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以太小说!

首页资讯›花流云杜有《咬定娘子不放松》完结版阅读_(咬定娘子不放松)全集阅读

花流云杜有《咬定娘子不放松》完结版阅读_(咬定娘子不放松)全集阅读

《咬定娘子不放松》

奈妳

古代言情 咬定娘子不放松 杜有 花流云

小说《咬定娘子不放松》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奈妳”,主要人物有花流云杜有,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本来,他觉得这个姑娘挺有眼缘的。谁知,他还没来得及做手势请闲诗离开,垂眸望着地板的闲诗,竟对他家少爷冷冷地给予了还击,给他来了个措手不及!“眼昏花,皮昏黄,心昏昧,莫非是昏(混)账?”这回,周泰非但眼睛瞪得极大,嘴巴也张成圆形,这姑娘……这姑娘……是故意的吧?即便她是故意吸引少爷注意,这对仗也太美妙...

来源:cd   主角: 花流云杜有   时间:2023-01-21 22:18

《咬定娘子不放松》小说介绍

《咬定娘子不放松》,以花流云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花流云”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闲诗揉脚的动作缓缓停住,小嘴微微地噘起,却没有立即吭声男人质问的意思明显不过,他那酒很值钱,但却被她给一脚糟蹋了哼!活该!若是她有能耐,连着他一起踢下去闲诗继续埋头揉起脚,想…

第4章

最受惊吓的莫过于周泰,他十分庆幸,方才没有把心里话讲出来,否则事后,少爷岂不是要怪他看扁了他?

他家少爷气质不凡、风度翩翩,岂是那种会随地小解的粗俗之人?宁可被尿憋死也不能吧?

继而,周泰十分同情地看向一旁的闲诗,内心慨叹不已。

这姑娘可真是不争气呀,外观上不作修饰也就罢了,居然在言辞上还如此粗俗,难怪少爷要生气!

当然,他个人并不觉得这姑娘言辞粗俗,反倒觉得她娴静淡然的外观下,有一颗俏皮可爱的心。

依照他对自家少爷的了解,这姑娘惹恼了少爷,少爷肯定不屑转过头来看上一眼,他呀,只须识相地带她离开即可。

哎,可惜,可惜了。

本来,他觉得这个姑娘挺有眼缘的。

谁知,他还没来得及做手势请闲诗离开,垂眸望着地板的闲诗,竟对他家少爷冷冷地给予了还击,给他来了个措手不及!

“眼昏花,皮昏黄,心昏昧,莫非是昏(混)账?

这回,周泰非但眼睛瞪得极大,嘴巴也张成圆形,这姑娘……这姑娘……是故意的吧?

即便她是故意吸引少爷注意,这对仗也太美妙了,比起少爷的实在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个骂对方是粗野的畜生,一个骂对方是无知的混账,若是少爷问他谁骂得更好,他肯定说是少爷,但若是少爷不问,他心中肯定选闲诗。

下一步,再次依照他对自家少爷的了解,少爷定然会按捺不住地转过来看这奇特的女子一眼,除非好面子强忍着不看!

与此同时,周泰也瞬间推翻了之前那些对闲诗毫无胜出希望的认定,反而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姑娘有戏!

这姑娘若是没戏,那些还在外头排队的姑娘们统统没戏!

正如周泰所料,花流云先是被闲诗无中生有地调侃到,因而极为生气,是以在讽刺过她之后,哪怕觉得她的声音比寻常女子婉转动听,也不屑知道她长什么模样。

倘将这种粗俗的女人娶回去当摆设,恐怕不到一个月,就会再给他头上扣上一顶绿帽子。

但是,这女人偏偏在离开之前将他文绉绉地一顿回骂,他若是不瞧瞧这刁蛮的女人究竟长什么模样,晚上一定睡不踏实。

不得不说,这是花流云生平第一次受到女人的责骂,而责骂他的女人骂法独特,令他无法忽视。

一只手的指端在窗台上轻轻地叩着,花流云微微侧首,将冷飕飕的眸光投向了不远处的闲诗。

乍一眼看清闲诗的身段与容颜,尤其是她那一双清淡的美眸,花流云指端一顿,心里莫名地“咯噔一下。

他确定自己从未见过这个女人,但是,为何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

花流云的黑眸定定地凝视着闲诗,眸色不断地加深又加深。

这个女人……该不会是他以前的某个相好吧?

