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以太小说!

首页资讯›(丰不归司徒云兮)我,一念般若,斩太虚全章节在线阅读_(我,一念般若,斩太虚)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丰不归司徒云兮)我,一念般若,斩太虚全章节在线阅读_(我,一念般若,斩太虚)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我,一念般若,斩太虚》

那非

丰不归 司徒云兮 奇幻玄幻 我,一念般若,斩太虚

主角丰不归司徒云兮出自奇幻玄幻小说《我,一念般若,斩太虚》,作者“那非”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幸存下来的人宁愿多走十里路也不去叩响一方天的大门,只因一方天向来端得遗世独立,世人只当是只闻朱门酒肉,不见饿殍枕藉。再醒来时,少年已置身一片山林中的草屋内,到处弥漫着浓烈的草药味,少年揉了揉眼睛,只见草屋外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正歪坐在团蒲上,对着一尊丹炉,轻摇着羽纱,像是在炼丹。远处是云雾缭绕的山峰...

来源:fqxs   主角: 丰不归司徒云兮   时间:2023-01-21 23:41

《我,一念般若,斩太虚》小说介绍

奇幻玄幻小说《我,一念般若,斩太虚》,由网络作家“那非”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丰不归司徒云兮,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翌日,狄尘仙醒来后,看着身旁熟睡的谢瑶儿,不禁感叹“老夫,离成仙不远也!”遂起身走到祭坛前去寻那九宝琉璃塔上的砗磲珠这颗珠子据说是佛门七宝之首,尤以红色珠…

第0001章 乱离人如丧家犬

东海之滨,丰家庄。

一夜之间,海啸席卷而来,剧烈震动之后,巨浪呼啸,以摧枯拉朽之势将整个渔村瞬间夷为平地。

少年缓缓睁开双眼,从一片残木破板中爬起来,只见海滩一片狼藉,到处是尸骨残骸,咸腥的海水拍打着发白的尸体,不断有鹰隼飞来,落在横七竖八的椽木上,一口一口地啄着尸体上的皮肉……

少年目睹眼前的修罗场,腹中一阵恶心,竟干呕起来,连滚带爬地想要迅速逃离。

饥饿、恐惧让本已疲惫的身躯更加不堪一击,才走了不过几里路,少年便又昏厥在了路边……

然而,离丰家庄不过十里的一方天却是一片太平盛世,由于这里地势险峻,加之高墙围护,巨浪来袭也并未受到丝毫影响,外面哀鸿遍野,这里却依然歌舞升平。

幸存下来的人宁愿多走十里路也不去叩响一方天的大门,只因一方天向来端得遗世独立,世人只当是只闻朱门酒肉,不见饿殍枕藉。

再醒来时,少年已置身一片山林中的草屋内,到处弥漫着浓烈的草药味,少年揉了揉眼睛,只见草屋外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正歪坐在团蒲上,对着一尊丹炉,轻摇着羽纱,像是在炼丹。

远处是云雾缭绕的山峰,山涧不时飞来几只仙鹤,还有个白须老者在炼丹,少年心中一惊“难道我已经死了?不由悲从中来……

“哟,小子,醒了?老者突然开口,似笑非笑地看着站在草屋门口的少年。

“老头儿,这是天上吗?你是不是神仙?

“哈哈哈……老者突然朗声大笑,“你是丰家庄的?

“你怎么知道?

“老夫前两日路过丰家庄,看见那里的人全死在海啸中了,没想到这还有个漏网之鱼。少年竟已在此昏睡了两三日。

“我…我还活着?少年赶紧掐了一下胳膊,“嘶能感觉到疼,不由转悲为喜“我还活着!我还活着!

“小子,你叫啥?

“我姓丰,爹娘叫我鱼蛋!这是哪里?

“哈哈哈,小鱼蛋儿,我看你们村里人也死光了,你也回不去了,不如就留在我这青瑶山,以后就叫丰不归算了!

