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以太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望山重

>

望山重

不吃土豆的糯米糍 著

古代言情 孟彧 望山重 林穆清

《望山重》,是作者大大“不吃土豆的糯米糍”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林穆清孟彧。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何况那天去的都是名门望族的夫人小姐,你去?成何体统!”林睿歪着头皱眉道:“她光明正大的邀请我,我光明正大的赴约,谁敢说闲话。我不是你!有什么不成体统的!况且,你不配说我”林猷气愤地把茶盏摔在地上,吼道:“你说什么?老子是你爹!我不配谁配!我警告你林睿,你不要总是一副老子欠你的样子!”林睿反驳道:“你...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林穆清孟彧   更新: 2022-12-17 02: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望山重》,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林穆清孟彧,故事精彩剧情为:京城有三绝——神鹿、玛瑙、慎刑司前两者是冠绝天下的珍宝,先是那神鹿,据传言通身雪白,身无杂毛鹿角似海蓝色水晶,颈部长满雄浑的鬃毛,四肢遒劲,登峭壁如履平地身形潇洒,其尾却长如马尾,又比马尾还要轻盈更有传言:“神鹿现天下安”第二则是玛瑙京城盛产玛瑙其色泽完美,犹如鲜血常常远销海外而慎刑司,是京城人最不愿提起、最不敢诋毁的地方有人说,一入慎行司,就算你是膘肥体重,也会被折磨成一张皮...

第010章 阿娘,我好想你!

少年终有长大的一天,或悲或喜。对林睿来说,少年长大的喜悦远不及来自膝盖那刺骨的疼痛与饥肠辘辘……

林猷看着书案上的庐山云雾茶,再看看林睿那难得一见的笑脸,林猷心里已经猜个大概。不等林睿开口,便冷冰冰地说“想去参加一个月后长公主的及笄礼?门儿都没有。

林睿直起身子问“凭什么?羲……公主都请我了!

“请不请是她的事,你是我儿子,去不去是我的事。何况那天去的都是名门望族的夫人小姐,你去?成何体统!

林睿歪着头皱眉道“她光明正大的邀请我,我光明正大的赴约,谁敢说闲话。我不是你!有什么不成体统的!况且,你不配说我

林猷气愤地把茶盏摔在地上,吼道“你说什么?老子是你爹!我不配谁配!我警告你林睿,你不要总是一副老子欠你的样子!

林睿反驳道“你不欠我但欠我娘!冲这个,你就不配说我。

“你娘是自杀!跟我没关系!

“没人逼她怎么会自杀!

“你……林猷猛地抬起手,作出要打林睿巴掌的声势。这时,偏偏一个风情万种的妇人提个食盒过来,她笑盈盈地朝林猷行礼,“妾身还在门外都听见这的动静了,老爷,有什么话不可以好好说啊!非要动怒伤身呢?睿儿也是不懂礼数。

她故意把食盒里的鸡汤端出来,摆出一副贤惠模样,“老爷,知道老爷事务繁忙,妾身特意让厨房给你炖的鸡汤。这不,正好睿儿也在,一起喝点。

林猷欣慰地抚摸她的鬓发,接过鸡汤,“得妻如此,夫复何求!站这么半天,也不跟你王姨娘行礼。鸡汤递过来也不接一下!

林睿直接推开王姨娘的手,鸡汤撒了一地,妇人被吓得花容失色。

林猷大骂道“林睿!反了反了,你的教养都学进狗肚子里去了吗?

“那狗不就在你身边哭吗!林睿冷冷地撂下一句话便轻车熟路地向着祠堂走去,只剩下林猷的责骂。

“你给老子去祠堂跪着,让列祖列宗好好看看你!三天之内,不许任何人给他吃的,违者,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祠堂的门轰的一声重重关上。从窗纱投过的几束光线慵懒照在地上。

阿潼急切地拍着门,“少爷!你没事吧,你给老爷服个软认个错,老爷就放你出来了!

林睿满不在乎地躺在地上说“认错?我不。你可别告诉我哥,他现在忙的一个头两个大。不就是三天吗?以前我可被他大房关过半个月,不也没事。

“少爷!

