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以太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惊世凰谋千苒君笑

>

惊世凰谋千苒君笑

千苒君笑 著

小说推荐 惊世凰谋千苒君笑 敖辛 敖阙

主角是敖阙敖辛的精选小说推荐小说《惊世凰谋千苒君笑》,小说作者是“千苒君笑”,书中精彩内容是:”前世经历了太多的隐忍和痛苦,今世敖辛只是一个才十五岁的姑娘。她想,她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呢,她只是个小姑娘,她思念她的爹爹理所应当。遂她放任自己提着裙子跌跌撞撞地跑进去,当着满堂男儿的面,一头扎进威远侯怀里,泣不成声。这是她的父亲啊...

来源:申琼瑶   主角: 敖阙敖辛   更新: 2022-12-16 19:3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广告版本的小说推荐《惊世凰谋千苒君笑》,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敖阙敖辛,是作者“千苒君笑”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等喝了药以后,敖辛身上有两分回暖,人也感觉舒服了一些原来这丫头叫扶渠,是伺候敖辛起居的贴身丫鬟但现在主仆俩过得十分潦倒落魄,都住到了山上的寺庙里听说敖辛生了一场大病,久病未愈,家里婶母就做主抬她来寺庙里静养,说是得佛主保佑,说不定能够痊愈又听说敖辛生的这场大病,是源于冬日里掉进了冰窟窿她是怎么掉进冰窟窿的呢,哦,原来是为了救她的妹妹琬儿,后来被妹妹踩着头自个爬...

第010章 终于又见到您了……

堂上的威远侯看着自己年轻娇花般的女儿,站在门口泪流满面,登时糙汉子的心软得跟稀泥似的。

敖辛一边抹揩着眼泪,一边又哭又笑,颇像在寺庙里醒来那日扶渠在她眼前不能自己的样子。

她哽咽道“终于又见到您了……

彼时敖阙立在威远侯身侧,神色平淡。

威远侯表情一动,朝她招手道“阿辛,快进来。

前世经历了太多的隐忍和痛苦,今世敖辛只是一个才十五岁的姑娘。她想,她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呢,她只是个小姑娘,她思念她的爹爹理所应当。

遂她放任自己提着裙子跌跌撞撞地跑进去,当着满堂男儿的面,一头扎进威远侯怀里,泣不成声。

这是她的父亲啊。是她竭尽全力也守护不能的血肉至亲。

等情绪过了以后,敖辛才感到让这些大老爷们儿看着一个小姑娘哭,实在有点不是滋味。遂匆匆给威远侯请过安以后,便带着扶渠离开了。

走出门口时,还听威远侯哈哈大笑道“看到没有,我女儿,是不是越来越招人疼了?他捋着短胡须又咂了起来,“还是这样好,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我记得上一回抱她的时候,才这么大点儿,后来都不要我抱的……

说着他就抬手往自己腰处比划了一下。

敖辛回头看了一眼,破涕为笑。

从前堂出来,扶渠可憋坏了,一路上唏嘘道“小姐你怎么不说掉进冰窟窿的事啊,还有被送去寺庙的事,小姐受了这么多罪,难道就这么算了啊?

扶渠双拳紧握,义愤填膺,“哎哟,不行,奴婢这就回去跟侯爷禀报!

她刚一转头,敖辛勾住她的后领,道“你急什么。我回城之际满身血污,二哥又在山下剿匪,我爹会不知道吗?

他迟早会知道的。

等晚上一大家人一起用晚饭的时候,威远侯脸色有点差。显然是晓得了个事情大概。

楚氏带着琬儿一进来,不及坐下,便先一番怜悯悲切道“侯爷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真要多亏辛儿的照顾。前阵子琬儿掉进冰窟窿里去了,要不是辛儿奋不顾身地相救,只怕婉儿就……

说到这里,楚氏连忙捻着手帕擦擦眼角。再看看琬儿那一副娇弱病态之相,说是自从上次掉下水以后就感染风寒,至今还未痊愈。

楚氏又道“起初辛儿也染了风寒,我实在担心她落了病根,便做主让她去寺庙里静养。辛儿果真是个有福气的,得佛祖眷顾,琬儿身子还没好,辛儿就已经痊愈了……

说罢楚氏露出宽慰的笑容,似当真在意着急敖辛的身体。

敖辛不为所动,就连威远侯叫她她也不答应。

这时扶渠从旁摆手道“侯爷,小姐听不见的。

威远侯诧异道“怎么就听不见了?白天不是还好好的么?

扶渠眨巴着眼道“侯爷有所不知,小姐为救四小姐自个落了冰窟窿,大家都忙着救四小姐,结果小姐在水里待得太久了,大概是伤了耳朵,寺庙里又没有大夫,才患上耳疾,因而听力时好时坏的。有时听得见,有时听不见。

一番话顿时把楚氏打回原形。

威远侯脸色更差,道“大嫂,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便是这么照顾阿辛的吗?琬儿是你的女儿,阿辛就不是我的女儿了?

楚氏道“辛儿有恙,我心里也不好受……我每天都吃斋念佛求佛祖保佑的……

琬儿亦是含泪道“二叔,琬儿与姐姐的感情一向深厚的,若是早知如此,琬儿恨不得代姐姐受过。哪怕是让琬儿双耳失聪、双目失明呢!

琬儿情真意切,看起来也不像是假的。

威远侯知道敖辛一直待她好,也不想刁难,便又看向敖放,威严尽显道“我让你管理柳城,你却在柳城剿匪不力,让那些匪徒跑到了徽州地界,若不是敖阙及时追上,谁替你收场?

敖放低声下气道“这次是侄子之过,甘愿受罚。

威远侯不敢往下想,若要是敖阙去得慢了一步,让那些匪徒绑走了敖辛,后果会怎样。

威远侯道“明日你便去军营里领一百军棍,以儆效尤。

“是。

楚氏心疼儿子,一百军棍寻常哪受得住,就算是习武之人也得大伤元气。她怎么舍得!

楚氏嗫喏道“侯爷,一百军棍是不是……

威远侯沉目看她,“军令如山。

这次楚氏是真的止不住眼泪了。她还想求情,敖放便道“娘,别说了。

敖辛抬头看了她这位堂兄一眼,敛着眉眼,倒是能忍。

那山脚下的强盗究竟如何盯上她的,只怕他心知肚明。

《惊世凰谋千苒君笑》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