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以太小说!

首页资讯›苏樱樱宋淮南《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全本在线阅读

苏樱樱宋淮南《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全本在线阅读

《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

蓝色裤子

古代言情 宋淮南 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 苏樱樱

古代言情小说《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主角分别是苏樱樱宋淮南,作者“蓝色裤子”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如下:”苏樱樱推了推头上的钗环,喃喃说道。“小姐您就是不施粉黛,美貌也自能传千里。”盼夏盯着半身铜镜里的苏樱樱,帮她理了理裙摆。此时,一丫鬟从大雨中,往云归阁来...

来源:fqxs   主角: 苏樱樱宋淮南   时间:2023-01-23 19:12

《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小说介绍

主角苏樱樱宋淮南的古代言情小说《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蓝色裤子”,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王厨莫当心,晚上将军宴客,客人是桂洲人士,最喜这道螺狮粉你把客人的胃伺候好了,将军怕是要大赏你呢”“可,这臭味,确实是个风险呐”王德贵被说得有些心动,…

第8章 一屋子的男人

时间接近傍晚,雨却越下越大。

盼夏帮苏樱樱梳洗打扮,化了个娇贵的妆,又换了件桃粉色的水罗裙。裙色衬托着苏樱樱如雪白皙的皮肤,显得她越发娇嫩,惹人怜爱。

“今日来的是客,却也是个传话筒,定要把将军风流的名声做实了。苏樱樱推了推头上的钗环,喃喃说道。

“小姐您就是不施粉黛,美貌也自能传千里。盼夏盯着半身铜镜里的苏樱樱,帮她理了理裙摆。

此时,一丫鬟从大雨中,往云归阁来。她将伞收拢,在门槛外甩了甩,才将伞倚靠在雕花木门边上。她双手垂在腹前,站立在门外,小声回报。

“苏娘子,将军回来了。

盼夏听见声音,出去听信,两人交谈了半晌,盼夏打发走丫鬟,便回了里屋。

“小姐,将军已经到了远山堂。

“可淋着雨了?苏樱樱回过头问。

“没有。只是,将军说……盼夏欲言又止。

“他说什么了?苏樱樱对着梳妆镜,又换了一副耳坠。

“他说,让您不要过去远山堂。盼夏小声说道。

“为何?苏樱樱将手里的珍珠耳饰,搁置到一旁。

“将军说,不能让客人见着您。

苏樱樱“……

“什么狗屁封建思想!

“盼夏,带上伞,咱这就去远山堂。

苏樱樱将珍珠耳坠戴上,领着盼夏便出了云归阁。

倾盆大雨,盼夏撑着一把鹅黄色油纸伞,严严实实地遮在苏樱樱身上,生怕她湿了一分一毫。

两人穿过知春园,逐步靠近远山堂,远远地就听见,远山堂内吵吵闹闹,男人间喝酒撞杯,喧声不断。

不是就来一位沈大人么?作何如此吵闹?

苏樱樱提着裙摆上了远山堂的台阶,一路踏雨而来,身上遮得再严实,鞋袜也早已经湿了。

主仆二人到了远山堂会客间外,苏樱樱示意盼夏开门。

盼夏一身湿哒哒,犹豫了半晌,瞧着主子意志坚决,便推开了会客间的大门。

顿时,一片哗然。

“宋将军,你家娘子寻你来了。

堂内数十名兵将从酒桌上抬起头来,目光聚集在苏樱樱身上,哗众声、叫嚣声喧闹不断。

婚宴、尾牙、谢师宴……苏樱樱见惯了酒店宴客大场面,但阳气这么重的场面,她还是第一次见。

一屋子的男人。

盼夏吓了一跳,捂紧了身上湿透的衣料,躲到苏樱樱身后。

苏樱樱站在门外,两只眼睛在酒桌人群里寻找宋淮南的身影,眼神还未巡上一圈,便被一个宽厚的身型挡住。

那人立在苏樱樱的跟前,胸膛遮住她的视线,背过双手,从身后将门复又关上,阻隔堂内的酒肉喧哗。

“你怎么来了?这边闹哄哄的,不是让人传话,叫你别过来了么?宋淮南小声说道。

“吓着了么?宋淮南俯身,瞧向苏樱樱微颤的双眸。

“倒是没有。只是找不着你,有些担心。

苏樱樱故作镇定,她原是来问罪的,没料到是这副景象,知道宋淮南不是只为私心,也是真心替她着想,便就泄了气。

倒是身后的盼夏,吓得缩成一团,抱膝蜷在地上。

“宋将军,让娘子也进来喝一杯……

宋淮南身后的门被打开,探出两个兵将的脑袋。那两人酒色上脸,眼色迷离,傻笑不止。

宋淮南头也不回,反手将那两个脑袋推回门内,又复将门关上。

“沈大人可来了?苏樱樱问。

“来了。

“螺狮粉可吃了?苏樱樱又问。

“等下便吃。

苏樱樱与宋淮南,两人站在堂外屋檐下,屋檐之外倾盆大雨,门槛之内酒肉哗然,苏樱樱问完话,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两人沉默许久,雨声淅沥,大雨倾盆,苏樱樱立在宋淮南身边,不觉得雨天湿冷,反倒觉着他身上发出来的热气,暖烘烘的。

“我送你回云归阁吧,你的鞋袜湿了。宋淮南打破沉默。

苏樱樱低头瞧了眼脚上的嫣红绣花鞋,鞋面湿透,已经变了色,她只稍用些力气踩底,便渗出雨水来。

“你送我回去又不济事,鞋袜还是要踩水的。苏樱樱低头瞧着湿透的鞋袜,抿笑说道。

“我自有办法。

宋淮南话末,拦腰将苏樱樱抱起,一手接过盼夏手里的纸伞,迈脚踏进雨里。雨水溅开,瞬间扫过他的长靴。

苏樱樱没料到他会这样做,吓了一跳。

“你的鞋袜该湿了。苏樱樱道。

“不打紧。宋淮南阔步向前。

苏樱樱这两日贪嘴,与盼夏两人经常往撑了吃。她怕宋淮南抱着她吃力,便环住他的脖颈,靠在他肩上,希望借些力,轻个几斤几两。

盼夏见主子走了,拿过门槛边上的另一把纸伞,紧步跟在他们身后。

此时,远山堂会客间的门又开了。

“宋将军,办完事赶紧回来吃酒,大家都等着你呢。堂内又是一阵嬉闹。

“凑什么热闹,吃酒去!

沈文卿追出门来,将闹哄哄的兵将往里头赶。

兵将们回了酒桌,沈文卿却一人站在门外,望着大雨中远去的人影,发出感慨“今日一见,果然国色天香貌。宋将军,好福气。

“沈大人,宋将军为您准备的桂洲特色菜上桌了。堂内一人大喊。

“来了。沈文卿望着大雨,又惆怅了几回,才恋恋不舍,回了屋。

宋淮南果然是练武的底子,从远山堂到云归阁,横跨整个知春园,单手抱着苏樱樱,居然不带喘的。

“您可累了?苏樱樱一路上不知道问了多少遍。

“不累。宋淮南淡淡道。

两人身后的盼夏,看着主子们恩爱的场景,心里甜得跟蜜似的,方才的惊吓,早已走得烟消云散。这就对了嘛,两人好好过日子,别总是闹加班费的事儿。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