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以太小说!

首页资讯›分手后,前任发疯了(徐岁宁陈律)全章节在线阅读_徐岁宁陈律全章节在线阅读

分手后,前任发疯了(徐岁宁陈律)全章节在线阅读_徐岁宁陈律全章节在线阅读

《分手后,前任发疯了》

仅允

分手后,前任发疯了 徐岁宁 现代言情 陈律

现代言情小说《分手后,前任发疯了》,男女主角分别是徐岁宁陈律,作者“仅允”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其实仔细一分析就能看出端倪,陈律最近短暂好过的,有明星、有名媛、有学霸,可唯独没有普通人。除了一个好过很多年的周意,能光明正大待在他身边的女人大多有背景。显然他很理性,知道什么样的人够格成为他的另一半,而哪些人永远不可能有机会。陈律在周意这儿破格了一次,已经不会再有那种热情去破格第二次...

来源:ygsc   主角: 徐岁宁陈律   时间:2023-01-22 00:48

《分手后,前任发疯了》小说介绍

“仅允”的《分手后,前任发疯了》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第16章徐岁宁心里,对于陈律跟周意和好的消息,其实并不喜闻乐见她挺怕陈律会因为心思全在这个女人身上,从而把答应过自己要对付姜泽的消息放在脑后徐岁宁想过了,姜泽就算有背景,可违法的证据要是足够多足够轰动,他家里肯定也是保不住他的,所以她现在想…

第30章

陈律在这两个字发出去以后,几乎是立刻就撤回了。

这两个字身份感太明显,陈律有心思养着徐岁宁玩,却没跟她谈恋爱的打算。

他发这两个字只是调侃调侃徐岁宁,但保不齐她不会多想。

陈律自诩自己不算什么好男人,不过也没想钓着小女生,交易就是交易,掺杂感情就没有意思了。

其实仔细一分析就能看出端倪,陈律最近短暂好过的,有明星、有名媛、有学霸,可唯独没有普通人。除了一个好过很多年的周意,能光明正大待在他身边的女人大多有背景。

显然他很理性,知道什么样的人够格成为他的另一半,而哪些人永远不可能有机会。

陈律在周意这儿破格了一次,已经不会再有那种热情去破格第二次。

最后他只给徐岁宁发了一句去相亲了?

陈律发完这句,就收起了手机,往办公室走去。

蒋楠铎正好撞上他,说“你跟萧姿机场遇上被拍的照片,果然还是被人给放到了网上。已经有人开始问她跟你什么关系了。

陈律没搭理。

蒋楠铎有些迟疑的道“周意在微博上说,你不喜欢萧姿那张整容脸。

“她倒是挺自信我的喜好。乍一听,陈律的语气没什么起伏,但认真一琢磨,里头或多或少带着点讽刺的味道。

当天晚上,陈律就在微博上主动放了一张和萧姿牵手的照片,很明显的公布恋情。

并且很大方的送给女方一辆五百万的豪车。

……

徐岁宁是在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才想起来陈律给她发消息了。

她看了眼,没有回。

陈律已经不肯帮她了,她讨好不讨好他,都没有很大的区别。

同时她也看清楚了他在陈律心里的价值,他随便公开个恋情,就送人家五百万的车,明显这对他来说都是小钱。陈律不帮她忙,显然不是因为在乎多花那几百万,他只是单纯不愿意伸出援手。

张喻说,陈律最近走得近的,其实哪个送的礼物都在五百万往上。也都正式成为过他的女朋友,尽管每个只有几天。

钱也少,名分也没有的,独独只有她一个。

至于原因,其中之一,或许是,她是姜泽的前女友。陈律觉得她上不了台面。

徐岁宁已经认命了,徐父的病也只能看一天是一天,反正最近都在好转不是吗?

