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以太小说!

首页资讯›花流云杜有《咬定娘子不放松》最新章节阅读_(花流云杜有)热门小说

花流云杜有《咬定娘子不放松》最新章节阅读_(花流云杜有)热门小说

《咬定娘子不放松》

奈妳

古代言情 咬定娘子不放松 杜有 花流云

《咬定娘子不放松》内容精彩,“奈妳”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花流云杜有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咬定娘子不放松》内容概括:她的问题跟那五个女人完全不同,既没有楚楚可怜的哀求,更没有义愤填膺的质问,而是态度鲜明地表明她拒绝跟他同床共枕的立场。花流云痞痞一笑,“这是在嫌我脏了?”闲诗抿唇不答,心中却在愤愤道:你不脏谁脏?简直比茅厕里的物什还脏!“我怎么觉得你在心里偷偷骂我呢?”花流云自嘲一笑,“放心吧,只要你安分守己,别给...

来源:cd   主角: 花流云杜有   时间:2023-01-21 22:20

《咬定娘子不放松》小说介绍

《咬定娘子不放松》,以花流云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花流云”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闲诗揉脚的动作缓缓停住,小嘴微微地噘起,却没有立即吭声男人质问的意思明显不过,他那酒很值钱,但却被她给一脚糟蹋了哼!活该!若是她有能耐,连着他一起踢下去闲诗继续埋头揉起脚,想…

第18章

闲诗的心,不止沉甸甸的,而且变得一派晦暗。

虽然她的选择是荒唐的冲动的,但她对彼此间的姻缘,是认真的。

她没奢望他对自己会有多认真,但绝对没有想到,竟会随便到这种不负责任的地步。

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微微地拽紧,嘴唇则轻微地颤抖着,半晌,闲诗才语气和缓地出声问道,“若是我一直拒绝跟你同床共枕,如何跟你爹娘交待传宗接代?

一边问着,闲诗心中一边有了一个怪异的设想,难道他会让别的男人……

这个设想眨眼间便被她否定,若是花流云能容忍当便宜爹,也不会将那五个女人休弃。

她的问题跟那五个女人完全不同,既没有楚楚可怜的哀求,更没有义愤填膺的质问,而是态度鲜明地表明她拒绝跟他同床共枕的立场。

花流云痞痞一笑,“这是在嫌我脏了?

闲诗抿唇不答,心中却在愤愤道你不脏谁脏?简直比茅厕里的物什还脏!

“我怎么觉得你在心里偷偷骂我呢?花流云自嘲一笑,“放心吧,只要你安分守己,别给我戴上第六顶绿帽,爹娘那儿我自有办法对付。我宁可让郎中说我有难育之症,也不会让你在这种事上受半点委屈。闲诗缓缓地站起身来,眸光冷然地望着花流云,看得花流云心中莫名地发毛,双脚不由自主地跟着站起。

淡淡地目视着花流云,闲诗冷冷道,“我明白了,现在,请你离开。

她这是既拒绝又赶人了?

这女人真是一点面子都不舍得给他。

花流云邪笑着点了点头,“好,干脆,我果然没看错人。

他想要的,就是这种脾性好,明事理的,不会对他有任何纠缠的女人。

闲诗在心里默默地接一句可惜我却看错了人。

但并不算嫁错人。

她不悔。

之前因为想象洞房夜而滋生的担忧与恐惧不觉烟消云散,比起恐怖地委身于他,倒不如意外保得一身清白。

换个方面考量,事情的发展远比她想象中要好太多。

比起充满恐惧地委身于他,倒不如能意外保得一身清白来得划算。

这男人虽然花心滥情的毛病难改难收,但也算是个光明磊落的男人,非但不勉强她,也似能给她一定的自由。

就是不知,他能给的自由能有多大?

眼看着花流云拉开新房的门即将离去,闲诗连忙喊住他,“且慢!

花流云停住步伐,却并未转身,声音充满戏谑,“怎么,改主意想留我?抱歉,今晚本少爷没空,想预约么?

闲诗对着他的脊背做了一个鄙夷的鬼脸,却没能及时将心中所想直接问出。

花流云更加肯定闲诗是想将自己留下而羞于启齿,不由继续戏谑起来,“来日方才,除了今晚,你想哪晚就哪晚,本少爷再忙都会尽量成全。

撇了撇嘴,闲诗暗道谁会无情无耻到对自己的妻施舍成全?就是白送给她,她都不屑要。

咬了咬唇,闲诗终是鼓起勇气问道,“若我安分守己,将来你我可能和离?

