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以太小说!

首页资讯›绮汜不离食(浊酒以当歌)全章节在线阅读_(浊酒以当歌)全本在线阅读

绮汜不离食(浊酒以当歌)全章节在线阅读_(浊酒以当歌)全本在线阅读

《浊酒以当歌》

不离食

不离食 奇幻玄幻 浊酒以当歌 绮汜

主角绮汜不离食出自奇幻玄幻小说《浊酒以当歌》,作者“不离食”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哎呦……阎罗大人的差事,哪有这样好接,”师父急得差点一把将胡子揪掉,“你万一碰上什么坏人,那我……那我……怎么向衍鹜上仙交代呀!”想起那个变着法子偷酒的男人,我不由得撇撇嘴,“凭什么要向他交代?!”“可是上仙每次来长陵都要喝酒肆的仙露酿,仙露酿也只有你才做的出来!”师父说得理直气壮。青篱一口拉糕正...

来源:fqxs   主角: 绮汜不离食   时间:2023-01-22 19:37

《浊酒以当歌》小说介绍

《浊酒以当歌》是由作者“不离食”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看着桌上的清炒栀子花、得月童鸡、虫草甫里鸭和泥枣拉糕,我无比快乐“小绮儿,你打算怎么办?”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看到师父这样紧张,以至于对着这满桌珍馐,扫都不扫一眼我吃得欢快,口齿不清,“该怎么办怎么办呗!”青篱腮帮子鼓起来,一嚼一嚼,像极了偷…

第2章 冷玉

看着桌上的清炒栀子花、得月童鸡、虫草甫里鸭和泥枣拉糕,我无比快乐。

“小绮儿,你打算怎么办?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看到师父这样紧张,以至于对着这满桌珍馐,扫都不扫一眼。我吃得欢快,口齿不清,“该怎么办怎么办呗!

青篱腮帮子鼓起来,一嚼一嚼,像极了偷食的小鼠。瞪得溜圆的眼睛在桌上一众菜肴之间打转。

“哎呦……阎罗大人的差事,哪有这样好接,师父急得差点一把将胡子揪掉,“你万一碰上什么坏人,那我……那我……怎么向衍鹜上仙交代呀!

想起那个变着法子偷酒的男人,我不由得撇撇嘴,“凭什么要向他交代?!

“可是上仙每次来长陵都要喝酒肆的仙露酿,仙露酿也只有你才做的出来!师父说得理直气壮。

青篱一口拉糕正吃了一半,“我也会做。

师父眼睛瞪得像铜铃,“你做的也叫仙露酿?门口那只狗精都不喝!也就衍鹜上仙不嫌弃你。

看两人大眼瞪小眼,我一时语塞,幸而也吃了七七八八,“青篱,吃饱就该去办正事了。

想了想,还是回头说了一句,“师父,记得再帮我打包一份‘神仙鸭’回去,不许偷吃。

青篱一蹦一跳的跟在我身后,一手提着一串小鱼干,另一只手举着自街角郁老伯那里买来的小糖人,啃得正欢。

“你刚刚没吃饱?我狐疑,“当心吃太多嫁不出去。

青篱小脸皱了皱,“那是他们没眼光。要我说,还是城西那只黑猫精吃得多,可偏生没有人觉得她不好看呢。

黑猫冷玉是出了名的美人,高贵冷艳的气质不知俘获了多少小妖的心。她在城西开了一家胭脂铺,不过卖些寻常脂粉,可每日去买胭脂的人却络绎不绝,无数刚化形的小妖更对此心心念念,彷佛涂上这胭脂,就能得两分冷玉的好颜色一般。

“闻记肉铺的青占鱼,还是今天新做的。冷玉大而圆亮的猫瞳划过一丝笑意,举手投足优雅地像官家小姐。“今天来找我是做什么?

在冷玉面前,青篱总是乖的不像话。“冷玉姐姐,城中最近有些冤魂失踪,阎罗大人正在追查。姐姐通灵的本事大,小妖又都那么喜欢姐姐,妖多力量大嘛——

“要我帮忙?

我与青篱不约而同地点点头。

冷玉转而看向了我,“五坛长颜醉。要你酿的。

青篱的小嘴撇了撇,委屈道,“姐姐,我酿的也很不错的。

冷玉摩挲着修长的指尖,“闻记肉铺的桂花鱼也不错。这件事我记下了,三天后,我会去酒铺找你。

回到琉辛阁,我忙着将莲子去心捣碎,青篱便在一旁挑选着酿酒的圆糯米,一边嘴里嘟囔,“绮汜姐姐,你说,偷人钱财我能懂,偷人魂魄是为了什么?

“大概像师父说的,是什么不入流的功法。

“那也太上不得台面,可是要遭天谴的。青篱一向心直口快,说罢她顿了顿,贼兮兮地靠到我身边,“不过……冷玉姐姐怎得修炼得那样好看?

身后蓦然响起朗声一笑,把青篱吓了一跳,刚挑好的糯米撒了一地。

一袭黑袍的衍鹜倚在廊柱上,他生的眉目爽朗,风姿猎猎,举手投足间总带着一种武将的不羁和粗犷。刚化形的小妖尚身姿朗逸,更遑论修为更甚的仙人了,哪一个不是仙袂飘飘。而衍鹜却偏生是个意外。我倒常常觉得,若是哪天衍鹜下凡渡劫,不去做个屠户才真真是可惜。

“你怎么不声不响就进来了?吓死人了呀。青篱拍拍胸脯,惊魂甫定。

“我方才听说,修炼得好看?谁好看?衍鹜笑得见眉不见眼。

青篱脸上浮现红晕,跺脚道,“喂,都怪你,你看我好不容易挑的糯米。

衍鹜黑袍一挥,那些散落的糯米在空中翻了个滚,滚落了一身灰尘,齐齐汇入他的掌心。他大掌一托,便悉数送进了陶钵里。

衍鹜大袍一撩,在青篱方才待过的地方蹲定,接过活计,“绮汜,今儿这么得空?怎么突然要做长颜醉?