过年那几天,徐岁宁忙的不得了,初一是带着父母去乡下外婆那儿过得年,一直到初三,一家三口才从乡下回城。

徐冉初三的时候,也从老家赶了过来,给徐岁宁一家带了许多特产。

徐母留他在家里吃了晚饭。

这一段感情,似乎是拨开了一点雾,如果真在一起了,徐岁宁就打算不再a市待了,回b市考个编制,就这么过了。

徐岁宁对徐冉真的挺满意的,他是初恋,她也愿意陪他注重初恋那种仪式感。

徐父最近情绪算稳定,这就给了徐岁宁不少约会的时间。他俩把春节档能看的电影全部都看了个遍。

徐冉给她看了最近的考编信息,说三月这边就可以考教师编了,过几天可以报名。徐岁宁就打算考一考,考上就把a市那边给辞了。

徐冉说“你在a市那边月收入多少?

徐岁宁说“年包大概15万左右。

“b市可能没那么高。

徐岁宁顿了顿,说“你是在意收入么?

徐冉一愣,然后笑了笑,“不是,我是觉得,这样你还愿意回来,我挺高兴的。

年边的广场相当热闹,大人小孩很多在这儿玩的。烟火气息很足。

徐岁宁觉得徐冉的眼睛里似乎有星光,她有种感觉,徐冉大概想亲她。

她眼底闪了闪,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有点快了,可在男人伸手过来抱住她的腰时,她犹豫却没有拒绝。

一直到她看到徐冉身后的陈律,他像个事外人一样目光冷淡的看着她,她被他看得头皮发麻,下意识的推开了徐冉。

“怎么了?他不解的看着她。

徐岁宁勉强朝他笑了笑,说“我不是故意拒绝你,就是我看见我朋友了。

徐冉顺着她的视线,回了头,然后就看见面前一个西装笔挺,脸色冷淡的男人。

他的第一印象是挺贵气的,又觉得他像是那种社会精英。

徐岁宁跟陈律说“你好。

陈律淡道“一晚上打了你那么多通电话,你也不接?

她低头看了眼手机,确实几个未接来电,说“约会,就静音了。

陈律扫了眼徐冉,跟徐岁宁道“这个男人挺靠谱的,跟他结婚你日子应该会不错。

徐岁宁“嗯了一声,跟徐冉说“这个是帮助过我父亲的一个医生。

徐冉说“你好。

陈律看了眼时间,没打算继续在外头待着了,说“不打扰你们继续约会,事情有空跟你谈。

徐岁宁有种预感,他找她大概是因为徐父的事情,她看了眼徐冉,说“陈律,就现在吧,约会可以改天。你想喝咖啡,还是想吃点东西?我们边吃边说行不行?

又转头对徐冉说“你先回去吧。

陈律道“不用,就是给你父亲找的医生过来b市了,明天安排你们家跟人家一起吃个饭。

徐岁宁觉得陈律似乎有点不太高兴。但是他的话让她很开心,“谢谢,陈律,真的谢谢你。

陈律勾了下嘴角,不动声色的看着她“这是你应得的。

徐岁宁脸色微白,明白了陈律的意思,她回头看了眼徐冉,又看看陈律,抿着唇。

“等你处理好,再来找我。陈律意味深长的说完,看了徐冉一眼,转头离开了。

徐岁宁接下来的情绪都不怎么高,徐冉有些担忧的看着她“岁宁,你怎么了?

他这一开口,她眼睛就红了。

徐岁宁觉得徐冉这个人是真的不错,也不想伤害他,她真想跟他试试的,但是陈律的意思显然是不允许。

徐岁宁说“徐冉,要不然,我们算了吧?

徐冉皱眉道“岁宁,我知道咱们现在这关系是互相算不上多喜欢,但感情总是慢慢培养出来的。你刚刚不是还好,现在这是怎么了?

他顿一顿,问道“因为我刚才的举动冒犯到你了,让你觉得不满意?如果是因为这个,我跟你道歉,确实是我唐突了。我以后一定经过你的允许,可不可以?

