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以太小说!

首页资讯›《霸道道士爱上我》江姝映余一洲完结版阅读_江姝映余一洲完结版在线阅读

《霸道道士爱上我》江姝映余一洲完结版阅读_江姝映余一洲完结版在线阅读

《霸道道士爱上我》

铅色浅浅

余一洲 古代言情 江姝映 霸道道士爱上我

《霸道道士爱上我》是作者“铅色浅浅”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江姝映余一洲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这怎么行!走啦走啦,我跟上的。”韩家院墙很高,跟贺府隔着一条街,虽只有一条街,可贺兰却从未去过,她一直想看莲花,盼了那么多年,终于到了贺府,却也看不到了。我看着余一洲轻而易举地跳了上去,黑夜寂静,四下无人,他向我递出了一手:“抓住我,我拉你上来。”“能行吗?”我很是担忧,余一洲虽然是高人,但身板...

来源:fqxs   主角: 江姝映余一洲   时间:2023-01-23 19:01

《霸道道士爱上我》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霸道道士爱上我》是作者“铅色浅浅”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江姝映余一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等等!”我突然想起什么更离谱的事,“如果,如果现在的贺兰是江木子的话,那就是说,她现在,是我的亲生母亲?”“啊这个!”余一洲摸了摸鼻头,“你要是这么想的话,也…

第5章 风雨来

“等等!我突然想起什么更离谱的事,“如果,如果现在的贺兰是江木子的话,那就是说,她现在,是我的亲生母亲?

“啊这个!余一洲摸了摸鼻头,“你要是这么想的话,也对。要不,现在赶紧去认个亲?

“算了,我就说……

我就说哪里不对劲,贺兰最近实在太在意我了,只要在她的身边,总是能感觉到无穷的注视。

说来也怪,刚得知我的身世时茫然无措,现在却没有那么多情绪了。我的母亲是一个怎样的人,我全然无知,我的出生是一个罪恶,也是不被承认和祝福的,若是没有我,一切会不会大不一样?

那真正的贺兰呢?

“走了余一碗,还在想什么?

眼看那人就要离去,我连忙跟上,“我,我在想怎么进去!你倒是飞檐走壁,韩府对你来讲如入无人之境,可我一介弱女子,哪有办法同你一样?

“跟上我就是了,自然有办法让你进去,当然,你若是不愿,那就乖乖回府,莫要插手此事了。

“这怎么行!走啦走啦,我跟上的。

韩家院墙很高,跟贺府隔着一条街,虽只有一条街,可贺兰却从未去过,她一直想看莲花,盼了那么多年,终于到了贺府,却也看不到了。

我看着余一洲轻而易举地跳了上去,黑夜寂静,四下无人,他向我递出了一手“抓住我,我拉你上来。

“能行吗?我很是担忧,余一洲虽然是高人,但身板却还是少年底子,看着单薄,但只犹豫了一下。

“好!我已准备好了,若是摔了便摔了,反正小时候摔得可多了。现在我能做的,就是相信他。

余一洲看着单薄,但力气却极大,只一臂便将我带了上去,我抓住墙檐,怕了半天,还是鼓起勇气跳了下去。

余一洲又稳稳接住了我,扑进他怀里时,突然嗅到一股淡淡的清香,一晃而过,但尤其好闻。

“好了,这下我来带路!一路上都是他帮我,好不容易轮到我了,“小心点儿脚下啊,别跌到莲池去了,我跟你讲哦,虽然其他的可能比不上你,可我的记忆力可是全府数一数二的,老爷也常夸我呢!

提到老爷,我又哑火了。

“无论什么人,都不能单纯以好坏来区分,你说是吗?蓝蓝。

余一洲清亮的声音响起,我望向他,夜黑了,看不清脸,但此刻,我也宁愿看不清他的脸。

“嗯。我回了一声,便继续带路。

喵——

一声猫叫打破了夜的平静。还是白天那只,还蹲在那里,估计是在等余一洲。

小黑在我的裙上蹭过去蹭过来。很是亲昵。

“错啦错啦,我不是白天喂你的人,是我旁边这个。揉揉它的脑袋,我小声道,“小猫咪怎么眼神不好使呀。

“嘘。余一洲一发声,小猫像是听懂了,也立即噤声了。

我俩蹲在假山后面,很是狼狈,未等很久,就看到夜色中一个人影匆匆前来,穿过回廊,昏暗的廊灯照亮他的轮廓,正是韩西山。

韩西山一叩门,贺兰便立刻开了,将他引进去。

“走。

我跟着余一洲,探到窗边。

蜡烛照亮屋内两人的身影,韩西山一进去,便紧紧拥住贺兰。

天。

我在心中吃了一惊。这几日里给我的惊吓前所未有的多,而这画面确实实在在的冲击了我的心灵。

“木子,你想好了吗?

