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以太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沈沅嘉陆筵

>

沈沅嘉陆筵

白小城 著

古代言情 沈沅嘉 沈沅嘉陆筵 陆筵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沈沅嘉陆筵》,是以沈沅嘉陆筵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白小城 ”,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沈沅嘉有点明白彩雀为什么是那样的表情了,虽说自己因为她遭了罪,可一瞧见人,还真有点恨不起来。只是两人的身份,沈沅嘉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喜欢对方的。尤其是对方这样子,难免会让人自惭形秽。沈沅嘉不自觉的理了理头发和衣襟,扶着床沿站了起来:“这话说的,这府里哪有白姑娘不能去的地方?您这贵足踏贱地的,是有什么...

来源:陈擎   主角: 沈沅嘉陆筵   更新: 2022-12-14 11:1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沈沅嘉陆筵》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白小城 ”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沈沅嘉陆筵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沈沅嘉陆筵》内容介绍:第7章沈沅嘉捂着头看过去,见他眼底还带着没散去的戾气,心里有些打怵:“爷......”陆筵打量她一眼,语调冷冷淡淡的:”都学会偷听了?“沈沅嘉觉得自己很冤枉,但解释起来不是很有底气:”那么多人都在......不算偷听吧?“”还狡辩?“沈沅嘉有些无奈,她看出来了,陆筵是被白郁宁气到了,但又舍不得朝人发作,所以才拉了她这个替罪羊出来她正愁苦这事该怎么揭过去,额头上就又挨了一下,她敢怒不敢言,只好抬手...

第5章

“不在不在……别地找去吧。

话音落下没多久,彩雀就撩开棉帘子进来,脸上的笑容尴尬中透着古怪“姨娘,白姑娘来了。

沈沅嘉正把自己埋在被子里装死,听见这话唬了一跳,连忙撩开被子坐起来“你说谁?

“擅自登门,冒昧了。

白郁宁扶着丫头走进来,这次受寒对她来说大约很不好受,脸色看着比沈沅嘉还要难看,却透着一股弱柳扶风的病态美,看得人情不自禁的心疼。

沈沅嘉有点明白彩雀为什么是那样的表情了,虽说自己因为她遭了罪,可一瞧见人,还真有点恨不起来。

只是两人的身份,沈沅嘉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喜欢对方的。

尤其是对方这样子,难免会让人自惭形秽。

沈沅嘉不自觉的理了理头发和衣襟,扶着床沿站了起来“这话说的,这府里哪有白姑娘不能去的地方?您这贵足踏贱地的,是有什么吩咐?

大约是她这话说的不太好听,白郁宁身边的丫头皱了皱眉,要开口反驳,被白郁宁摁住了手腕。

“不敢当,先前的事,连累了阮姨娘,今天来是来陪个罪。

沈沅嘉一愣,和彩雀对视一眼,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是演的哪一出?

丫头将一个盒子端上来放在矮几上,顺手打开了盖子,是一对翡翠镯子,水头足,没有杂质。

沈沅嘉当初还在青楼的时候,见过头牌有不少好东西,可瞧着好像哪个都比这个差了些。

她吞了吞口水,不可置信的看着白郁宁“真的给我啊?

白郁宁笑的温和“先前听说你跪了一整日,我心里愧疚的很……你喜欢就好。

沈沅嘉见她没有反悔,心里一喜,连忙扣上盖子塞进彩雀怀里“快快快,拿出去藏起来……不对不对,你去泡茶,泡好茶。

彩雀觉得沈沅嘉这举动有些丢人,但没好说出来,只能尴尬的笑了笑,灰溜溜跑了。

沈沅嘉一改刚才的冷淡,殷勤的拍了拍凳子请白郁宁坐下“白姑娘真是大气,快坐快坐。

白郁宁却只是扭开头咳了一声,丫头连忙道“这屋子里太冷了,姑娘,咱们还是快些回去吧,免得再受了寒气……

沈沅嘉一呆,后知后觉地也感觉到了冷,连忙裹了件厚棉袍,搓着手笑起来“你们等一等,我这就去把炭盆点上。

丫头一撇嘴“我们家姑娘可金贵呢,受不了碳火气,屋子里一向都是烧地龙的。

沈沅嘉被噎了一下,炭火她都舍不得用,还地龙……满侯府,也只有三处院子有,一个是陆筵住的主院,一个是长公主的慈安堂,最后一个就是白郁宁的惜荷院。

她心里不太高兴,这么金贵,来姨娘住的地方做什么?