“呵呵。花流云意外地轻笑出声,“还没洞房就想着和离,你可真是让本少爷大开眼界,悔嫁了?

闲诗摇了摇头,“不悔。只是人生有万千可能,说清楚些或许更好。

花流云站在原地沉默半晌,背对着她一字一顿道,“若你安分守己,随时可和离。

门虽然被男人从外面紧紧地关上,闲诗却似乎能从闭合的门缝里看到一道耀眼的光芒。

那是能够获得新生的光芒。

待杜有娶了别人为妻,或者闲燕有了美满的归宿,那么,她便可以挣脫所有束缚,过自己想要的日子。

天色渐渐晦暗,附近宴请宾客的喧闹声一阵又一阵地传来,唯独新房里静悄悄的,仿佛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能清晰听见。

闲诗的晚膳已经被丫鬟送进,她草草地吃了一些果腹,便站在无人会经过的北窗边,怔怔地发着呆。

或许没有人知道,或许很多人知道,今晚的洞房之夜,新郎官是万万不可能参与了。

虽然已将一切想通,但此时此刻,闲诗的心像是被一团又一团的雾气紧紧萦绕着,令她闷郁不已。

只可惜,即便窗户大大地敞开,也没有她想要的清风扑面袭来。

即便有风袭来,也携着夏夜的闷与烦热。

待宾客络绎散绝,夜便恢复了惯有的静谧与安详。

闲诗的双腿站得颇有些发麻,便倚靠在窗台上歇力,眸光时不时地飘向房门。

无论她告诉自己多少遍,花流云今晚不可能再来,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心念念,居然暗暗地憧憬着他会改变主意突然推门进来,给她一个意外惊喜。

哪怕他回来,只是为了取一件东西,跟她完全无关也好。

闲诗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为何要对一个不可能给她幸福的男人寄予不该有的希望?

想他那前五任妻子被同样孤零零地留在新房时,心情是不是要比她恶劣得多?

兴许,她的心情陡然变得如此奇怪糟糕,完全在正常的范围内?

当闲诗整理好思绪,对花流云的到来再不抱一丝念想的时候,便对着北窗重重地吐出一口郁气,并朝着天上零星可见的星星做了一个俏皮的鬼脸。

回头望着那张充满喜气的新床,闲诗不屑地撇了撇嘴。

若是今晚睡在这张陌生的床上,她必然会失眠,就算不会失眠,恐怕也会做同一个噩梦。

哪怕这张床比她自己的要好上千百倍,但对认床者而言,习惯的才是最好的。

闲诗不知道,若从此要睡这张床,该需要多少天方能适应?

幸亏如今是夏日,为了睡一个好觉,她还有一个比这张床更好的去处。

那好去处非但舒适、干净、通风,而且噩梦不会缠身。

俏皮地笑了笑,闲诗快步走向新床,从上头抱起一个大红色的绣花枕头之后,又快步返回北窗边。

接着,她轻盈的身姿灵活一跃,轻松便跳上了北窗。

继而,似只在眨眼之间,闲诗已经运用她那娴熟到不能娴熟的轻功,飞速利落地跃上了屋顶。

因为经常做这种夜半上屋顶的事,哪怕是再复杂陡峭的屋顶格局,闲诗皆能走得平稳,就像走在平坦到不能再平坦的平路上一般。

稍稍走了一会儿,闲诗随意找了一处位置坐下,将枕头搁置在膝盖,下巴则搁置在枕上。

大概是坐得高的缘故,这会儿她非但看见了一轮弯月,天上的星辰似乎也繁多起来。

闲诗便盯着弯月和星辰,陷入了兀自的沉思之中。

有些人她希望永远忘记或摆脫,但是,因为他已经在自己身上留下了陪伴成长的烙痕,即便能摆脫,也无法忘记,或者说不舍得去忘记。

譬如杜有。

她一直引以为豪的轻功,以及那一身可以勉强防身的三脚猫的功夫,全是拜一个师傅所教。

这个师傅不是别人,正是杜有。

而且,他不止是今天来抢婚的男人,还曾经是她口头上的长辈。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