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以太小说!

首页资讯›分手后,前任发疯了(徐岁宁陈律)完结版免费阅读_分手后,前任发疯了全文免费阅读

分手后,前任发疯了(徐岁宁陈律)完结版免费阅读_分手后,前任发疯了全文免费阅读

《分手后,前任发疯了》

仅允

分手后,前任发疯了 徐岁宁 现代言情 陈律

现代言情小说《分手后,前任发疯了》,男女主角分别是徐岁宁陈律,作者“仅允”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陈律寡淡道:我随我的心意办事,为什么要管她以后痛不痛苦?蒋楠铎皱眉道:陈律,她救过你。她救过我,我自然会在其他方面表达我的谢意。陈律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你是不是太过关注她了?蒋楠铎抿起唇。没有开口...

来源:ygsc   主角: 徐岁宁陈律   时间:2023-01-22 00:50

《分手后,前任发疯了》小说介绍

“仅允”的《分手后,前任发疯了》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第16章徐岁宁心里,对于陈律跟周意和好的消息,其实并不喜闻乐见她挺怕陈律会因为心思全在这个女人身上,从而把答应过自己要对付姜泽的消息放在脑后徐岁宁想过了,姜泽就算有背景,可违法的证据要是足够多足够轰动,他家里肯定也是保不住他的,所以她现在想…

第43章

陈律回头看了眼蒋楠铎,没什么情绪的说你管的太多了。

她为你挡了一刀,确实会让人感动。只不过陈律,你分的清楚什么是喜欢吗?蒋楠铎看着他说,你现在投入点好,哪一天不想投入了,你抽身就能撇得干干净净。可万一徐岁宁陷进去了,她会痛苦的。

陈律寡淡道我随我的心意办事,为什么要管她以后痛不痛苦?

蒋楠铎皱眉道陈律,她救过你。

她救过我,我自然会在其他方面表达我的谢意。陈律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你是不是太过关注她了?

蒋楠铎抿起唇。没有开口。

陈律一阵见血道看来徐岁宁也挺符合你的审美。

蒋楠铎脸色猛的一变,艰难的说我只是觉得她有点可怜。

其实他也知道,是自己越矩了。

陈律现在跟徐岁宁是以男女朋友的身份相处的,怎么着也轮不到他一个外人来干涉。

只不过,那天徐岁宁中刀的模样太惹人心疼了,他打心底不希望她受委屈。

陈律倒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回去那天,路过某品牌店,蒋楠铎看见他亲自进去看了看。

店员问起他时,他倒是语气如常的说送女朋友。

蒋楠铎就知道陈律不满意他关心徐岁宁的事情,说出女朋友这三个字,何尝不是在警告他。

他就再没有提及徐岁宁三个字了。

……

徐岁宁是在下课的时候,收到了陈律回来的消息。

她顿了顿,拿着教材回到办公室拿包,下楼时有个同事正好也没课了,两个人也就一起下了楼。徐岁宁到学校门口正打算给陈律回消息,就看见他的车已经停着了。

同事说徐老师,我跟你住的地方顺路。我们一起打车吧。

徐岁宁看了眼陈律的车,说我朋友来了,我让他顺路送你一程。

她带着同事走到豪车旁边时,对方显然顿了顿。

徐岁宁替她拉开后面的车门,同事上去以后,她才往副驾驶走。系好安全带的时候,她看见陈律明显往后看了一眼。

在询问她带后边那个上车什么意思呢。

周老师,你住哪?她问。

对方报了一个地址。

徐岁宁对陈律道我同事,麻烦你顺道送一程呗。

陈律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发动车子。

你好像出去了五天。

嗯。陈律一手打着方向盘,视线却往她偏了偏,说,伤好的怎么样了?

徐岁宁如实说本来还好的,前两天突然有点疼。

陈律单手过来要拉她领口检查,被她拍开了,这后边还有人呢。

同事说徐老师,这是你男朋友吧?

徐岁宁正琢磨着要怎么说,陈律已经率先开口了,不过挺疏离冷淡你好。

徐老师,你男朋友长得很帅啊。她刚上来,还觉得他帅得有点压迫感,不太敢说话。

徐岁宁撇撇嘴,帅是帅。人品不敢恭维。哪知恰好被陈律抓住了,他反问怎么,我长得让你不满意了?

