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以太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一生为聘君做媒

>

一生为聘君做媒

天上神乐 著

一生为聘君做媒 古代言情 叶清晨 沈陌

精品古代言情小说《一生为聘君做媒》,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沈陌叶清晨,是作者大神“天上神乐”出品的,精彩片段如下:”“我就去看看,如果大当家休息了,咱们就回来,不会让你们受罚。”沈陌同他们商量。两个人犹豫了一下,又想到大当家交代的只用盯着他,其他的不用管,便带着他去大当家住的归燕院。大当家的归燕院在前院的左侧,过去时需要绕过前面的一座高楼,这楼共有三层,在茂密的山林中倒是不怎么突兀,只是在这座寨子里显得有些格格...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沈陌叶清晨   更新: 2022-12-17 07:4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名叫做《一生为聘君做媒》的小说,是作者“天上神乐”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沈陌叶清晨,内容详情为:翌日,沈陌起了个大早,他顶着一双熊猫眼在自己院中游荡,昨天晚上吵架没吵痛快,以至于他躺在床上的时候还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羽扇没想到他居然起这么早,赶忙伺候他洗漱更衣,并跟他说起了叶清晨的事听说叶清晨是要进宫做御医的,沈陌忽然问:“姑姑,昨晚叶清晨说他在花园中见到了一些毒草,正要细看之时被我发现了,咱们王府真的有种毒草吗?做什么用的?”羽扇闻言手上动作微不可察的顿了一下,面上却一脸宠溺,她小声埋怨...

第7章 诛杀,遇刺

沈陌和叶清晨被安置在寨子后院的两个房间里,没有被关押起来,只是走到哪里都有人盯着,以至于一整个白天下来,他居然毫无所获。

沈陌觉得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不然他若迟迟没有消息,皇帝舅舅必然会着急,到时候不管不顾攻上山来,怕是会有太多死伤。

沈陌打开房门走出去,门口盯着他的二人立刻转过头来,他轻咳一声,说道“我有事找大当家。

负责看着他的两人估计是被二当家叮嘱过,用满是怀疑的眼神打量他,疑惑地问“你找大当家做什么?现在不早了,大当家应该已经休息了。

“我就去看看,如果大当家休息了,咱们就回来,不会让你们受罚。沈陌同他们商量。

两个人犹豫了一下,又想到大当家交代的只用盯着他,其他的不用管,便带着他去大当家住的归燕院。

大当家的归燕院在前院的左侧,过去时需要绕过前面的一座高楼,这楼共有三层,在茂密的山林中倒是不怎么突兀,只是在这座寨子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因为它太过奢华,看起来像是贵族住的。

见沈陌打量着那座楼,两人中较胖的那一个人冲他八卦“别看了,这楼看起来是挺精致的,不过你什么线索也找不到,这楼里从建成就没住过人。

旁边瘦瘦的那个人看他嘴上没个把门的,赶忙踢了他一脚,同沈陌说道“大当家的院子就在前面,他不喜我们去打扰他,有什么事都是他来议事厅说,所以等会儿你就在门口问一下,他若是不愿意见你,你就回去,别多做纠缠。

沈陌点头表示明白。

三个人很快来到了归燕院外,门口有人专门守着,看见三人过来,拱手同沈陌行了礼,说道“阿陌公子来找大当家?

“嗯……沈陌有些迟疑,他被这大当家的和他这手下的态度整迷糊了。明明自己是来打探消息的,看样子那大当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可是为什么不杀了他?又为什么对他这么优待?事出反常必有妖,沈陌觉得自己不如还是回去算了,然后拉上叶清晨逃出去再做打算。

他脚下刚动,就听到院中一个温润的嗓音传出“阿陌公子既然来了,不如就进来吧。

沈陌心一横,走了进去。

大当家穿着一身云锦长衫,较着昨天夜里见到的更多了些文人气息。他正站在院中的石桌旁,见到沈陌进来,他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让沈陌坐在上座,他则在沈陌边上坐下。

石桌旁是一株葡萄藤,盘着旁边的栏杆往上攀爬。

大当家端起酒壶给沈陌倒了杯酒,问道“阿陌公子酒量如何?