“我…可我妹妹现在生活的很安宁,他们举案齐眉,和谐美满,灵,我们走吧!不要在乎以往了,这一次,我想为自己活一次。

“木子……那个人那么两面三刀,你又怎知他会对沅儿始终如一?!对沅儿最好的结局,就是告诉她一切,她有权知道一切!也有权自己做出选择!

“可是,可是。

“别可是了!我早该知道的,蓝蓝是你的女儿,她长得跟你小时候一模一样,第一眼见到她时,我就该认出来的!屋内的男人狠狠地锤向桌子。

“木子!赶紧下定决心吧!即便你打算放过他,可现在已有人不愿意了。

“你说什么?谁不愿意?

“你还记得我委托你向沅儿要的那本书吗?

“什么意思?

“不出意外的话,沅儿已经知道了。我们不做点什么,按照她的性子,你觉得她会忍吗?

“韩灵!沅儿自小没受过这般委屈,要是让她知道了,又是自己选中的夫君做出这种事,你觉得的她以后还会幸福吗?你怎么做出这样的事?!

“对,我是能做出这样的事,他贺书之当年能做的如此龌龊之事,有没有考虑过沅儿?你还觉得他是真心?与其看着沅儿一辈子被蒙骗,不如让她自己做个了断。

“好,好。贺兰哽得说不出话来,“那我再想想,再想想……

随即,我听见了贺兰的啜泣声与韩西山的安慰声。

“走啦!我感到有人在扯我,才缓过神来。

“不,不听下去了吗?

“还听吗?人都走啦。

“啊,啊?好吧,走…

一路晃神,跳下院墙跌了一跤方才清醒过来。

“到底怎么啦!余一洲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一夜在说悄悄话,这下差点把我震聋。

“大侠,刚刚贺兰叫韩西山什么你听到没?

“灵?

“我知道这是谁,这个人我也很熟悉,可分明不是这个模样。他就是韩念的父亲韩灵,韩灵已经离开京师很久了,据韩念说是四处云游,许多年未回来过。他原是太医院太医,曾经与江木子订了婚,听别人说,木子失踪之后,便辞去了职务,郁郁寡欢,不太上心功名利禄了。我小时每次见到他时,他虽挂着笑,却总是觉得并不开心。

“所以,他云游的目的是为了找寻江木子的踪迹,然后因为某种机缘巧合,得到了《世间集》,令木子回魂了?

“这个推测,非常的!我深深看他一眼。

余一洲立刻非常严肃的听我回话,眼中全是正经和专注。

我莞尔一笑“非常合理。

“余一碗!

永乐街位于京师的中轴线上,这里四通八达,宽敞热闹。从侧巷拐出来,整了整衣服,我想先回府去见一下老爷。

不做什么,只是跟他讲讲话。

余一洲冷的直搓手,冬日里本来就冷,这人仗着自己修炼过穿的那么单薄,又是不铁打的。

我取下围脖,冷风灌进来,我忍住寒意,戳了戳他“咯!戴着!

反正马上就回府就不冷了,倒是余一洲,不知道住在哪儿,听说修道之人不慕荣华,肯定很穷,这个天气可不能病了,不然怎么跟我一道?

“给,我的?他似乎错愕了,一脸的不可置信。

“对啊,冻着了怎么找书呀?我回他一个灿烂至极的笑容。

一路回到贺府,方一进门就被夫人唤去。

夜里才开始落雪,廊下红灯晕照的雪也泛红,飘飘洒洒,我一路匆匆,到达门前,见屋中人影,在门外唤了句“夫人。

“进。

平常这个点夫人已经歇下了,现下还穿戴完整,想必是专程等我。至于为何,我一时间也猜不到。在府中老爷对夫人向来惟命是从,大事夫人做主,小事也从不插手。夫人的性格一向是强势泼辣、不容违背的。

