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以太小说!

首页资讯›(糟糕!小奶包只想渣男头上种绿草)水龙月楚荀宁_《糟糕!小奶包只想渣男头上种绿草》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糟糕!小奶包只想渣男头上种绿草)水龙月楚荀宁_《糟糕!小奶包只想渣男头上种绿草》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糟糕!小奶包只想渣男头上种绿草》

点苏

古代言情 楚荀宁 水龙月 糟糕!小奶包只想渣男头上种绿草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糟糕!小奶包只想渣男头上种绿草》,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水龙月楚荀宁,由大神作者“点苏”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你是上过族谱的,即便不是亲生,可名义上也是姓聂!”“阿荣,为父求你,放了聂林!”一句‘放了聂林’让她身体一晃。原来,在父亲心中,她答应聂林就是害了他!当时聂林怀抱希望,以为得了军功就可以跟她表明心迹,结果,聂荣甄却笑着说,“哥,你该成家了,该给我找一个嫂子了,而我......也有了心上人!”她清...

来源:fqxs   主角: 水龙月楚荀宁   时间:2023-01-21 23:10

《糟糕!小奶包只想渣男头上种绿草》小说介绍

小说《糟糕!小奶包只想渣男头上种绿草》,现已完本,主角是水龙月楚荀宁,由作者“点苏”书写完成,文章简述:楚寂灭和苏姗下意识攥紧了拳头,这要是在永兴国,早他妈杀了这两个傲慢无礼的东西!傲慢的两位少主,来到水龙月面前一下子,像是变了脸一样,所有的傲慢化作了关心“阿月,你没事吧,有没有伤着?快,让大哥看看…

02. 没注意到,身后有一双手,朝着她伸了过去。“去死吧!”

的确如此,就因为知晓那份情,所以,聂荣甄不得不赶紧嫁人。

依稀记得养父夜半找她,直接在她面前下跪。

“阿荣,父亲对不起你,我知道聂林喜欢你,但是阿荣,聂林是雄鹰,他是我们聂家的骄傲,他应该展翅飞翔,而不是困在京城。

“我戎马半生,不想到死,却被人指指点点,说养出来的儿女竟然行暗渡船仓之事。

“你是上过族谱的,即便不是亲生,可名义上也是姓聂!

“阿荣,为父求你,放了聂林!

一句‘放了聂林’让她身体一晃。

原来,在父亲心中,她答应聂林就是害了他!

当时聂林怀抱希望,以为得了军功就可以跟她表明心迹,结果,聂荣甄却笑着说,“哥,你该成家了,该给我找一个嫂子了,而我……也有了心上人!

她清楚看到,聂林那张苍白到极致的脸。

“我的心上人是楚寂灭,在你出征的那段时间,是他陪着我,我们…….相谈甚欢,一见倾心!

聂荣甄能想象到,聂林当时的心是怎么样的难受。

应该很痛,却强咬着牙,不肯说出口。

他依旧宠爱的摸着她的头,口气淡的让人听不出任何异样。

“好,阿荣想要我娶怎么样的人呢?只要阿荣想的,哥会娶。

就这样,同一天。

她嫁给了楚寂灭,而聂林娶了她最信赖的婢女!

苏姗可笑的看着失魂落魄的聂荣甄,心里得意忘形。

终于,她聂荣甄也有失魂落魄的时候。

“你的婢女啊,曾经确实对你唯命是从,可人心不足,她怎么能容忍自己爱慕之人爱着别人?

“她现在恨不得将你扒皮拆骨!

“聂荣甄,你可知道,今日之计是谁出的吗?是你最信赖的婢女,最信赖的大嫂啊!

“她啊,在你身边十年,早就对你了如指掌,她要你痛不欲生,要你亲眼目睹,聂林如何为你而死?

“啊——聂荣甄只觉得呼吸不顺。

“闭嘴!

她红着眼,手中的鞭子再次打了过去,那是发了狠的。

太狠,导致聂荣甄真的动了胎气。

腹部疼痛难忍,可是她不能多待,她要去找聂林,她要告诉聂林,他上当了,中计了!

身后苏姗,抱着脸失神大喊。

“我…….我的脸,我的脸!