徐岁宁垂眸,摇了摇头,有些艰难的说“不是因为这个。

“岁宁,大晚上千万不要做决定,有什么你先回去思考思考,好好想想,明天再说。徐冉却没有松口,他觉得徐岁宁够好看,家里也有两套房,他乡下来的,在这个城市买房几乎不可能,所以并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徐岁宁被他送回家以后,不知道陈律要她处理好,是给了多久的时间期限,太久了的话他会不会又觉得不值得。

她给陈律打了个电话,陈律没接。

徐岁宁心里一咯噔,陈律那阴晴不定的性格,现在反悔也不一定。

半个小时以后,陈律给她打电话,说在她楼下。

徐岁宁看到陈律的时候,他朝她微微张开了双手,徐岁宁挣扎了一会儿,还是顺从的钻进他怀里,搂住他的腰。

“那个男人解决好了?陈律弯腰下来,咬了咬她的耳垂,然后亲吻她的锁骨。

徐岁宁仰起头,看着昏暗的天色,她觉得她心里也是昏暗的,看不到一点光。可是她还是麻木的配合着他,只说“陈律,我什么都陪你玩,但你说过的话,这次不能再变了。

陈律道“上楼,去你房间。

徐岁宁真的想对着他破口大骂,但是她不能,非但不能,还只能听话的把他领到自己房间。

父母已经睡了,整个家里一片漆黑,进了她的房间,才有光亮。

陈律把她丢在床上,一只脚跪在她身侧,另外一只脚踩在地上,居高临下的垂眸看着她。

徐岁宁看着他熟稔的解着卡扣。

她的房间里没有开空调,冷冰冰的,陈律那浑身冰冷的肌肤碰到她,她冷得发抖,想逃。

“昨天后半夜,倒是挺想弄你的。是我低估了你徐岁宁,这具身体哪个男人不想要?陈律今天他动作温和得不得了。

旁边就是父母,徐岁宁不肯出声。

很快她就知道他不是温和,只是先吃点开胃菜。

他们房间动静大得离谱,大到徐母半夜过来敲门“宁宁,你在做什么?半夜了好好睡觉,别闹腾了。

陈律置若罔闻我行我素。

徐岁宁喊了他几句他也不听,她只好讨好的亲了亲他的下巴。

但讨好显然没什么用,反而他更加得趣了。陈律见她推拒,索性将她抱到了地毯上,这下就没有什么声音了,就是冷。

她只能贴着他取暖。

凌晨两点,两个人才算闹完。

徐岁宁看着天花板,再次逼问他“陈律,这次你帮我父亲,就要帮到底。

陈律随口道“那得看你表现。

“我还要怎么表现?她压抑的说,“陈律,我本来可以好好过日子的,我现在不能过了。我还违背自己的良心当了小、三,我变成了一个烂人了,我还要怎么表现?

陈律勾起她的下巴,打量了她好一会儿,那眼神戏谑冷淡疏离,把她当成一个小丑看。

徐岁宁终于受不了他的眼神,转过身不看他。

陈律道,“我跟萧姿没真在一起,小、三算不上,最多你也就是个情人。至于徐冉,你真以为他是什么好男人了?

陈律撩开她背后的头发,沿着脊椎亲吻,说,“徐岁宁,想开点,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一个好男人。

徐岁宁说“我不管这些,我只要我父亲的事情得到保障。

陈律道“医生都给你找过来了,还没有保证?再者,就算我答应你了,一个男人在床上的可信度又有多少?

徐岁宁不说话了。

而陈律翻身起来,拿了一旁的手机过来看,徐岁宁听到他播放了录音,里面赫然是自己轻喘的声音,她白着脸看着陈律“你录视频?

陈律没说话,把手机放在了床头,然后借用了她的洗手间,出来以后掀开了被子,徐岁宁床不大,被子也小,加个人就有些拥挤。

何况空调还没有开。

徐岁宁在事后,是从来不靠近陈律的,她整个人的脚都露在外面,冷的发抖,可是也不敢动。

她也分得格外清晰,交易的时候怎么亲近都可以,但是交易完了,他们就应该保持距离。

陈律倒是自在的睡着了。

一直到清晨,一具冰冷的身躯朝他靠了过来。陈律被惊醒了,心底有点躁,顺带着也把徐岁宁给弄醒了。

徐岁宁道“陈律,你干什么?

