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以太小说!

首页资讯›(凤白泠白雪)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全文免费阅读_(凤白泠白雪)完整版免费阅读

(凤白泠白雪)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全文免费阅读_(凤白泠白雪)完整版免费阅读

《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

凤白泠

凤白泠 白雪 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 穿越重生

精品穿越重生小说《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凤白泠白雪,是作者大神“凤白泠”出品的,精彩片段如下:在大楚,只要凝聚成任何一种印,都会得到皇室重视。”至于怎样的大造化,独孤鹜还没来得及细说,独孤小锦的小脑袋就从门外探了进来。有人来了。“你的伤有些棘手,封闭针不能多用,我回去研究医案后,再想法子替你治疗...

来源:ywqd   主角: 凤白泠白雪   时间:2023-01-22 21:22

《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小说介绍

小说《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凤白泠”,主要人物有凤白泠白雪,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深夜,软塌上的凤白泠半梦半醒假夏竹说的那句话,如蚀骨之蛆让她辗转难眠她想起了在别庄生孩子的那一晚临盆那日,她吃了凤香雪送来的燕窝早产血崩几乎丧命,伺候她生产的是夏竹……迷迷糊糊间,直到鸡鸣…

第22章

凤白泠再怎么孤陋寡闻,也不至于漏掉这么重要的信息。

她重生回来后,有些事发生了变化,譬如文华印和武极印,那一世,可没有拥有文华印和武极印的异人。

“文华印和武极印都分了金木水火土五种,土印为入门,最高为金印。每提升一级,都能带给人大造化。在大楚,只要凝聚成任何一种印,都会得到皇室重视。

至于怎样的大造化,独孤鹜还没来得及细说,独孤小锦的小脑袋就从门外探了进来。

有人来了。

“你的伤有些棘手,封闭针不能多用,我回去研究医案后,再想法子替你治疗。

凤白泠还在琢磨文华印和武极印的事,匆匆叮嘱一句,就要带独孤小锦离开。

小锦的伤口只经过了简单的包扎,最好打一针破伤风。

“独孤小锦,我平日是怎么教导你的?

独孤鹜睨了眼儿子,他不是个细心的父亲,又常年在外行军打仗,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不在乎自己的儿子。

独孤小锦僵着小团子脸,站军姿似的站得得笔直。

凤白泠默默在心中将独孤小锦和凤小鲤对比了一番,额,还是别比了,伤自尊。

“我教导过你,若忍无可忍,哪怕那人是天王老子,揍了再说。

独孤鹜眉心皱成个川字,教儿子若是像行军打仗那么容易就好了。

他这个儿子,自小聪慧,一岁不到就能识遍三字经上的字,两岁就能背诵四书五经,如今不过三岁……国子监郭祭酒就断定,说他不出明年就能凝聚成文华印。

四岁就能凝聚文华印,放眼大楚,无人能与之媲美。

可独孤小锦有两个很大的毛病,他不爱说话,还怕女人,无论独孤鹜怎么引导,都没有用。

独孤小锦本以为自己要挨训,可没想到……他眼眸发亮,用力点了点头,嗯,下回一定,先揍为敬!

凤白泠带着独孤小锦刚走出侧殿,迎面就一干女眷,走在最前头的是名宫装丽人,她和东方离有几分相似,面容明艳,一双丹凤眼里带着张扬。

那是萧贵妃,东方离的娘亲,虽然生育了一双儿女,可风韵犹存,很受宠。

萧贵妃娘家是平南将军府,在独孤鹜崛起之前,平南老将军也曾独领风骚过一阵子,可独孤鹜这个后来之秀崛起后,平南将军府风光不再,以至于萧家一直将独孤鹜视作肉中刺。

萧贵妃的身后,还跟着凤香雪。

凤香雪在颂春宴上没有出任何风头,当然不甘心,她就去拜会萧贵妃,趁机添油加醋将凤白泠退婚的事告诉了萧贵妃。

萧贵妃一听,凤白泠居然敢设计她儿子!

“泠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独孤王爷不就在这里养伤,你们孤男寡女,难道?

她欲说还休的模样就好像凤白泠和独孤鹜做了什么苟且之事。

“不要脸的东西,光天化日之下,胆敢淫乱宫廷。来人,把她叉出去,杖二十。

听凤香雪这么一说,萧贵妃音调骤然高了起来,凤白泠这个一无是处的丑八怪居然退了她儿子的婚,她的离儿还被折磨了个半死。

这口恶气,她一定要替儿子出。

“萧贵妃,你怎能含血喷人。臣女只是偶遇迷路的独孤小世子,送他过来。

凤白泠身后,独孤小锦很配合地探出头来。

萧贵妃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了,她身为贵妃,岂能让一个黄毛丫头弄得下不了台。

“还敢顶嘴,掌嘴。

萧贵妃可不管真的假的,她只是想找茬教训凤白泠罢了。

这里是后宫,除了太后皇后,贵妃就一个,属她最大。

永安公主身份尴尬,驸马爷又是个不得势的,凤白泠就是残了死了,也没有人替她叫屈。

萧贵妃使了个眼色,身后两名太监就饿狼般扑向凤白泠。

可不等太监们拿下凤白泠,其中一人哎呦一声,满脸痛苦,被一小短腿绊倒在地。

余下那名太监眼前一晃,就见一个小小的身影挡在凤白泠身前,抓住了他的手臂。

忍无可忍,揍了再说。

就听得喀拉一声,那名太监发出了猪叫声。

太监的胳膊,被独孤小锦折断了。

躺在地上的太监也瘫在那不能动弹,他的腿骨断了。

独孤小锦如同变了个人,脸上的可爱消失得无影无踪。

独孤小锦是个非常听话的孩子,父王的话,他现学现用了。

其实,他在外面都偷听到了,父王要娶凤白泠。

和以前几次不同,这一次,独孤小锦很高兴。

在他看来,凤白泠和其他女人不同,除了父王之外,她是第一个敢直视他的眼睛和他说话的人,她的碰触也不会让他起疹子。

萧贵妃被独孤小锦盯得浑身汗毛直竖,眼前明明是个三岁大的小孩,可那种气势,怎么和他老子差不多?

可萧贵妃好歹也是贵妃,见过了各种大场面,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独孤小世子,你可别被她骗了,她可不是什么好女人。就在昨日,她还是别人的未婚妻,今日就来骗你父王。

萧贵妃一脸和蔼可亲的神情。

独孤小锦捏了捏小拳头,一阵爆豆子的脆响声,他摇了摇头,表示不信。

“本宫怎么会骗你,她的未婚夫就是本宫的儿子东方离。她连皇子都不要,又怎么会要你的父王,难道你父王还能比本宫的儿子强?

萧贵妃循循善诱道。

独孤小锦毫不客气,点了点头。

他父王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人。

“你敢说本宫的儿子不如独孤鹜!

孤独小锦的举动,成功刺激到萧贵妃。

“他还真不如。独孤鹜十岁熟读天下兵法,十四岁披甲杀敌,第一仗就拿下了敌国十个城,名扬天下,二十岁封王。敢问萧贵妃,二十一岁的东方离干了些什么?

凤白泠毫不客气,继续努力刺激!

萧贵妃憋红了脸,绞尽脑汁想要反驳这一大一小。

“凤白泠,在你眼中,我就这么一无是处?

身后,一个压抑着愤怒的声音传来。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