将季清清团团围住,两人一时间生人勿近,季清清似乎是感受到他在意的目光脑袋直接埋在他肩中“时延走吧,差不多可以剪彩了。

黑压压保镖围成一圈护送他们离开会场,走向二楼剪彩台。一楼大批看热闹的人群和狗仔争相聚集聚集,顾时延扫了一眼楼下敏锐发现有许多不自然的人群混迹在人群中。

司仪在旁络绎不绝的话语他一句也没听进去,直到礼仪小姐递来一把金剪低头小声说“顾总,可以剪彩了。

没找到他想看到的身影,不耐烦的他拿起剪刀随手一剪,礼炮声掌声雷动场内一下子热闹起来。直到一个轰鸣爆炸声响起,热闹的会场一下子燃炸起来尖叫声四起。

“啊!!——季清清躲进他怀中放声尖叫,一把扯开她丢到保镖群中,保镖们立马将季清清围住护送她离开会场,顾时延冷静沉着看着台下发生何事。

不少便衣警察表露身份疏散人群,有充分准备的他们不到十分就将人群成功疏散,外街爆炸声再次响起,五名手持重型武器蒙面匪徒冲进场内就是一顿没有目标的胡乱扫射。

五人分散开来搜刮着季清清的身影,一口带着金三角地区口音的人站在会场中央用枪将高挂着的LED巨屏打爆恶狠喊道“ 季清清在哪里,把十分钟内不把她交出来我们就将这里夷为平地。

摩托车一个急刹在商场外,警方已经拉起警戒线奋力疏散人群。一个便衣警察拦住了她。“前方发生事故已经封锁了,小姐你车不能停在这请马上离开。

一把推开便衣自顾自走进会场,只留下一句“没时间跟你解释,有你直接问张齐队长。

“里面的匪徒持有重型武器。他朝着秦连音打背影大喊。

没有理会他们叫喊,一步步慢慢走进会场内。直到匪徒发现手持武器枪口对着她。

“嘿,别紧张我没有带武器。她用纯正流利的英文对答,撩开皮衣外套后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是空手前来。

匪徒见是一个身形姣好又没佩戴任何武器的女人自然也放松警惕了许多“你是来谈判的专家?我们只有一个目的交出来季清清我们就离开,否则我的同伙下一秒就会引爆炸弹。

秦连音举起双手一步步逼近,虽然她带着包括将她面容严实的头盔但是凭借声音和身形站在二楼是顾时延已经认出她就是自己一直寻找的秦连音。

“我不是谈判专家,季清清我也不知道在哪里,但是我能给你另外一个人质,如何?匪徒站在原地看着她一步步走进,自大让他觉得一个小女人对他造不成威胁,甚至想让她走近拿开她的头盔来一睹真容。

“什么人质?

“颂拿

说时迟 那时快没等匪徒双瞳震惊反应过来秦连音已经快步向前一个手刀打在他手持的重型武器上手指骨上,他手指骨折吃痛松开了重型武器又被她一个高抬腿重重踢在上巴飞倒在地。

被一连打蒙的他抽出自己推荐的手枪胡射乱开防备,却无一打中她还被抓住手腕往一个不自然的方向拧去,手臂被卸掉他奋发悲鸣惨叫。

秦连音夺过他手中的枪手中掂量下,马丁靴重重踩在他的一条腿膝盖上,骨裂声音响起匪徒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倒在地上大喘气,但没有留给他喘息时间子弹贯穿了他的大腿骨。

抵在他额头间上枪口还在飘着细烟,对上她冷血的眼神背后已经被疼痛和恐惧折磨出一层厚汗。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