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以太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古朽

>

古朽

青狐57 著

古朽 奇幻玄幻 徐落 青狐57

很多网友对小说《古朽》非常感兴趣,作者“青狐57”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徐落青狐57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只是回头驻足对白衣女子说道“你就别跟着了,现在还没有你想的那么多麻烦事,更何况存在就有必要,不管是否合理。至于你需要的,现在我给不了,以后能给了,也不应该由我来送,回吧。”说完,老人似乎也是无话可说了,女子在原地静静的思索着,没有再阻拦,两人就继续沿着集市向更远处走去。接下来的路上,徐落想起了到手的...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徐落青狐57   更新: 2022-12-14 01:2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奇幻玄幻小说《古朽》,讲述主角徐落青狐57的甜蜜故事,作者“青狐57”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凭空浮现的青年微微一笑,继续道:“道友可知蜉蝣”“寿数须臾而渺小,不知四季,却也不是自有道理的那些三季人大多生不知为何死不惧所归,唯独出了个撼树的典故,倒是另我心驰神往活出了缘由的,不多见,难得活出缘由的,见不多”“何况我见青山多妩媚,可还真不觉得青山见我应如是啊”孟晚竹亦是学着青年出场时的动作,点了点头,毫不掩饰的冲着青衫的年轻人调侃道“不知薛山君觉得对否”说到薛山君几字时,孟晚竹...

第3章 游历

乡镇的集市一般在傍晚开办,镇子大些的,时间就不一定了,章丘算大镇子了,可老人和孩子来的的确不是时候,如来时已近日暮,集市上热闹只一阵,买卖往来过后,渐渐人群散去。

两个人稍稍停留了一会,就相继向更远处走去,黄衣胖子孟晚竹犹豫的揪了揪头发,短发被她拧住一角绕来绕去,似乎是揪的有些用力,苦恼出声。随即一咬牙,恶狠狠的剐了一眼徐落,扭头走了,让徐落莫名其妙。

老爷子像是懒得再看她一眼,放任离开。只是回头驻足对白衣女子说道“你就别跟着了,现在还没有你想的那么多麻烦事,更何况存在就有必要,不管是否合理。至于你需要的,现在我给不了,以后能给了,也不应该由我来送,回吧。

说完,老人似乎也是无话可说了,女子在原地静静的思索着,没有再阻拦,两人就继续沿着集市向更远处走去。

接下来的路上,徐落想起了到手的笔洗,一边把玩,一边状似随意开口问到:“她要什么,值得你这么神神叨叨的,还说什么合理不合理的。

老头笑了笑,缅怀的说道“那小丫头爹妈和我有点交情,偏偏都是不省心的主,当年我来这里与一位故人会面,对她父母两人有一点授业之恩,她爹后来又因为我拜了位师傅,算是欠下了不小的情。

说到这,老者顿了顿,叹息一声“后来也确实是证明了老头子我的眼光啊,不过人确是走了啊,永远都回不来了。

本来看这女子这样子,还想与她深入交流一番的,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

合伙做买卖抢钱的大业就这样无疾而终了,可惜可惜。

看到老爷子这个样子,徐落竟是又想到了曾经老爷子提起的那一位位豪杰,想起了曾经似乎能够毫不客气的数落的他们的老爷子。

老爷子他自己似乎向来看不上他们似的,一谈起总是没几句好话,只是那时的老爷子似乎酒从没断过。

自从后来又一次的听到了一个友人离世消息后,老爷子大醉一通。

也就是在那,老爷子骂的少了,酒也似乎是从那时起慢慢的不再去碰了。

“现如今,那丫头与其说是在同老头子我问上一问,不过是想探探口风,这镇子水可不浅,偏偏王八生了不少,我但以后凡多说些,她就能借着顺藤摸瓜,往上划拉上不少。真让她找下去,谁都安生不了了。

“她提的那些约定类的东西吗?少年若有所思,极力回想着线索,看看能不能分析出点什么。

“嗯。老者显然是不想再多说什么,不再开口。

走在街上不一会,两人便看到了一破布棚子前人满为患,凑近便是一股酒香,似乎是又将老人肚里馋虫勾起了,见摊上一酒葫芦里正在装着的酒挺不错的样子,刚想豪迈一回,就想起现在已经快要彻底空瘪了的钱袋子。

摸摸钱袋子里所剩不多的的碎银,老人想了想,低头看着少年苦笑道

“你还不知道吧,这镇子曾有一仙人亲授过酿酒古法,酒甘而冽,尤其是有醇香的、酿二十年左右的上佳,其中更有仙酿留存极少,但却对血脉、道法极有裨益,而这其中极少品类更有仙品八樽中‘厚酿樽’的美誉,这卖的酒,我看就有点东西。

嗯,我信你个鬼,少年暗自腹诽。

不过少年也是略感奇怪,老爷子这不是早已许久都不去沾酒了吗?