“丰不归,回不去了!少年抹了一把眼泪,喃喃地说。

那一天晚上,自己还在爹娘的怀里撒泼耍赖,一夜间便天人永隔,造化弄人啊!

少年佯装坚强,清了清嗓子“老头儿,你呢?你叫啥?

“吾乃青瑶山陈玄清,道号玄清子,在这山中伐薪烧炭、炼丹制药为生。小子,老夫救你之时,摸了你的根骨,真乃百年难遇的奇才,你可愿随老夫修道炼丹,做一个世外仙人?

老头儿并未言明,自己苦寻多年,想找个根骨奇佳、相貌俊美又有趣的人,做自己的关门弟子,欲把一身衣钵倾囊相授。

无奈,遇到的人要么根骨不够,要么相貌平平,要么性情寡淡,总之未能如愿,谁知无意中在路上捡来个半大孩子,不单根骨不凡,洗干净一看,还是个俏后生,言谈举止中还有一股不羁之气,顿觉甚合心意,当下便要问问这小子意向如何。

“老头儿,我想学功夫、练拳脚,不想每天对着瓶瓶罐罐,烧火做饭。

“你可知,老夫的医术可是能活死人肉白骨的,老夫炼制的丹药还能延年益寿,强筋健骨呢!

少年一脸狐疑,心想“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得跟真的似的,怕不是年纪大了想让我留在青瑶山伺候你,为你养老送终吧?

“诶!等我先把身体养好了再说吧!老头儿,有吃的吗?少年赶紧转移话题,并决定先吃饱喝足,养精蓄锐,再伺机而动。

玄清子只好先拿了食物递给他,一脸慈爱的笑容挂在面上。

不归吃饱喝足,倒头就睡。玄清子又在炉灶下填了一把柴,才转身回到草屋中,和衣躺在了草席上。

不一会儿,草屋里传来了两人均匀的呼吸声……

翌日清晨,玄清子醒来却不见了不归的踪迹,少年心性让人捉摸不透。

连着几日不归去了镇上的悦华客栈,逢人就打听,哪里可以修行练功。他左思右想还是觉得要去投个师门,练气修剑才是正途,终于精诚所至,打听到了最近的屿舟山。

于是,不归便马不停蹄的去拜这座山。屿舟山上的山门,虽是个小宗门,竟也寻得一方宝地仙山,山门便在最高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到山顶,不归已是上气不接下气。

哪知气还没喘一口,守山门的小童眼皮翻上了天,看也不看他一眼便问“敢问出自哪个世家?可有荐书,束脩所带几何?

不归支支吾吾“世家?束什么?是个什么玩意儿?

“对不起,寒门子弟不收,无荐书者不收,少束脩者不收!哦,就是学费,银两!

“不是,我可是百年难遇的绝佳根骨!不归连忙正色道。

“管你是什么狗屁根骨,有一条不满足,一盖不收!

什么时候开始,修行之人也变得如此市侩?不归暗暗骂娘。

“你…..你们不要后……

“悔字还没说出口,只见一条恶犬从山门里咆哮而来,不归连忙拔腿就跑,这恶犬仿佛打了鸡血一样,足足追了十里地,才放弃……

真是世风日下,乱离人不如丧家犬。

他只好又换了个山头去拜,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哪成想虽然没有恶犬当道,人家还是一样不收他这样的闲杂人等。

下山的路上,不归计上心来“不收徒,那小爷我便偷师好了!不信你们半夜还有人守着山门!

想来他去的这个尚武山也是个小宗门派,否则设个结界便能挡住普通人误闯山门,这小子竟然轻而易举地进了山门。

不归鬼鬼祟祟地穿过一片回廊,正欲找个地方窝起来,待到白天偷偷看修士们如何运气练剑,偷学一二。

突然,“咚咚咚整个山门顿时警钟大作。不归也很好奇,大半夜的鸣钟,难道是山门里有人仙逝了?这人死的也忒不是时候了,偏偏是今夜,怎地不晚两天再死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