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以太小说!

首页资讯›(穿越后毒医她只想独自养崽)戚月池斐忱完整版免费阅读_戚月池斐忱精彩小说

(穿越后毒医她只想独自养崽)戚月池斐忱完整版免费阅读_戚月池斐忱精彩小说

《穿越后毒医她只想独自养崽》

凌东雪语

古代言情 戚月 池斐忱 穿越后毒医她只想独自养崽

戚月池斐忱是古代言情《穿越后毒医她只想独自养崽》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这好容易见了鬼有个眼瞎的看上了戚月,结果人孩子都有了她才知道信儿,怎么能不气。不行,这钱怎么着也得要,不能白养那赔钱货这么多年!李氏理直气壮地想着,就见院外几个村民热热闹闹地往北头跑,不由好信儿地出门打听。一问可不得了,那年纪轻轻就瞎了眼的喻秀才跟戚月上了趟山,就扛回头野猪来,据说那体型还不小。这可...

来源:fqxs   主角: 戚月池斐忱   时间:2023-01-21 23:38

《穿越后毒医她只想独自养崽》小说介绍

戚月池斐忱是古代言情小说《穿越后毒医她只想独自养崽》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凌东雪语”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喻晨眼里顿时涌起一股兴致,“哦?这就承认了?”戚月面上丝毫没有被戳穿的尴尬,而且面无表情道:“有什么不好承认的?我的确不想再做过去的戚月了,所以就当那个戚…

第009章 这野猪我就拿走了

回去的路上,喻晨肩上扛的野猪吸引了所有路过村民的目光,两人还没到家,消息就已经到了李氏的耳朵里。

李氏先是因为儿媳拿了自己的钱却没办成事而发作了一通,又听儿媳说戚月那赔钱货不声不响就跟人签了婚书,气得在院子里骂了半天。

倒不是说她气戚月自作主张,而是惋惜自己失了要聘礼的机会。先前她一直在琢磨着怎么把戚月嫁出去,可因为那块胎记,就连给村里那五十岁的跛子做个小的人家都不愿意要。

这好容易见了鬼有个眼瞎的看上了戚月,结果人孩子都有了她才知道信儿,怎么能不气。

不行,这钱怎么着也得要,不能白养那赔钱货这么多年!

李氏理直气壮地想着,就见院外几个村民热热闹闹地往北头跑,不由好信儿地出门打听。

一问可不得了,那年纪轻轻就瞎了眼的喻秀才跟戚月上了趟山,就扛回头野猪来,据说那体型还不小。

这可不得了,野猪少说也得百十来斤,就算自己不吃,卖也能卖不少银子呢!李氏心里活泛了起来,她没像那些看热闹的村民一般往北头赶,而是守在戚月那小院等着。

“哼!小贱人神气什么?还不是得回这小破茅屋里来!李氏嘀咕着,可等了半天,都够她从这里走到北山两个来回了,还是没等到戚月和喻秀才。

倒是看热闹回来的邻居见了她,疑惑地问“戚家媳妇,你咋在这呢?戚月都跟喻秀才回家去了。

李氏愣住,一时竟反应不过来,“回什么家?她家不是住这儿吗?

邻居乐了“你傻啦?戚月是喻秀才的媳妇,那喻秀才也不是不在家,当然要跟喻秀才回老喻家那大房子里了,谁还稀罕住这小破茅屋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李氏暗道自己是被气糊涂了,匆匆忙忙往喻晨家赶。

*

开始喻晨提出搬去他家住的时,戚月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可随即喻晨罗列了一系列搬去的好处,戚月就动心了。

确实,有个不漏风漏雨,整洁宽敞的大房子,谁还愿意住小茅屋?再者天天半夜听吓疯了的李氏吵吵嚷嚷也不利于养胎,住远一点躲个清净也好。最重要的,像喻晨这种明显揣着目的接近她的人,放眼前盯着才叫人安心。

再三权衡后,戚月就同意了对方的提议。

当年喻晨的父母在世时常年跑商,手里是有些积蓄的,虽说不常回来,但房子盖得很大,足足八间屋子,院子也宽敞,养点鸡鸭牛羊还能再空出一半种菜。院墙砌得高高的,从根本上隔绝了爱看热闹的村民们的目光。