但此时他也并不怎么在意,只当是馋虫又起了,毕竟是古酒嘛。所以只是专心揣度那笔洗底的落款“三山仙人与兰花纹饰,只摆摆手示意老爷子随意。

老人瞅准机会就将这摊上最后的一葫芦酒摸走,塞到怀中一步不停转身就走,将最后的钱财贡献在了五脏庙里,老人觉得不亏。

走时老人还不忘笑着冲周边说这酒摊不会做买卖,就剩这一葫芦酒,全然不顾旁边买酒不成的人的谩骂,笑着离去。

等到傍晚时分,孤零零街道上行人稀少,徐落也算对这旧物琢磨出了点门道,正想向老爷子说些想法,却见着老爷子一副欲言又止故作姿态的尴尬样子,不得不硬着头皮询问开口。

一问之下,徐落傻眼了,老爷子今天一天就把这剩下的钱花完了。

没钱事小,大不了风餐露宿一宿而已,但这钱可都是自己辛苦一路挣了来的,就算这旧物让他钱袋缩水不少,也不至于就真一点不剩啊。

“没忍住,把人家那最后一葫芦给取走了,那酒倒算是实惠价位了,店家那人品店品一流,没的说,不过我看那葫芦是好东西,店家自己拿不准该卖多少,我就……

说着说着,老人慢慢停下了。

此时老人和少年蹲着路边,最后一点夕阳刚好落下,映在两人的背后拖出了长长的影子,老人没来由的笑了,霞光中似是有豪气激荡出来。

“就把剩的那一点身外物都给了人家。老人哈哈大笑。

少年鼓起腮帮,气恼的像是一副要满地打滚的样子,自己辛辛苦苦赚到手的钱又莫名其妙的就没了。

这一路走来,两人本是奔着带回或杀死发疯的解水湖水君来的,作为这世上第一大王朝组织的开拓者之一和未来有数的继承者,这本是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可老爷子非要来个考验,让徐落从头到尾都得自己来。

一湖君发疯失踪,在不引人瞩目下遁入偏远地区,找起来就如同大海捞针,无处可寻。

所幸老爷子终究没做太绝,留了不少线索给他,这才有了这次名义上的游学之行。

但也是吃了年轻的亏,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再聪明也抗不了老狐狸的算计。

出门在外,先是带的钱莫名其妙的就丢了,看顾行礼的老爷子那时只说不知道,关键是那嘲讽的语气简直就像是在直说你能怎样。

徐落哪能受这气,当即表示,要么老爷子把钱还他,要么两人一起流浪街头。

等两人露宿街头后,老人就出搜主意要他去卖艺,半推半就下,徐落还真就试着去给人家解梦相面,引来不少年轻貌美的姑娘,酸了不少同行。

但好景不长,没几天小姑娘就被大妈挤后面去了,那些个大妈明明嗓门儿不小,还总是娇嗒嗒的让他看手相,甚至有些个还想亲自上手去动手验验这算的到底准不准,让徐落应付的很是疲惫。

没多久,徐落就彻底受不了了,一来确实是不赚钱,来求财求平安也不过是求个心安,谁会真就将大难题交给一个看起来十三四岁的小道士。

二来游方道士的活计一般人干不了,学不来那任凭你如何刁难我自自说自话的气势,加上大妈的轮番骚扰,少年终究还是厚不下这脸皮。

之后的游历途中,遇到不少老人以前的好友,虽说没有给什么直接帮助,毕竟老人就在一旁盯着,但赚钱机会却也不少,哪怕被老者各种刁难,终归攒下一份不薄的家底。

可以说这让少年颇为自豪,毕竟即使是靠着关系,十四岁能赚到这么大一笔钱也确实是殊为不易了。

或许是以前从没在物质上受过累,多年以来徐落当真就没感到生活到底艰辛,唯独一趟游历,困苦的恨不得就饿死算了的那一次次,让他切实知道了钱不只有铜臭味,更多的是血泪愁。

算来算去,统共是五耀两金三银二十三铜,这是少年来镇子时所赚的全部身家。

现今铸钱,耀辉星金银铜总计六种,其中耀钱最是珍惜,少年得此也多靠运气,一半是寻觅到一丢失古物踪迹后老者旧友付的,一半是杀了头不长眼的畜生后搜刮到的战利品。

至于剩下来历可就多了,要么是摆摊算命,要么是行侠仗义或是与一些不良富商交托报酬的勾心斗角得来。

那三个月的流浪,经历的虽说不算太多,可也绝对不少,让少年虽说有些微苦闷,确也心甘情愿,回忆起后都觉得别有风味,用老爷子以前的话来说就是这岁月怎么都该值一顿酒钱了。

想想一路风雨,或许苦难伴游子,自是风月酌宽人。甘苦自知,或许如今微不足道,谁知道错过这段岁月后,自己会不会更后悔呢?

不过到如今只剩二十三铜,只够吃顿饭的钱,少年心性自是受不了这个打击,越想越气,干脆直接蹲那里不走了,让老爷子去找个住处,别管他了。

老人笑着摇头,像是不想陪他这么幼稚,真就走了,不过没走两步,又苦笑朝着少年招手。老头子一大把年纪了,又没钱在身、来路不明,哪有那店家敢收嘛。

少年也觉得在理,犹豫一番后到底起身向老人那儿走去,不过也不忘絮絮叨叨、骂骂咧咧,末了,就又是那一句“下不为例。老人只是颔首,笑而不语。

这三个月里这“下不为例少年说了至少双手之数,或许老人年纪太大了,记性不好,总是忘了回应,而少年也似乎记性不太好,所以才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烦恼。

不过是少年,最是开心,故而烦了后也就那样,不如想想接下来晚饭该吃什么。一如既往的,烦恼不染少年身,清风拂去心不平。

在这薄暮炊烟中,一老一少,如同以前一样,少年叽叽喳喳,老人侧头倾听,俱是脚下不停,向着更远处走去。

《古朽》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