沈陌看了眼他放在自己面前的酒杯,用食指和中指夹着晃了晃,嘴角勾起一抹笑,他说“我的酒量自是不差,只是这酒为什么而喝呢?

大当家看他如此警惕自己,端起自己面前的杯子,仰头喝了下去。

他接着又给自己到了杯酒,说“公子不必担忧,我不会伤害你,否则昨日便要了你们的命。我只是得见小公子如今过得很好,很开心。如果我的主子能见到你,他一定会欣喜若狂吧!你同你娘长得真像,若非你是男儿身,我怕是要将你认错了。

“你认识我娘?沈陌惊诧,“你的主子是谁?他见了我为何会开心?那栋楼里住的就是你的主子吗?

大当家似乎有些醉了,他愣怔地看着沈陌,透过她看到了另一个人,如果那个人还活着,殿下就不会……

他晃了晃脑袋,赶走自己脑海里浮现的念头,他温柔地盯着沈陌,笑着劝他“公子,别再以身犯险了,等主子回来了,你就跟我们一起走,主子一定会比皇帝待你好,你就安心在这里住下,别再想别的事情,嗯?

沈陌原本听他提及自己娘亲,还有些激动,但接下来听到他这番话,便恢复了冷静,不论他的主子是谁,一定是想要对皇帝舅舅不利的,皇帝舅舅把他从小养大,一直以来都设法给他最好的,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背叛皇帝舅舅。

他站起身,冷声问道“你既知晓我的身份,想必是不会轻易放我离开了?

大当家一改刚才的醉态,他挺直脊背,把玩着手中的酒杯,严肃地说道“公子这是何必?你安心留在这里,等你见到我家主子,你就会明白一切。

沈陌知道他再留下去也是无用,朝大当家拱一拱手,扭头离去。

沈陌并没有回自己房间,而是敲响了叶清晨的房门。

叶清晨显然也没有睡,他开门的速度很快,看到是沈陌,眼神里满是不解,不明白他为何会在此时来找他。

看着守在叶清晨门口的四个人警惕地盯着他们两个,沈陌故作轻松的同他们挥手,告诉他们不用紧张,他说“放心吧!我们又跑不了,我今天晚上在他房里住,就算是我们两个要密谋什么,你们在这儿盯着,我们也出不去不是?说着他就把房门关上了。

门外的四个人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的听了听,确实没什么动静,但是他们也不敢离开,而是继续在门边守着。

叶清晨虽然不明白沈陌想做什么,但是他想沈陌自有他的道理,便静静看着他进了屋,在自己屋里面东看西看,似是在找什么东西。

沈陌在他屋中转了一圈,随后在圆桌前坐下。

他拎起水壶给自己倒了杯水,看他这副悠闲的样子,叶清晨有些沉不住气了,他过去想说些什么,但沈陌抬手将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他噤声。

只见沈陌用手指沾了沾杯中的水,在桌上写着“小心隔墙有耳。我们要想办法离开。

叶清晨也学着他的样子,用手指蘸着水在桌子上写字问他“如何离开?

“寨子后面靠着山崖,有一条极窄极陡的小路,你先出去,寻找机会下山。

“那你怎么办?

“我没事,那个大当家一早识破了我的身份,他不会伤害我的。

“他们是贼匪,不可相信。

“听我的,你下山去搬救兵,我会撑到你来救我。

不等叶清晨在说什么,沈陌直接按住了他的手,眼神坚定的看着他。

次日一早,沈陌又去找了大当家,不一会儿,寨子里便乱糟糟的,据说是有人想要刺杀大当家,院子里的守卫瞬间都赶了过去,只有负责看守叶清晨的两人还站在他房间门口。

以叶清晨的功夫,摆平这两人不在话下。

他很快找到了沈陌说的那条小路,接着一路上将速度提到了极致,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山下,张峰已经按照约定早早等在山下了。

“山上的人训练有素,像是军队,但是他们人数不多,听小王爷说,应该是大部队还没有过来,大当家是一个文人模样的中年男子,他似乎一开始就认出了我们的身份,王爷为了让我下来报信,刺伤了那个大当家,我担心他会有危险,快去救他!叶清晨一边快速跟张峰交代着情况,一边就伸手去将一个副将拉下马,他一个翻身骑上去,策马往前引路。