这房子放在今日在村子里也是大户了,只是久无人住,看着忒荒凉了些。除了刚踏进院门的两人以外没一个活物,要不是收拾得还算干净,这房子闹起鬼来简直不要太合适。

“你常年在外,是怎么把这里收拾得这么干净的?戚月看着空荡荡的院子,忍不住问出心中的疑惑。

喻晨将野猪放到屋门口,又去帮忙卸戚月背上的竹筐,这才不紧不慢道“每年走前给前院刘婶一点钱,托她定期来收拾收拾。

卸下竹筐,他随手替戚月捏了捏肩膀,被戚月不着痕迹地躲开后,便去井里打水。

他像做惯了这些似的,手上动作熟稔得很,还有空闲同戚月闲聊“她未必会多尽心,毕竟给的银子也不多,所以我会在回来前送信给她,她一般都会在我回来前把这里收拾干净。

还挺会的。

喻晨用小炉子烧了点水,又领戚月参观了一下屋内。他自己占了一间,又空出一间把家具都挪走,摆了十来套桌椅用来给孩子们上课,其余房间都是闲置的。

“这一间窗户对着院子,会亮堂一些,你要是喜欢可以住这间。喻晨道。

戚月自然没什么意见,一间房就有她那小破茅屋两个大了,她哪还会有意见。

喻晨征得她同意,转头就去柜子里拿出被褥准备抱出去晒。

院子里突然响起李氏尖刻的声音“哟!这院子收拾得挺干净啊!

戚月猜到了李氏肯定会来,根本没什么反应,喻晨更不会搭理她,自顾将被褥搭在屋外晾衣服的架子上。

李氏讨了个没趣,面上有些挂不住,语气也更生硬了“赔钱货!没人教你见了长辈要问好吗?

戚月冷笑,“赔钱货说谁呢?

“说你!李氏说完就觉得不对劲,反应过来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大步冲过来边挽袖子边骂道“好你个小贱蹄子,以为有男人撑腰我就不敢打你了是不是——哎呀娘啊!

就见一把匕首“咻地一声飞到李氏脚前,刀尖整个没进地里,若是她脚步在快些,这刀尖就要扎穿她的脚背了!

李氏抬头,怒气冲冲的去看始作俑者——喻晨表现得比谁都无辜,耸耸肩道“手滑了,你们继续。

李氏气疯了,拔出匕首胡乱朝戚月丢了过来,喻晨默默拉住她往旁挪了两步,匕首“当啷一声落地,被喻晨捡了起来。

“你个小没良心的赔钱货!我们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还伙同个外人来欺负我?我……

她骂了一通,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朝院外吼了一嗓子“戚大强!你是死外头了吗?你媳妇让人这么欺负你也不管管!

少顷,戚大强就闷不吭声进了院子——感情李氏还挺怕自己在戚月那里讨不到便宜的,特意把戚大强都叫上了。

李氏见他进来,胆子登时也大了不少,转头冲戚月嚷道“我跟你舅舅把你养这么大也不容易,你不能嫁人了就忘本。以后也得孝敬我们晓得不?

她说着打量起喻晨的家。虽然之前就听说老喻家的房子盖得多么多么铺张,却也是头回进来看。

这房子是真不错,给戚月那个赔钱货住都可惜了……李氏想着,目光在看见墙角放着的野猪时,流露出一抹贪婪。

都说野猪肉香,她长这么大还没吃过呢!就算要卖钱,也得自个儿留一块好肉尝尝。

“这野猪我就拿走了,李氏走过去,又冲戚大强招呼道“老戚,快过来搬走!

哪知李氏的手刚搭上野猪的鬃毛,泛着寒光的刀刃就抵在了她的手背。

扭过头,见戚月不知道什么时候抢过了喻晨手里的匕首,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李氏冷汗都下来了,有些颤抖地问“你,你干嘛?

戚月语气冰冷“这话该我问你。无缘无故到别人家里撒泼,临走还要拿人家的东西,这又是谁教你的规矩?

“我……李氏噎住,而后恼羞成怒,“你这白眼狼还要不要脸了?我跟你舅舅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要你头野猪你都这般小气,这又不是花银子买的!再说就算是花钱买的又咋了,你做外甥女的,送给你舅舅舅母补身子不是天经地义嘛?

“说话可不能昧良心,戚月直视着李氏的眼睛,冰冷的眸光配上右半张脸可怖的青红胎记,简直比鬼还恐怖。“你们究竟养没养我自己心里有数,究竟花了多少心力也有数。

“你……

李氏还要狡辩,却被戚月打断了“这野猪是没花钱,但一不是你打的二不是你扛回来的,你要补身子自己上山打一头回来没人拦着,但是别想打这一只的主意!

眼见着戚大强气得脸红脖子粗的要像往常一样给戚月一个教训,戚月也不客气,抄起方才喻晨放在旁边的半桶井水泼了戚大强满头满脸。

“舅舅要是不清醒,我帮你清醒一下,你可看清楚了,上来就要明抢别人家东西的是你媳妇,可不是我叫她抢的,丢人也是她丢人!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