没呢。

陈律淡道听说女人对男人的印象,第一次见面是男神,见多了就碍眼了,我跟你天天睡一块,没有距离美了。

徐岁宁看着陈律的眼神有点古怪,他在这跟她打情骂俏个什么劲儿呀?

这比直接脱裤子办事还要让人不适应。

徐岁宁客观的说你颜值在我心里能排前三甲。

陈律道第一第二是谁,说说看。

娱乐圈的。徐岁宁随口道,只不过实际上她心里的颜值巅峰是洛之鹤,阳光爱笑的男生她真的抵抗不了。

陈律也就是临时起意逗逗她,他对长相并不是在意,逗不出他想要的效果,也就没有多问。

徐岁宁自己是从来不会来陈律别墅的,即便他给了她钥匙,她也从来没有来过。这会儿到了,才发现她住的那个次卧被重新装修了。

刚进房间,陈律就从她身后搂住她的腰,熟稔的解着她的扣子,头凑在她肩窝处,有意无意的用鼻尖蹭着她。

徐岁宁无奈道这大白天呢。

陈律说看看伤口。

徐岁宁也怕自己乱动碰到,就老实任由他脱了,陈律检查了一翻,就去书房拿医药箱来给她换了。

她觉得他的手法比护士要好。

徐岁宁盯着他骨节分明的手看了两眼,说你的手好长。

陈律一顿,随口沉着问道那和下面比你喜欢哪个?

徐岁宁偏头,说我不喜欢那些稀奇古怪的,为什么要用其他东西代替做那种事?

陈律替她拉好衣服,弯腰下去,双手撑在她身上。说我倒是挺想试试你口。

徐岁宁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苍白,她伸手挡住他胸膛,说我接受不了这个,陈律,我知道你玩得开,猎奇心理也重。可我真的不行。

陈律在这件事情上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她拒绝了,难免有些不耐烦如果我非要试呢?

徐岁宁咬咬唇,说那你去找别人。

陈律凉凉的扯了下嘴角那你还真是大方,自己主动要求绿自己。

徐岁宁听出他的不快了,只能转移话题说你出差,蒋楠铎也跟你一起回来了吧?

陈律意味不明打量她两眼我发现你平常关注的男人还挺多。

徐岁宁可真冤枉,她只是随口问问他的同事而已,平常哪儿关注过什么男人。

不得不说陈律还是拉高了她的审美的,至少现在她很少觉得一个人是帅哥。

陈律需求大,出差五天,回来当然不会就躺着睡觉,晚上开完视频会议,就扯了她的睡衣覆了上去。

徐岁宁还挺怕陈律让她用嘴的,不过从头到尾他都用得挺传统的方式,就是他一如既往喜欢轻轻咬她。

他的被子里,他的味道特别浓烈,徐岁宁没有过别人,不知道是不是每个男人的体味都比较严重。倒也不是不好闻,就是有种自己躺在别人领地里的错觉。

怪不得野外两头雄兽一起就爱打架,因为别人的味道确实让人不舒服。

徐岁宁今年有学生要毕业了,但是实习的事情还没有着落,她转身看着陈律说陈医生,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她这一转身。陈律的手就被她枕着了,他扫了一眼,没多说什么。

我有几个学生今年要实习了,你认识的人多,能不能帮忙推荐推荐?徐岁宁道。

陈律道他们找不到工作那是他们没本事,你凑什么热闹?我的学生,我肯定希望他们能好一点,你帮帮忙呗。徐岁宁说,有走后门的机会,谁不爱走啊。

陈律扫她两眼,说那得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她这是暗示她往谢希那边想办法,不过徐岁宁显然没明白他的意思,不太确定的用脚蹭他的大腿,迟疑的说你说的是这种本事吗?

陈律的呼吸重了点,缓了一会儿才把她的脚给踢开了,出差一个星期累死累活,实在没有再来一次的体力。

安分点。他的声音冷了点。

……徐岁宁讪讪往边上移了点,行呗,她会错意了。

徐岁宁是第二天醒来,才看见房间里有两个包,吊牌包装都还在,琢磨了一会儿,她觉得这包大概率是给她买的。

早饭问陈律时,他看了她一眼,反问说难不成我在跟其他人谈恋爱?