本就是我回来晚了,只能认骂,我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等待发落。

自小便是这样,与贺兰一同顽皮,出事了总是我受罚,夫人总是不苟言笑,也绝不宽容。我低头悄悄瞥她。

江沅今年三十有余,脸上却丝毫没有少妇的痕迹,胭脂淡淡的晕在眼周,长眉入鬓,脂粉白嫩,只是落下的嘴角与其格格不入。

她也不看我,低垂着眼,开始自顾自讲起话来“二十年前,我第一次遇见老爷。那日是上元节,我记得很清楚,我和木子一同出游,还有韩灵,我牵着木子的手。那日人很多,我好奇地望啊望啊,突然,前面有人说了什么,无数人往那边涌过去,我拉不住,跟木子走散了。鲜少出府,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回家,只能在那条街边坐着,人群熙熙攘攘,过不了多久,开始放焰火了,一簇一簇地炸开,我很委屈很害怕,但是我不舍得错过一年一次的焰火,我抬起头,然后望向了那个我命中注定的人。他说了一句话,可是我什么也没听清,只看到那双眼睛,漫天的烟火好像都在他眼里,然后在我心中绽开。我觉得我懂木子的感觉了,有这样一个人,心中该是多么的欢喜。而更令人雀跃的是,这个人,也有与我一样的想法。我们成婚了,书之不负当时的承诺,直到现在也待我如初。我是不是很幸运呢?

“我也以为我是幸运的。我原以为我是幸运的。

江沅结束她的讲述,我终于抬头看她了。因为她的泪,落到了地上。

“夫人,您怎么了?!您当然是幸运的。我想不到什么安慰她的话,此时,我只能扮演一个一无所知的丫鬟,发出故作的惊异和担忧。

江沅从没露出过这样的面庞,但换谁突然得知这样的事,恐怕都不能安然自若。

“蓝蓝,你要记住,你和贺兰自小一同长大,是情同手足的姐妹,你们要永远互相照顾。

江沅敛了泪,眼里仍是猩红,但强装镇定“我看小姐也好的差不多了,五日后接回贺兰,家宴。

无需江沅要求,贺兰也正有此意。

当我告知贺兰时,她只是点头,挽起我的手,微笑着看我。

那双含着秋水的眼中,隐着太多复杂的情绪,虽是笑着,却并未达眼底,而在深处,是无穷无尽的悲伤。

这样的眼睛,幼时,我也曾在韩灵的眼中见过。

这几日,我抑制着自己的情绪,努力让自己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不去在乎自己的身世,可这一刻,我坚持了那么久的防线却被这双眸子彻底击溃。

“贺兰,贺兰,明日就要回府了,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我暗暗地深呼吸,不让自己表现得那么明显。

这是我的母亲,是我素未蒙面的生母。她给了我生命,却也因为我的存在结束了自己的性命。这一世,我希望她能毫无顾虑的为自己而活。

可是贺兰呢?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正是一生中最璀璨、无忧无虑的年华,有美满的高堂,深情的爱人,她怎能为他人的不幸而买单,这一切也本不是她该承受的。

“蓝蓝,明日回府,你我二人又能回到往日无间的时候了,之前,我确实有一事瞒着你,现下我告知于你,你可千万别生我的气。

“果真如此,贺贺,你若相信我,就跟我讲。

“不是大事,也不是什么秘事,谈不上什么相不相信。蓝蓝,我是因为怕你接受不了…

“你说吧贺贺。木子这时候并不知道我知晓了所有,这时候说这话也许是察觉出我对她的异样,想打消我的猜疑。

“我…我打算与韩念退婚。

“为何?!

“因为…因为西山。

“贺贺!你说的是那日的书生韩西山?这可如何使得?!小韩大夫…

“是的,你不必劝说我什么,我心意已决。明日,我会向父亲母亲说明。木子打断我的话,便侧过脸,不与我对视。

暖炉噗呲燃着,房间不大,可所处位置安静,极适合养病。屋中摆设一看都是主人精心布置的。贺兰喜莲,窗幔上也绣了大片的莲花。

不知韩念是否知晓此事,若是知情,此时此刻该是如何惆怅。韩家人一向痴情,韩念定也如此。

耳边是贺兰的喘气声,她本就大病初愈,现下情绪激动,脸也红了。

我忙扶着她回到榻上。

“贺贺,别说了,明日我来接你回府,你现在一定要好好休息。

将贺兰安置好,才吹灭红烛,轻轻掩过了房门。

穿过回廊,又绕到莲池旁,月色如水,白茫茫下,有一男子长身玉立,月光将他的脸淡淡映照,是韩西山。

他仍是站在池边,莲秆枯落,叶瓣焦黑,他的眼神晦暗,仿佛残留世间的亡魂,一阵风将要把他带去。

我未作停留,便匆匆走开,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