带着毛刺的鞭子,直接将她脸上的血肉勾了出来。

冲过午门,聂荣甄看到浴血奋战的聂林。

他一如出征前那般雄姿勃发,一张在一众武将中凸显的脸,眉下是明亮的眼眸,身材挺秀,义薄云天。

他挥舞着手中长剑,因为过激打斗,长发凌乱却不失俊朗。

看到了聂荣甄,聂林嘴角荡出一抹温柔的笑。

他伸展着双臂,极尽宠溺。

“阿荣,哥来给你撑腰!

撑腰?

两个字让聂荣甄眼泪决堤而下。

现在她不要他的撑腰,只要他安全。

他不知道,今日午门,就是地狱,是要他命的地狱。

站在城楼之上,聂荣甄忍着肚子翻涌的痛,用尽了力气大喊。

“走,回你的离北!快走!

“阿荣…….

聂林虽然听不清楚,却看的清楚。

他的阿荣在流泪。

“聂林,回去,我…….我不要你死!

她低声哭着,看着刀光剑影,看着血洒午门,看着他俊美的脸上沾染鲜血,看着他挺拔的身躯上一道道血痕。

聂荣甄只顾着心惊聂林,却没注意到,身后有一双手,朝着她伸了过去。

“去死吧!

伴随着一声怒吼,聂荣甄身体失去了平衡,直接从城楼落下。

仰着头,她看到了那双透露着恨意的眼睛!

大嫂!胡蓉!

“阿荣!

同样是荣,可是,将聂林叫的并不是城楼之上的女人!

“将军,危险,危险——

聂林不顾被人围困冲了过去,丢下了手中的剑,伸出手,将她稳稳接住。

同时,一把刀砍向了他的背部。

聂林手下眼疾手快,一脚将那人踹飞,护着聂林。

聂林没有喊痛,目光眷恋而又贪婪的看着怀中之人,一声声担心的询问,“阿荣,怎么样?伤到没有?嗯,说说话?

聂荣甄勉强抬起头,冲着他微微一笑。

她想说,没事,但是,腹部剧烈的痛告诉她,她不可能没事。

她——要临盆了!

在这个节骨眼!

“阿荣,没事了,没事了!

聂林担心的一声声的安抚她,突然,一声咳嗽,聂林嘴里涌出鲜红的血。

血没有溅在她的身上,因为聂林用手捂住了。

指缝间,滴落的血,让聂荣甄惊慌失措。

“哥!

聂荣甄整个嗓子都是哑的。

聂林知道她担心了,笑着打断,“没事,小伤而已。

小伤吗?

那一刀直接砍在他背上,怎么可能是小伤?

她正欲继续说话,聂林冰冷的手指,轻轻点上她的唇瓣。

“阿荣,我带你走好不好?你跟我去离北好不好?

他的声音有些暗哑,眼中充满期待的看着她,神情有些卑微。

这是不败战神聂林,却以这样卑微的姿态问她。

聂荣甄鼻尖微酸,她,不想遵守父亲的命令了。

“好!

聂林笑了,如冬日的暖阳,笑的人心里发软发涩。

抱着她,聂林强撑着上了马。

离北二十八骑士像是知道什么一样,目送着聂林。

聂林扬起自己的长剑,直指前方,“离北二十八骑士,死也要给我冲出一条路,我聂林永世不忘各位恩德,不管来世今生,聂林与你们都是兄弟!

“听将军!

离北二十八骑士高昂喊着,在上千士兵围堵下杀出一条血路。

他们慷慨就义,一个个身上血肉模糊。

聂荣甄看到,有几个满身箭羽依旧站立,他们真的在护着聂林。

聂林不是没看到,这些都是跟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阿荣,别看!

聂林用身体挡住聂荣甄的视线,让她匍匐在怀。

聂林知道,看了,她会自责,她会愧疚!

“哥,是我连累你了!

“别说话,一切都是我自愿的!

是的,自愿喜欢她,自愿成全她,自愿为她死!

聂荣甄泣不成声!

心里暗骂:聂林,你个傻子!

聂荣甄,你个笨蛋!为什么现在才认清自己的心!

……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