徐岁宁自然是能从陈律这里多抠一点是一点,两只包也小五六万了。

他对女人真的想相当大方了。

今天晚上,我妈让你去我家吃饭。陈律在临上班前又说了一句。

徐岁宁点点头说自己打车过去,不过到点陈律还是来接她了。

她第一回到陈家,还是挺拘束的,毕竟陈家的名号。她听了很多年了。

谢希跟陈奶奶倒是很热情的招呼了她宁宁快进来坐,奶奶给你准备了茶点。

徐岁宁笑着说谢谢奶奶。

她陪着陈奶奶聊了一阵,然后发现陈律回了家,反而冷冷淡淡。

徐岁宁很敏锐的察觉到,陈律跟谢希之间的关系,说上两句话还行。但并不亲近,有种说不出来的疏离感。

陈律甚至不像这个家里的人,对什么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徐岁宁看了他两眼,看他整个人越来越冷淡,就说自己想出去走走。

陈奶奶便道阿律,宁宁人生地不熟的,你带着她去门口转转。

陈律颔首,跟徐岁宁说走吧。

她跟着他到了门口,陈家很大,后边还有一个巨大的花园,徐岁宁很快看见了一个秋千。

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听见陈律说你要想坐。我给你推。

徐岁宁这都一大把年纪了,哪里好意思坐这个,摆摆手说不了。

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陈律悠悠道。

徐岁宁见他都这么说了,也就不再推脱,只不过上去之后才知道自己上了贼船。陈律根本就是恨不得她飞出去。

陈律,我不玩了!徐岁宁赶紧道。

陈律放缓速度,说你倒是挺能察言观色,我跟我妈关系不好你都能看出来。

徐岁宁好奇的问所以你们关系为什么不好啊?

陈律却不愿意再细说。

徐岁宁眼看着他又要重新推秋千,阻止道你这样推我会摔着的。

我就你这么一个女朋友,还能摔着你?陈律随口道。

他这句话。把徐岁宁吓一跳,太不对劲了。

不过她来不及细想,她怕陈律推秋千,就率先一步抱住了他的腰,不让他推。

这抱着他腰抬头看他的姿势,像是在撒娇。

陈律挑了挑眉。倒是没有再动,只说等会儿吃饭速度快点。

徐岁宁说好的。

我妈跟我奶奶走得比较近,她们一向喜欢干涉我的事情。不过你应该清楚自己得向着谁。

徐岁宁已经挺懂他的了,一般都顺着他的毛捋,上道的说我当然跟你是一伙的。

她抱着他的这个姿势,很容易就能感受到他的好身材。徐岁宁真不知道他一个医生。哪来的时间锻炼的。

其实她对陈律,也算是知之甚少了。两个人的关系说熟也熟,说不熟也不熟。

她正发着呆,陈律却伸出一只手挑起了她的下巴,意味深长道这会儿你说跟我是一伙的,别到时候转头就凑我奶奶跟前说我坏话了。

不会的。我肯定向着你。徐岁宁说,你先放开我。

陈律却朝她蹲了下去,这是一个很明显要抱她的动作,徐岁宁一开始真的十分排斥这种娃娃抱,到这会儿是无所谓了,伸手过去搂住他的脖子。

我出差这几天,你倒是吃的不少。陈律颠了颠她的重量,长肉了不少。

徐岁宁觉得他这个举动不太正经,像是在做某种不合时宜的运动,忍不住红了脸。

这边路滑,都是冰块,陈律也是怕她摔着碰到伤口了,才主动抱她,只不过当他看到不远处站着的男人时,几乎是立刻就把徐岁宁给放了下来。

徐岁宁也看见了男人,他跟陈律有着一张极其相似的脸,只不过相比起陈律,整个人看上去更加难以接近。

她听见陈律喊了一声爸。

陈则初冷淡说去书房。

他连余光也没有看徐岁宁一眼。

而陈律到了书房时,陈则初道当年我在周意的事情上,已经给了你一次自由选择的机会。事实证明自由选择也走不到最后。我想你应该不会重蹈覆辙。

陈律道您别担心,我有分寸,只是玩玩。

陈则初点点头:分寸把握得好,也是该演演戏,让你奶奶和你妈那边心安。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