奇怪,奇迹。

今日他观赏了那么多女人,就这个女人能令他心神一震。

闲诗骂完花流云之后,便抬眸一眼不眨地盯着他的身影,极为期待能看一看他的相貌。

所谓相由心生,倘若一个男人的相貌能给予她特别的好感,那么,她便愿意死心塌地地嫁给他作妻,哪怕是做妾也未尝不可。

即便他根本瞧不上她,既然她已经进来了,本着一颗好奇心,她也想看看传说中的倜傥公子长什么模样。

待一眼看清花流云的相貌时,闲诗嘴角轻抿,心中微微一乐,觉得自己今日的抉择还算不错。

一双黑眸似寒星闪熠深邃,眸光闲散却不飘忽,鼻梁高挺,勾勒出如雕刻般的线条轮廓,性感的双唇红而不艳,仿佛稍一开启,便能散魅力无数。

虽然他一身慵懒地坐在窗台上,但闲诗也能一眼看出他身段颀长,站立时必似青松般挺拔俊俏。

总之,花流云的相貌比传说中还要俊逸百倍,但是,她并不单单因他相貌俊逸而给予认可,而是觉得他放荡不羁的外表却莫名能给她一种安心之感,倘若嫁给他,不至于让她厌恶,甚至感觉吃亏。

原本她早就已经想好,若是花流云的脸让她看了之后心生厌恶,她便二话不说地扭头就走,绝不逗留片刻。

而此刻,她决定留下来,并且期待自己好运。

不是因为花流云的眸光太咄咄逼人,也不是因为害羞,闲诗及时移开眸光,没有再看花流云第二眼。

她不希望自己想要嫁给他的迫切心思被花流云一眼看穿,是以再度垂眸看着地板上的花纹,嘴角保持轻抿的微笑。

性格使然,她比那些容易将心事显露在脸上的姑娘更擅长将心事隐藏,是以周泰才看不出她对他家少爷的迫切之心。

不过,周泰一看便是那种心性单纯容易欺瞒之人,而花流云,一双黑眸深邃如海,她恐怕自己的功力比不上他。

哪怕闲诗抿唇的动作极为含蓄,花流云还是迅速捕捉到了,只觉那乍起的微笑如流光一闪而过,耀花人眼。

花流云将曲着的双腿往窗内一甩,动作洒脫地侧过了身,与闲诗远远地面对面。

进来“送抱的姑娘他无暇去记清,但他抱过的姑娘却屈指可数。

有两种女人他绝对不抱,一种是对着他作花痴笑状的,一种是对着他红脸害羞的。

前者,愚蠢,后者,无知。

当然,还有那些他看不顺眼的,也定然不会去抱。

而此刻这个粗布麻衣的女人,虽低着头微笑,却没有脸红,也不是因他害羞,更不是在对他作花痴笑状。

也就这么一溜烟的工夫,他对闲诗的感觉,已经不限于想抱一抱那般简单,仿佛还有更深层的东西忍不住想要亲自挖掘。

花流云闲适地晃荡着两条长腿,对着闲诗轻启薄唇,“给本少爷抬起头来。

闲诗不自觉地收敛了嘴角的微笑,缓缓地抬起头,再度对上花流云深邃叵测的眸光,脸上一派淡然。

“喂,妞,花流云凝视着闲诗淡而亮的美眸,忍不住眯眼问道,“我们可曾哪里见过?

闲诗干脆利落地回答,“不曾。

花流云轻嗤,“我以为你会答,你我魂牵梦萦无数。

闲诗嘴角微搐,心里则道“油腔滑调。我梦里的人还轮不着你。

是啊,那个梦里的人虽然不知影踪,但却时常会出现在她的梦里,让她的心时而雀跃,时而失落与悲伤。

捕捉到闲诗嘴角的讥诮,花流云不悦地冷了声音,直接命令道,“过来。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