“配合点,小荡、妇。陈律压低声音说。

徐岁宁抿着唇,躲不掉,这个点父母下楼晨练去了,干脆嗯嗯啊啊的配合他。

反正她都是个烂人了,那就烂到底算了。她自我厌弃的想。

徐岁宁是真的体力浪费得厉害,很快就睡着了。

陈律是眯了一会儿,就听见门外有声音,他听见徐母说“徐岁宁还在睡觉,你在这儿等一会儿,我跟你叔叔先去医院。

然后是徐冉的声音“好的。

陈律顿了顿,看了眼还在睡觉的徐岁宁,把她推醒,道“去给我倒杯水。

徐岁宁也没有反应过来说话的是谁,只说“自己去客厅。

陈律闻言起了身,上边没穿,就穿着一条昨天顺手带上来的休闲裤,挂着空挡,就打开房间门走了出去。

徐冉看到他的时候,表情变了变。

他难以置信的朝房间门那个方向看去,再三确定那是不是徐岁宁的房间,然后又看着陈律这身模样,整个人如遭雷击。

陈律只瞥了他一眼,拿着桌子上那个一看就是徐岁宁用的粉红色杯子装了水,喝了一半,把杯子放回原地。

路过他时,笑了一下“找徐岁宁?她还没醒。我去给你喊一声。

徐冉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跟徐岁宁……,你们……

陈律却没有搭理他,只是朝房间里面喊了一声,那边半天没反应,他才淡淡的开口道“还没醒,估计你还得等一会儿。

徐冉整个人气得发抖,三步两步上来抓住他的衣领,恶狠狠道“你不是她朋友么?

陈律年轻时候因为周意动过不少次手,现在早已经没有那种冲动热血,为一个女人而受伤。他只是慢条斯理的扯开了男人的手,挑眉道“有种朋友叫炮、友,你没有听说过?

徐冉面目狰狞,想再上来,陈律道“我对她没什么占有欲,你来我往开心而已,我也没有跟你争的冲动。

陈律看了他一眼,心不在焉的说“我本来想让她跟你处理清楚,免得你伤心。不过你要是不介意,你还可以继续跟她恋爱。我对她这股新鲜感,三六个月就到头了。

徐冉说“你就是个衣冠禽兽!

陈律倒是也没有否认,淡淡说“人的本质都是贪图享欲的。

徐岁宁听了好一会儿,才在房间里走出来,她看着徐冉,心底愧疚,又憋屈难受,却在笑“徐冉,你看见啦,我这个人很差劲的,在外头给人当小情人,配不上你,别找我了。

徐冉看着她身上的痕迹,几乎是落荒而逃。

徐岁宁这才转头看着陈律,说“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陈律却看也不看她,而是转身进了她的房间。

徐岁宁跟进去的时候,他正在换衣服,她看了一会儿,道“你跟萧姿不算真的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陈律淡道“字面意思。

“你们还冒充情侣做什么?徐岁宁说,“因为周意说了,你不喜欢萧姿那一款,你故意气她?

陈律回头看了她一眼,说“你挺能想。

徐岁宁说“除开这个原因,我想不到其他理由了。你那么忙,也不像有空搞这种假情侣的人。

陈律在打领带,没有搭理她。

一直到他要下楼,才说“等会儿晚上,我让专家过来跟你父母吃个饭。

“好的,大概晚上几点?

陈律道“到点我联系你。

徐岁宁点点头,送他下楼。楼下的邻居看见他们,多看了他们两眼。

她肯定在猜测她跟陈律之间的关系,不过就说问了她也说不出口,这关系真的太肮脏了。

徐岁宁在跟他往停车场走时,道“陈律,其实我觉得,你还是因为周意。周意越说你什么,你越是要跟她反着来,你在跟她赌气。

男人的脚步顿了一下,回头没什么表情的看了看她,说“既然猜到了,那还问什么?

徐岁宁顿了顿,说“随口问的,因为我怕你真是因为她的话,录我跟你的视频,也是为了发给她看气她,跟她证明你离开她,同样活得风生水起,证明她在你眼里什么也不是。

陈律没说话。

徐岁宁笑了一下,哽咽说“陈律,你们俩赌气,我求你,别扯上我。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