“记住我说的话,否则,我就把你卖给牙婆!别担心了,你快去忙你的吧。他朝阿潼打趣道“该跪还是跪,列祖列宗,我林睿又来看你们!可别嫌我啊!

阿潼看着林睿这样,只能无奈的坐在台阶上。

林睿这一跪直接跪到第三天午后。膝盖的酸痛让他动弹不得,但他却依然吩咐阿潼将此事保密。阿潼透过门缝看着那个倔强的身影渐渐直不起腰,也顾不上许多。他连忙跑去寻人,见到兰衣连忙说道“好姐姐,大少爷可在?

兰衣摇摇头,“公子近来新结交一友人,常与之不眠不休地对弈饮酒,或是一同专研兵书到天明,不许有人打扰。这会子想是在南客居。怎么了?

阿潼懊悔的把事情的一五一十告诉兰衣,兰衣附和道“既是如此,我带你去。

“哥哥想好了下,可别又让我钻了空子。止戈调侃道。

林穆清举棋不定的样子让自己都有些奇怪,果然,几个棋子落下,林穆清又输了。

他不好意思地捡着棋子,止不住地夸赞止戈棋艺。

止戈却问“哥哥连输三局,有心事呢。

“说来也怪,这几天与你对弈,初时还好。只是下到后来渐渐有些烦躁,总感觉心神不宁。应该是没睡好吧。让你见笑了。

这时,黎九月来报门外有一女子自称是林穆清身边丫鬟,有要事相见。止戈让她进来,阿潼也跟着进来。阿潼一见到林穆清便跪下哭着说“大少爷,求您发发慈悲,救救二少爷吧!

“睿儿!林穆清倏地一下站起来,焦急地问道“睿儿怎么了?

阿潼下意识看了眼止戈,林穆清也明白,“止戈,今日是为兄不是,家中有事只能先行告退,来日再与你赔罪。

止戈倒也“善解人意,不但同意让林穆清先行乘马离去,还让林穆清替自己向他问好。林穆清见此也不再拖拖拉拉,一把把阿潼拽上马,让阿潼在马上说清楚事情来龙去脉。

止戈手里把玩着棋子,喃喃自语“这些年还是有了情分,不似我,什么都没有。

黎九月心疼地端上药,看着兰衣离去的身影“何苦呢?他现在只记得这林家了,下了几天棋,竟然没有认出这棋盘上的图腾……还有那女子……你……

止戈故作轻松地往后一靠,“我该喝药了,这几日当着他的面不方便喝。

林府,祠堂。

林睿虚弱的看着这祠堂上供奉的牌位,跟以前一样没有看到想看到的名字。不一会儿,他听到门外的争吵声。

“我要进去看我弟弟,你们也敢拦!林穆清对着祠堂前的家丁说“你们想造反吗?

王陶在林穆清身后谄媚着“大少爷护弟心切老奴理解,可老爷的命令我们不敢违背,还是请大少爷回去吧。

“王陶!你不要以为你妹妹嫁给了我父亲,你当上了林府的大总管就可以让你在这个家里为所欲为!林睿再怎么不是,也轮不到你来教训!相反,若是睿儿出什么事我林穆清不会轻饶!给我开门!父亲那里我回去说!

“这个不行,何况老爷现在是断断不会来这里管这事的。因为王姨娘,也就是我妹妹有孕了。

王陶得意地说道“本来还不确定,亏得那日二少爷打翻的鸡汤烫着我妹妹,老爷格外上心,竟然把宫里的陈太医请来为我妹妹诊脉。结果自然不用我再多说,这会儿老爷应该带我妹妹去寺庙还愿了。

林穆清呆在原地,阿潼却看不清形势,一直拉着林穆清的衣角乞求。见林穆清一直不作声,阿潼再次跪下,“大少爷,王总管,我求求你们了!少爷已经不吃不喝三天了,在这么下去是会出人命的!