白郁宁呵斥了丫头一声,才又看向沈沅嘉“我瞧着阳光好,咱们出去走走吧?

她见沈沅嘉没什么表示,面露失望“我来府里这些日子,也没能遇见个肯和我说话的人……先前贺大哥说,软姨娘性子爽朗大气,我本以为是能与我闲聊两句的。

沈沅嘉眼睛一亮“侯爷和你……提我了?

白郁宁点头,丫头却扭头嗤笑了一声,陆筵的确是提沈沅嘉了,说的却是没心没肺,见钱眼开八个字。

眼下看来,还真是这样,一对镯子态度就变了。

丫头心里再嫌弃,沈沅嘉也瞧不见,只觉得白郁宁这话说的她心花怒放,连忙爬起来“聊聊聊,等我换身衣服。

彩雀端了热茶进来,瞧见她翻衣服有些纳闷“膝盖还伤的厉害,换衣服做什么?

沈沅嘉不甚在意“这么点伤不碍事……那么好一对镯子,人家只让我陪她去走走,总不好不答应吧?

彩雀的表情很不赞同“那白姑娘看着通情达理,怎么做事这么不为别人想?您瞧瞧您那膝盖,裤子瘦一些都穿不进去,怎么能出去溜达?

沈沅嘉的手顿了一下,她的腿的确疼,可她怕自己不去,陆筵要不高兴。

她的人生从开始就是一团糟,早就没了什么气性和念想,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安安稳稳的过完后半辈子……如果能再有一个陆筵的孩子,她就没什么可求的了。

她笑了笑“好了好了,哪就这么娇气,我什么苦没吃过?这都不算事儿。

彩雀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却还是有些不高兴。

外头有丫头催了一声,沈沅嘉随手抓了件厚棉袄就套上了,彩雀愤愤不平还不是这府里的正经主子呢,就把架子摆上了。“

沈沅嘉看她脸都鼓了起来,心里一软,这满府里会替她委屈的人,也只有彩雀了,她伸手戳了戳彩雀的脸颊生气可就不好看了啊。“

彩雀有些无奈,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主子怎么还有心思逗她呢,她叹了口气那奴婢跟着去,咱们输人不输阵,谁还没个丫头。“

她说着就叉起了腰。

沈沅嘉被她逗笑了一个可不够,咱们再去其他姨娘那借几个,走走走。

彩雀不高兴的看着她“姨娘,你正经些。

沈沅嘉无辜的挠挠头,她哪里不正经了?

彩雀“这种时候你还开玩笑……算了,奴婢不去了,你早点回来。

沈沅嘉叹了口气,她刚才的话是认真的呀。

但彩雀不去还是省了她的口舌“那正好,趁着天亮堂,把我那条裤子缝好了,她一个大家闺秀和我能有什么好说的,一会儿就回来了。“

彩雀不放心,还想叮嘱她两句,沈沅嘉却已经抬脚走了,起初还因为膝盖上的伤走的一瘸一拐,没多久大概适应了这疼,就瞧不出异常了。

白姑娘想去哪里逛逛?“

白郁宁看起来比丫头要温和去花园可好?听说府里的白梅十分别致。“

沈沅嘉也并不在乎她要去哪,反正她只当是收了白郁宁的钱来做一趟差事,因而没什么异议的点了点头成。“

大概因为她看起来的确对自己没敌意,白郁宁声音里带了几分笑意恕我冒昧,还没请教过阮姨娘的闺名。“

这话问的有些尴尬,正经人家的姑娘才有闺名,沈沅嘉这种出身的,只有花名,但沈沅嘉没多想,她不觉得白郁宁这样的人,会故意来羞辱她。

我叫沈沅嘉。“

白郁宁微微一愣,下意识看了眼丫头,丫头不客气的笑了出来“那真是巧,我叫小桃。

小梨小桃,听起来倒像是她也是白郁宁的丫头。

白郁宁连忙开口“抱歉,我不知道是这样……我给她改个名字……

她话音未落,一声惨叫忽然传过来,三人齐齐一愣。

《沈沅嘉陆筵》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