这边沈陌一早来到大当家的院里,他同大当家说“我回去考虑了一晚,反正我现在也出不去,不如等着你们主子回来,正好我也有一些事情想要了解。

大当家听他这样说, 连忙请他坐下,一边给他倒茶一边问道“小公子怎么改变主意了?我还以为要花费好多时间才能说服你。

沈陌怕引起他的怀疑,半真半假地说“其实我和叶清晨这两天一直在寨子里四处闲逛,想要找一条能逃走的路,可是直到昨天夜里,我去找了叶清晨,他告诉我他仍旧一无所获,我便想着,与其这样,还不如在这里守着,既能看看你口中的主子是什么模样,又能盯着你们,不让你们继续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大当家闻言哈哈大笑,他似乎相信了什么说的话,为了让沈陌更加心甘情愿的留在这里,干脆答应他“小公子只管安心住下,你放心,我这就去传令,要他们形式收敛,不许再造杀孽。

很快二当家就过来了,听了大当家的命令之后,非常吃惊的看了一眼沈陌,十分好奇他究竟是什么身份,竟能让大当家对他言听计从。

他将大当家的命令告知身边的人,让他们下去传令,转过身就看见走在大当家身后的沈陌从背后捅了大当家一刀。

二当家怒目圆睁,他怒吼一声“大当家!一边一个飞身朝沈陌袭来。

变故发生的极快,这边的打斗声很快吸引了众人。闻声赶来的众人只见到大当家躺在地上,身下还有血迹,二当家同沈陌打斗在,两人一招一式,速度奇快。原本以为沈陌是个文弱书生的众人此刻才明白,这人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当晚将他们擒获的高个子贼匪来到大当家身边,查看了一下大当家的伤势,目眦欲裂,命人好好照看大当家之后,便也拎起自己的大刀便朝沈陌袭去。

沈陌同二当家打斗时略占上风,如今高个子的加入,让战况瞬间有了逆转,眼见沈陌快要被高个子砍伤,大当家用尽全力喊到“阿行!不可伤他!

名唤阿行的高个子手中大刀一顿,他不可置信的扭头看了大当家一眼,从他眼神中看到乞求之色,强行抑制住自己的杀意,将手中的大刀用力的插到地上,回身扶起大当家,让他趴在床上,然后让寨子里的大夫过来帮忙止血上药。

没有了阿行的加入,沈陌相对轻松了一些,边上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自己该不该出手。

大当家包扎了伤口,听到两个人还在打斗,便让阿行将二当家叫进来,沈陌此时也有些狼狈,他的白衣上除了尘土还沾着丝丝血迹,有他自己的,也有二当家的。

沈陌站在外间,警惕的看着围在门口的众人,听着里间大当家同二当家交代“你马上吩咐下去,让兄弟们收拾东西,准备撤。

“为什么?咱们不是准备在这里等……

大当家不等他说完,抬手制止了他“他当着你的面对我动手,显然是为了闹出动静,好引开更多的人,想必跟他一起被抓的那个人已经跑了,我们的位置已经暴露,尽快离开。

大当家话音刚落,便有人前来禀报说叶清晨不见了。沈陌心中松了口气,只要他平安下山,应该很快就能搬来救兵。

果然,大家整理好正准备离开,便有眼线前来报告,说有大批官兵朝这边来了。

大当家眸色深沉的撇了一眼沈陌,同他说了一句“我们会再见的。便要带领众人从另一个方向离开。

“你想走,问过本王了吗?沈陌并不打算放他们离开,他一个飞身,手在腰间抽出一把软剑朝大当家刺去。阿行一个闪身挡在大当家前面,同沈陌交上了手。

阿行一边阻挡沈陌,一边要其他人护送大当家离开。二当家咬咬牙,命人抬着大当家便走,沈陌想要去拦?阿行却闪身挡在他前面。

两人纠缠之间,叶清晨已经率兵赶到了。沈陌指着大当家离开的方向同他喊“快去追!