林穆清冷冷地说“阿潼别跪了,起来!犯不上跪他!王陶,你听好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林睿该罚便罚,可如若因为恶奴加害让将军府背上命案,又冲撞了长公主及笄之礼的喜气。那到时只怕你难辞其咎!

王陶弯腰继续谄媚道“大少爷,这是老爷的命令……

“父亲的原话是什么我没有听到,但我想让一个人不进水米地跪三天未免残忍,何况是父子?只怕这中间有人公报私仇,或者说是听错了这一句两句的。林穆清死死地盯着王陶,王陶也不敢直视林穆清的眼睛。

片刻之后,王陶示弱,笑着说“是是是,老爷说的是不让人送吃的,没说不让人送喝的。

林穆清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深夜,林睿从饥饿中醒来。他注意到门口竟然放了一个茶壶。他艰难地挪过去,闻了一下便想也不想地仰着头,将壶中茶一饮而尽,果然有了饱腹之感。他有些意犹未尽地晃晃小茶壶,很快又失望地放在原处。

他靠在门上,抱着自己的膝盖,便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一个女子出现在他面前,女子衣着朴素,眼角发红,几缕发丝轻轻地挂在耳后,有几分惹人怜爱。女子笑着抚摸林睿的头,“小睿儿这么大了还哭鼻子呢?看娘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林睿看着眼前的人,自己瞬间红了眼眶。

“娘?林睿朝女子扑过去,却重重摔在了地上。他看着女子温柔地抚摸着一个小孩的头,说罢便往男孩手里塞了一个肉包子。男孩懂事的把包子递给女子。女子抱着男孩,笑吟吟地说“小睿儿快快长大,长大了就离开这,如果可以,阿娘想做家门前的溪流啊……

朱门大开,女子忽然就被扔进了祠堂,女子大哭着拍着门,“求求你们,把我的睿儿还给我!放我出去!

门外传来了一阵雷霆般的话语,“这个孩子是我林猷的儿子,是我林家的血脉。媛娘,你若安分守己,日后你有的是荣华富贵;如若不然,便在这里守着祠堂一辈子!

“不要!林睿跑过去,想要朝林猷脸上来一拳。却又一个趔趄,惊险地趴在井边。林睿满头冷汗地转身。他永远记得这一天。

戏文里说,“月黑风高杀人放火。可林睿记得这天明明是艳阳高照。大夫人看着媛娘的被水泡肿的尸体,一脸嫌弃地说“真是下贱胚子,自己打翻了烛台冲撞了祖先不说,还投井?

熊姨娘附和道“肯定是这下贱人物饿发昏了!才第三天就坚持不住了!

小男孩光着脚丫挤过人群,他看着井边的草席下露出的一只脚,他好像知道那是谁。他不明白为什么媛娘要躺在那里,以及为什么周围的人要对媛娘指指点点。他只知道日后不会再有人会拍着自己的背,哄自己睡觉了。

他想歇斯底里地扑向媛娘然后大哭,但很快他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他吃惊地望向捂住自己嘴的老刘,老刘却带他朝不远处走来的人跪下磕头。

林猷看着跪着的人,再看看人群,心里面知道个大概。他看都没看媛娘一眼,便“气愤地吼了句“胡闹!简直胡闹!

后来发生了什么?大夫人娘家没落,她的身份地位、连同林猷的宠爱都一起消失在了欢天喜地的鞭炮声中。半个月后,大夫人选择和媛娘一般的方式结束自己荒唐可笑的一生。而男孩除了数林府的瓦片度日,剩下的便是看那些从花轿里抬出来的一朵朵娇艳的花。林猷得势的时候,几乎天天都有人会送花来。

只是男孩永远分不清什么是牡丹,什么是芍药。也许对林猷来说他也分不清,或者说是什么花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林府的花园总会有新的花来顶替衰老的花,摆在相同的位置让同一个人欣赏。男孩也不知何时成了林睿。

林睿醒来,用红红的眼睛看着那些牌位,仿佛预见了自己的结局。他苦笑道“这里没她的牌位,想必也不会有我的了。然后,嘀咕道“阿娘,我好想你。后继续抱着自己的膝盖,把头埋在手臂下。

《望山重》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