“给冷玉的,要她帮忙找些魂魄。

“地府中的事怎得也给你管了?衍鹜讶异道。

“阎罗大人交代的差事,说是人间之事,不好插手。

“阎罗?衍鹜吃了一惊,眉梢挑起一股不明的意味,望向我的目光里有一丝隐忧。“这是……

咕咕哝哝听不清。

“什么?我有些疑惑,手上的活计不停,随口问道。

衍鹜却不再回答,转头说起另一件事情,“我来看看你们。这两日我要外出,大概有一些时日才能回来。

说着,他轻车熟路拎起一坛青篱酿的仙露酿。

“为着什么事?青篱好奇问道。

衍鹜大掌一挥,那坛仙露酿已被他收入袋中,“青丘和涂山大概有联姻的意向,天帝命我走一趟。

言罢,身子已经出了门。青篱扒着门框喊道,“一坛够不够喝啊——

半响,衍鹜又打弯回来,将架子上的仙露酿系数收进储物袋,“现在够了。

而后心情颇好地对我道,“我说呀——孟婆好酒,若你有机会去地府一趟,也该记得带些给她。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

冷玉来酒铺时,是同黑蛇乹沃一起的。

冷玉一袭紫裙摇曳,乹沃一展青衣温柔,端的是十分相配。

乹沃修炼千年,在长陵城中,比冷玉待的更久。乹沃虽风姿翩翩却冷清少言,在这城中,也是位极有威信的主儿,只是自打我来这城中几百年,还从未见过他同谁有私交。只有当年冷玉要在城里开铺子,乹沃才去帮忙张罗的,不知让多少待字闺中的小妖心碎不已。冷玉常日总忙,乹沃隔三岔五也会去胭脂铺帮忙照看。只是五百年过去了,冷玉依旧对他不温不火。

“绮汜姑娘、青篱姑娘,这几日我同底下的弟兄将长陵城找了个遍,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对。乹沃抱拳开口道。

“嗯。我也不诧异,这事涉及阴司,事先我对此竟未有觉察,定是极为隐秘。要是端倪太大,恐怕早已惹人疑虑。

“不过……乹沃有些踌躇,“在城外南方二十里的建安寺,有座后山,平日里并不对香客开放。那山山腰有一片地方,像是有什么禁制,竟进不得。且此处阴气有些许异样,许是要找的地方。

“异样?我哑然。

冷玉拈起觥盏,漫不经心地抿了一口,“不是妖气,也不是仙气;除了阴气外,还有一种极淡的气息——绮汜,那力量太强大,以你三百年的修为,怕是要被碾成灰渣。

冷玉率先起身离去,乹沃便在她身后拎着桂花鱼和长颜醉,甘之如饴。

“阎罗大人交待的事,果然不好做。青篱哀号。

我沉吟着,“青篱,收拾东西,我们去建安寺住几天。

马车上,青篱也没有闲下来过,左一个梅子右一口点心,吃得不可开交。得空还同我讲话,“绮汜姐姐,你说为什么冷玉姐姐不肯同乹沃在一起呢?明明很般配的呀。

“……

“哎对了,青丘怎么会想和涂山联姻呢?他们可是万年不和的呀?

“……

“咦,天帝为什么想要衍鹜做红娘呢?

“衍鹜上仙位列仙班千年,自然有这个资格。又是武将,也代表天庭的实力不可小觑,听闻先前衍鹜曾同青丘帝君联袂作战,也有旧交,自然是极好的人选。我被吵得有些头痛,幸好这半天忍耐,建安寺也到了,“下车。

建安寺虽在城外,香火也还算旺。香客来来往往,却不觉得吵闹喧嚣。夕阳的光照在比丘的灰衣上,愈发平正轻柔。一片珠玑罗绮里,比丘眉眼祥和,步态不紧不慢,遇见香客时则肃立合掌,微微躬身示意。

寺庙不算小,反而颇有一种恢弘的气势。为了避免冲撞,女眷住在西处,男子住在东侧另起院落,遥遥相隔,颇有意趣。我和青篱同沙弥说明来意,顺利住入西厢房。

青篱不耐做佛事,收拾好衣服首饰,自行出门看花去了。我虽觉佛事于我,不过是一种聊胜于无的慰藉,可既是来了,该做的也还是要做。我收拾好仪容,揣好从师父那里搜刮来的一贯钱,拾阶而上。

许是因为时候不早了,此时佛殿的香客也少了许多,大殿显得空荡起来。

我缓步走进佛殿,两膝跪下,前额着地,恭敬地行拜佛礼。起身望去,只觉得佛祖面相圆润丰满,敦厚温和,周遭愿力环绕,无比纯净庄严。我默念偈云“若得见佛,当愿众生,得无碍眼,见一切佛。

从小到大,我从未来过佛殿敬香。此时端身正坐,忽而觉得一切都无比亲切。我虽面上并无异色,血液却开始叫嚣燃烧。

我暗暗心惊,难不成是这里愿力太过浓厚的缘故?

头隐隐作痛,我确信自己的记忆从未有错漏,可如今却无端生出些恍惚沧桑之感。

风打在我的脸上,似抚摸、似轻叹。牵动着我的心,我一颗心不受控制地猛然跳动起来。

千万年恍若一秒静止,忘记流年,忘记怀念,忘记故人早已不在我身边。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