眼见着官兵朝他们离开的方向追去,阿行的招数越来越凌厉,简直是要同沈陌拼命。沈陌一边应付着他,一边担心那边的战况,冷不防被阿行看中破绽,刀锋直逼他左臂。

叶清晨本来就不放心离开,他将追捕盗匪的事情交给了张峰,想要回头去帮沈陌,刚赶过去就看到阿行砍向沈陌手臂的那一刀,他来不及细想,手中长剑射向阿行持刀的手,同时一个飞身朝沈陌扑过去。

谁知阿行此时已经报了必死之心,他想到大当家对沈陌那么好却被被沈陌刺伤,又想到沈陌指引那些追兵去追捕大当家他们,新仇旧恨,他也顾不得大当家的吩咐,此刻只想让沈陌付出代价。他的手被叶清晨的剑刺伤,手中的刀从手中飞出,在叶清晨扑倒沈陌的瞬间,以一个奇怪的角度划伤了他的背。

沈陌说不清他此刻的心情是什么样的。他愣愣的看着叶清晨,就在刚刚他扑过来的时候,什么从他眼中看到了以前从没发现的急切和担忧,让他头脑一片空白,只有他的心在狂跳。

叶清晨一手护着他的头,一手搂着他的背,看他这副样子,以为他还是受伤了,忙问道“怎么啦?沈陌,你还是受伤了?伤哪儿了?

沈陌听到他关切的声音,终于回过神来,他眨了眨眼睛,说到“我没事,倒是你自己受了伤……

叶清晨猛的想起自己刚刚本能做出的反应,猛的松开沈陌站起来,就在刚刚的间隙,阿行居然溜走了。

很快张峰带兵回来了,他们剿灭了大部分的贼匪,但是还有少数的漏网之鱼,不过他们活捉了二当家。

沈陌和张峰商量过后,决定留下一部分人马继续在山中搜寻,沈陌和叶清晨则回归复命,关于大当家口中的主子,沈陌还想着试试能不能从皇帝口中得到什么线索。

结果他失望的从宫中出来了,倒不是说皇帝什么也不知道,只是皇帝不愿意告诉他,并让他不要再插手此事。

沈陌十分苦恼,他从皇宫出来,便想去探望一下叶清晨,结果门房告诉他,叶清晨已经休息了,沈陌只好独自回了王府。

过了两天,张峰收到了圣旨,说关于贼匪的事情暂告一段落,尽快将二当家斩首示众,安定民心即可。

张峰刚领了圣旨,沈陌便收到了消息,他气冲冲的跑到皇宫,质问皇帝为何草草了结此事,得知皇帝是要暗查之后,他灵光一闪,说道“既然要将二当家斩首示众,我们可以大肆宣扬一番,说不定他们得到消息会来劫法场。

皇帝闻言若有所思,但他觉得筹码还不够,便同沈陌说“阿陌,如果他们再听说朕当天会去京兆府,出手的可能性是不是会更大?

沈陌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目光灼灼的盯着皇帝陛下,说道“陛下,阿陌一定会保护好您的安全!

皇帝陛下拍了拍他的臂膀“朕相信你。

行刑时间定在两天后。

当天,皇帝陛下先是在沈陌的陪同下去了京兆府,查看了剿匪以来的相关记录,接着亲眼见到了传闻中的二当家,随后命人将二当家押上囚车,拉去刑场行刑,沈陌则陪着他往王府去。

果不其然,匪徒应当是觉得当街刺杀了皇帝陛下,会引起动乱,更加方便他们劫法场,于是便在皇帝陛下可能经过的几个地方设下了埋伏。

但是沈陌和皇帝陛下也早有安排,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将贼人拿下了。

皇帝陛下很高兴,对参与此次行动的护卫大加赞赏,在他的后方不起眼的角落里,却有一支冷箭悄悄对准了他。

沈陌笑看着皇帝陛下,余光觉得有什么东西闪过,便看到一支箭正朝皇帝陛下射过来,他连忙上前用手中的剑去挡,然而刚将那箭挡下,便觉得胸前一痛,他低头看去,便见一直箭穿透了他的身体。

真疼啊,沈陌昏过去之前还在想。

《一生为聘君做媒》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